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好:

今天是5月26日,郭飞雄绝食第17天。一年来郭飞雄断续便血或稀水样大便,4月19号曾大出血,他已站立困难、行走不稳。没有进行适当治疗,阳春监狱以强制肛检、拍摄录像并威胁发到网上及强制剃光头、语言侮辱等手段,故意侵犯其隐私权、剥夺其尊严,导致郭飞雄不得不以绝食进行抗议。

郭飞雄5月9号开始绝食,11号姐姐会见时,没说几句话,他就已经浑身大汗。绝食第17天的现在,身体会如何,已被鼻饲灌食了多久?不可否认,郭飞雄君有坚强的意志,可是病弱的身体,能承受多久这样的状况?

多年前,姐姐交给世界一个单纯的郭飞雄君。他也有过大学时醉后的痛哭;他也有过变卖家产、走进社会、寻求变革的豪情;他也有过儿女绕膝、友朋常聚的美好与欢笑。2003年开始,他投身社运民权的探索、推动:多少个走在路上风尘仆仆的日子,被盗、艰辛;当法律顾问,多少琐碎繁杂的事务,枯燥乏味;被打压后的抗争,多少家人的恐惧和痛苦;牢狱生涯,多少惨痛的酷刑记忆,多少次以死相博的惊心动魄。

2006年第一次入狱,离开孩子10年了。属于公众事务的郭飞雄,无法属于家人。10年后的他,依然要面临现在的处境。在牢狱生涯的第8年,郭飞雄终于为国内民众所知。对他的声援,也终于从小众的“快乐维权”,走进了大众的平民表达。对声援他的打压,党国从来不遗余力。然而现在,签名、绝食接力、电话找人、寄明信片、汇款、穿飞雄衫合影、举牌晒照片,都成了人们敢作敢当的事。各种阻止和打压,并不能扑灭人们的愤怒和热情。

在绝食声明中,写得最多的句子,就是“我不认识郭飞雄,没有见过他”,这说明公道自在人心,民众选择了朴素正义。重病绝食中的他,感受得到吗?郭君说过:普天下兄弟姐妹的支持和帮助,让我感到仿佛生活在人道、仁爱的温暖海洋中,时常忘却了铁窗的冰冷、厚墙的困厄。他的感受无疑是真实的;那还只是很小众规模的支持,亦足以使他心满意足。

今天,郭飞雄君在为国人争取权利做最后一博,无论我们多么痛惜,同不同意他的牺牲,认不认同他的做法,都不得不支持他的抗争。危难中的他,也正需要你们的爱,冲破物理限制,重新带给他人道仁爱的、温暖洋流般的能量。

那么,朋友们,请告诉你们的朋友,郭飞雄是谁,中国在发生什么。

请你们把关注的目光,长久停驻在郭飞雄们的身上;请你们伸出温暖之手,人们会看到改变。郭飞雄君,也会看到。

援郭绝食群群主哎乌
2016年5月2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4期2016年5月27日—6月9日)2016年05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