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6年5月26日讯)

(周记19:落水狗战役系列之三。)

绝食感言

(一)

2016年5月22日,为了声援正在中国里进行绝食的郭飞雄,我进入了联合国总部的和平广场,展开为期一天的接力绝食活动。

郭飞雄是一个民主斗士,现在正在广东省阳春监狱服刑。为了迫使中国皇帝早日开展政治改革,他宣布在监狱里进行无限期的绝食活动。于是,全中国的民主斗士,也都陪伴着他,展开了接力绝食活动。而在纽约,我们的分工是这样。前天是钟锦化绝食一天,昨天是王斌绝食一天,今天是我绝食一天。

今天,陪同着我到联合国总部展开绝食活动的,是我的两位好朋友:钟锦化和林信步。

于是,今天一大早,我就从中国民主党总部里拿出了一大堆图片和纸板,搬运到联合国总部。我把它们全部都摆放在和平广场上,供路人浏览。那些图片,有胡石根、刘晓波、哈达、班禅十一世、王宇、唐荆陵、许志永、王炳章、李和平、郭飞雄、吴淦、伊利哈姆、苏昌兰等人的肖像。那些纸板,写着的标语是:“声援郭飞雄!释放郭飞雄!”

从街头走过的路人,很容易就把刘晓波认出来了。他是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而路人不认识的别的伟大英雄,我就只好向他们作出一一的解释了。我告诉他们:“所有的展览出来的民主斗士,现在都在中国的监狱里。”

吕京花向我赚送了一面巨形横幅,上书:“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所有维权律师和公民!接力绝食救飞雄!”我便把这一横幅捆绑在马路的护栏上,供所有的路人参观。

在绝食的现场里有一个英雄人物,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下,他就是钟锦化律师。他今天陪伴着我到联合国总部绝食。

钟锦化原是上海的一名维权律师。两年前,我在深圳的饭醉场合里与他结识,就此成为好朋友。半年前,他忍受不了中国警察的长期骚扰和传讯,逃到美国来了。至今,他仍然没有申办政治庇护。他想回国。我告诉他:“你回国就会坐牢。”他答道:“坐牢就坐牢。反正,有这么多的维权律师都在监狱里,我也回国去坐牢吧。”

嗯,这才是真正的大英雄本色!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钟锦化有情有义,愿意与无数身陷囹圄的维权律师去共赴国难,真的雄姿英发,高风亮节!

好吧,说完钟锦化,来看看纽约的天气吧。今天清晨有细雨。我出门时,天气仍然是春寒料峭。我不说,大家永远料想不到,纽约的初夏,公寓里仍然是继续供暖的。我起床的时候,暖气管仍然散发着热力。

只是,到了中午时分,细雨就停了。阳光出来了,气温也回升了。我在联合国总部的和平广场上晒着太阳,观赏着身边的百卉竞放的春光,暖意融融,得意洋洋,心旷神怡。

纽约,其实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尤其是市中心曼哈顿,在这样的季节里,月季花、玫瑰、剑兰、郁金香、菊花、水仙、芍药,全在马路旁的花圃里盛开,万紫千红,色彩缤纷,香飘四季,满城氤氲。

我就生活在这样一座童话一般美丽的城市里!她又被喻为世界之都。我怎能不感恩呢?我怎能不快乐呢?

(二)

然而,绝食的起源是怎样的呢?绝食活动又是怎样演变成一种政治斗争工具的呢?

我的考证是,绝食活动起源于犹太教。而绝食活动作为政治斗争工具,也是起源于犹太教。

我的全部考证,理据来自于【圣经】,来自于【旧约】。那本圣书告诉我,犹太人凡是有政治诉求时,为了改变国王的冥顽意志,他们就会在城门口进行禁食祷告,求神赐福于以色列人。久而久之,这种禁食活动,就演化为政治斗争工具,变成了绝食。也就是说,如果国王不肯收回成命,不肯改变主意,他们就会愿意把自己饿死。

一般来说,以色列的国王也是人,不是畜牲。他们都有人性。他们看到国民要禁食祷告了,就总是不愿意得罪神,就改变主意,颁布仁政,让国民有好日子过了。

然而,耶稣的出现,让基督教兴起。犹太教的经典,化为了基督教的【旧约】。犹太教的诸般风俗,也继续在基督教里保留、邅变、扬弃。随之,基督教掌握了全世界二千年之久;这样,禁食和绝食的道德约束力和政治斗争惯例,也都保留下来了。

其实,在古罗马共和国和古罗马帝国里,有一种刑罚就叫做饿刑。它就是要把罪犯活活饿死。但到了中世纪,基督教为世界带来了道德、文明、秩序,也带来了和平、自由、平等、博爱。在中世纪里,欧洲诸国都没有对任何罪犯实施过饿刑。各国的国王都好象很爱惜民力,不会动辙推行暴政。欧洲诸国的国君,不像中国历史上的皇帝这么残暴,凶恶、变态。

(三)

然而,中国人是什么时候把绝食活动作为政治斗争工具的呢?

