2016-05-24

李悔之

作者近影

这是一个因诸种原因耽搁了、却不能不谈的话题。

半月前,球报的胡总锡进先生披着“单仁平”老马甲发表了一篇题为《与历史赌错了,人生就会轻如鸿毛》的奇文。文章开门见山说了这样一个事:直隶省工人苗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因犯了“纵火罪”被判处死缓,在ZZ机关坐了27年号子后,将于今年10份回归社会……对此,老单同志一声叹惜:“无论如何,苗某在y中度过27年都令人唏嘘”。

接着,作者提醒人们:类似苗某遭遇者不少——那场轰轰烈烈运动之后,有人或饱受号子之苦,或流落海外饱受亲人隔离之痛……

随之,文章又告诉大家:苗某他们进ZZ机关后,开始倍受人们关注,也得到社会的一些帮助或资助。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慢慢淡出国人关注视线,在国外也渐渐受冷落,人生前景日渐惨淡……如此,作者便认定他们因“赌错了历史”而“输掉了人生”。

话到这,老单便大发感慨:“多少人曾经壮怀激烈,以为自己在‘书写历史’。直到很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恰恰站到了历史的对立面”、“他们无声无息地被历史浪潮拍打了下去,令人唏嘘”、“人生有时挺残酷的,你要跟历史打赌,一旦下错了注,一生就会轻如鸿毛!”

唏嘘一番、叹惜一阵之后,老单同志便十分娴熟地玩起“紧密结合当前实际”的老道路,批前年因犯“山颠”罪而进了ZZ机关,近年在ZZ机关接受“改造”时总是变着法子闹出一些让国家难堪的风波来,暗示郭某最终结局也必将很惨——“历史无情过,还将继续无情!”最后呢?他以“忠告”口吻警告“极少数异J人士”不要“钻牛角尖,自我算计。”否则最终也必将“输掉人生”……

胡总锡进的奇文政治上当然极是正确,但其特色逻辑却实在太奇葩:Z由、M主、法治等等,是七十年前他前辈们每天呼吁、并再三庄严承诺的,当下也都尽写在“社会主义核心观”中,“异J人士”追求这些东西,却成了“钻牛角尖,自我算计”的投机钻营之人,成了为个人荣华富贵与历史赌一把的赌徒。

要求兑现当年的庄严承诺不成,“人民江山”仍然“牢又牢”,在强者就是历史、就是正义、就是时代潮流的老单同志眼里,当然也就“与历史赌错了”;既然“与历史赌错了”,当然也就“站到了历史的对立面”;个人为此饱受无数皮肉之苦、精神之痛,眼看清贫潦倒一生,在满脑子成王败寇、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的“彻底唯物主义者”胡总锡进眼里,当然也就“输掉了人生”,这辈子当然也就“轻如鸿毛”了。

在人来到这世上就是为出人头地,就是为荣华富贵,就是为光宗耀祖的人生观、价值观主导了几千年的国度中;在自古以来罕有人拷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三大命题的特色土地上,胡总锡进同志一番煞是苦口婆心的感叹和“忠告”,无疑能让太多国人产生共鸣,会让不少人知难而退……如此,文章之目的也就达到了,胡总光荣的政治任务也就完成了。

怎样的人生才“轻如鸿毛”?

那么,胡总锡进同志所举例的那些人是不是“与历史赌错了,”是否“输掉了人生”,与否“轻如鸿毛”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太简单:西谚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英国从大宪章始到最终实现男女平权的长达800多年的历史;法国从第一共和国成立到第五共和国成立近两百年的历史;美国从独立战争到黑人平权运动胜利近两百年的历史;印度从国大党成立到印度共和国成立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南非从“非国大”成立到曼德拉当选总统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韩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到1987年12月17日历史上第一次总统直选等等历史告诉人们:自`由之路是历经N代人的艰辛努力,无数人为之奉献和牺牲换来的。

上述国家的转型之路,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之牺牲流血?为之付出各种代价?其中又有多少人未能看到理想实现的一天?如果按胡总锡进同志的逻辑,这些人是否也“赌错了历史”?他们的人生是否也“轻如鸿毛”?

话到这,不禁想起俄国历史上的12月党人故事:19世纪的1825年12月,俄国发生了一次少数贵族青年军官发动的12党人起义,结果失败了。所有起义者或被沙皇处于绞刑,或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如果锡进同志当时是《圣彼得堡新闻》的主编,断然会认定他们“与历史赌错了”而“轻如鸿毛”吧?

事实绝好相反:12月党人事件后,歌颂12月党人的诗歌络绎不绝;12月党人与他们妻子、女友高贵而美丽的爱情故事成为世界文学宝贵中的经典绝唱;12月党人的塑像成为圣彼得堡市的荣耀;12月党人的贵族精神、荣誉感为世人永远景仰……他们的死用太史公的话来说就叫“重如泰山!”

12月党人纪念雕像

12月党人纪念雕像

人生有时确是“挺残酷的”,“你要跟历史打赌,一旦下错了注,”一生确实“就会轻如鸿毛!”太远古的例子且不举,只举近百年间的例子吧:沙皇末年,太多激进的、试图将俄国一夜推向天堂的俄国知识分子不满温和、理性的孟什维克,纷纷以“与历史赌一把”的心态投向由一些心怀叵测的野心家、阴谋家领导为核心的的布尔什维克,结果他们不但生前的结局极为悲惨,死后也“轻如鸿毛”了。

人类历史上恐怕极难看到如此惨剧:列宁建立的第一届政府的15名核心成员共15人,8人被处决或死于狱中,1人(托洛茨基)在国外被暗杀,4人在大肃反开始前就已经病故,1人下落不明,唯一活下来的只是斯大林一人!另,苏共1934年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出的71名中央委员中,除了基洛夫被暗杀外,只有19人活下来,其余均被处决或自杀。

二战前斯大林“肃反”,逮捕了120万苏共党员,占当时党员总数的一半。1919年至1935年的31名政治局委员中,有20人惨死;1934年十七大选出的139个联共中央委员,8 9个被逮捕并被枪决;1966个十七大代表中,有1108个“消失”。第一批被授予元帅军衔的5人中,3人被处死;15名集团军司令中13名被杀;85名军长中,被处决的57人;159名师长,110名被处决。4万多名营级以上军官被投入集中营后惨死……

苏联如此,列宁大叔弟子们领导下的国家那个不是如此?从打江山到坐江山,哪一个列宁大叔弟子们领导的国家,尤其是金氏朝鲜、波尔布特及其东方兄弟国家,哪一个国家没有发生苏联一样惨绝人寰的悲剧?鉴于“文艺的春天真正来到了”的特色气候,详细的例子就不举了。

不是死于敌人之手,而是死于同志之手,如此才最为凄惨可悲,如此才真是“赌错了历史!”如此才真正“轻如鸿毛!”

为何说“如此才真正”轻如鸿毛“?就以苏联肃杀时死去的那些老布尔什维克们吧,他们虽是受害者,但手掌权力时却无一不是害人者——只是害人程度重轻而已。所以,转型之后的俄罗斯当下不会,永远也不会把这些J极之时权力斗争的牺牲者当作”正面人物“青史留名。当然,将来的历史上,W革期间以及W革前历来的权力斗争牺牲者也必将一样。

确实,被老单同志认定“与历史赌错了”的那些同胞目前的生存境况真的不是太好。就此而言,正如胡总锡进同志所言:“人生有时挺残酷的。”更“残酷”的是:纵然自y女神很快降临华神州大地,他们这辈子也不可能像“老一辈×产阶级革命家”当年一样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因为他们与“打天下、坐天下”那班人压根不是一路子人嘛。不过有一点却是绝对可以肯定的,这就是:历史将如实地、浓墨重彩地记下他们在追求名符其实的“人民共和国”道路上作出的牺牲和奉献!他们的人生必将像太史公所说的那样“重如泰山!”

而那些生前极尽荣华富贵,死后极尽殊荣、祖坟直冒青烟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们呢?将来的历史耻辱柱上,却绝对不会少了他们。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些人只是“赌赢了人生”,却“赌输了历史”!他们的一生才真正“轻如鸿毛”。所以,建议跟胡总锡进同志读《史记》不要只对《高祖列传》感兴趣,还要读读太史公的《报任安书》。

胡总锡进说“历史无情过,还将继续无情!”康生、春桥、文元同志,以及梁效、罗思鼎、石一歌他们在文`革之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结果应验在他们自己身上了。

文章来源:龙兴伟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