其实,绝食活动,真的不适合中国人。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里,根本就从来没有什么绝食斗争。

那么,中国人是怎么参与政治斗争的呢?那就只有拿起刀来,杀它一个痛快!

要么杀皇帝,要么杀自己。

杀皇帝,就是类似大泽乡起义了。大楚兴,陈胜王。于是,杀!杀!杀!杀它一个痛快!最后真的把昏君也杀掉了!

杀自己,就是尸谏了。中国的古典小说【三国演义】,记载里许多场尸谏游戏。只要国王不听话,我就举起刀来,一刀把自己杀了!

中国人是一群野蛮人,从来不会使用绝食来作为政治斗争工具。一不高兴,立即拿起刀来,杀个痛快。还搞什么绝食呢?真他娘的!这么娘娘腔干什么?拿起刀来,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大不了是个死。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就这么简单。还用绝食来作为抗议的政治斗争武器,羞羞答答的,笑死人啦。

五千年来,中国人从来不使用绝食作为政治斗争工具。唯有待到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了。一夜之间,中国人也渴望走入自由、民主、文明的轨道,也渴望透过绝食来改变中国暴君的心志。

中国人就是喜欢闹笑话,就是不肯遵守中国传统。根本就是一群假洋鬼子,不类不伦。中国五千年来都没有用绝食作为政治斗争工具,凭什么1989年就要求中国暴君正视这样一种新型的政治斗争工具呢?

中国人应该恢复中国人的传统。那就是,拿起刀来,杀它一个痛快!

所以,2008年,绝代刀客杨佳,也懒得再跟大家叨唠了。他只是拿起刀来,冲啊!杀啊!就把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当成一个屠宰场,杀了许多他不喜欢的警察。

而另一方面,许多中国访民,到了北京上访以后,绝望了,就自杀了。最著名的例子发生在2015年4月4日,30多个来自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的访民,集体服毒自杀。

所以,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间,中国访民李焕君在华盛顿使用的政治斗争工具,也是尸谏游戏。那就是,冲啊!杀啊!去一头撞死在中国皇帝的銮轿里。

所以,大家应该学习杨佳和李焕君,冲啊!杀啊!杀它一个痛快!看看最后能不能把昏君也杀了吧。

然而,要保持中国传统,又谈何容易啊!2015年12月9日,中国访民马永田就连续6天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展开绝食活动,导致昏迷,令到华盛顿的警察召唤救护车把她送入医院。看来,中国人始终要与时俱进的,要抛弃传统的。未来的政治斗争工具,也一定是丰富多彩的,中西合璧的。

(四)

然而,绝食活动真的能撼动习家皇朝吗?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去绝食,习家皇朝就崩溃了?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独裁者只听得懂枪炮的声音,听不懂绝食者哀求的声音。你要撼动习家皇朝,就必须拿起刀来,杀!杀!杀!你跑去绝食干什么?

所以,许多民主斗士都不愿意参与绝食活动,便令到这场声援郭飞雄的普世运动,失色了不少。

绝食活动真的能撼动习家皇朝吗?我看,关于这一点,要依各人自己的领受而行。

上帝给了你什么样的启示,你就按照耶稣的行事模式去办理,就行了。你绝食与否,就看神给了你什么样的启示吧。

那么,上帝给了我什么样的启示呢?他给了我的启示是这样的。我无须理会绝食能否推翻习家皇朝。我只须按照我心中的幸福感受去生活。我若幸福,就是可行。

那么,在这场绝食活动之中,我能否享受到幸福呢?答案是非常肯定的!我确实是享受到幸福了。于是,我就决定按照中国民主党的安排,参与了这样一场绝食活动。

那么,我在绝食过程之中,心中的幸福从何而来呢?下一节,我会告诉大家。这一节,我先解答一个问题:绝食能否撼动习家皇朝?——答案是肯定的。绝食确实能撼动习家皇朝。

大家何不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呢?绝食,本身就是一种示威行为。我在向谁示威呢?我在向中国皇帝示威吗?——错了。我在向美国总统和英国女皇示威。

透过绝食活动,我要向美国总统示威。麻烦你下次把那一只畜牲带入白宫去共晋午餐的时候,不要再侮辱全人类的尊严了。你必须知道,那一只野猪是多么的肮脏。你与他握了手,就应该偷偷躲入卫生间里,用清洁液来好好洗手。你若不洗手,就是侮辱了全人类的尊严了。

透过绝食活动,我要向英国女皇示威。麻烦你下次把那一只畜牲带入白金汉宫去留宿的时候,不要再侮辱全人类的尊严了。你必须知道,那一只流浪狗是多么的卑贱。你与他握了手,就应该偷偷把手套扔掉了。你若不扔掉手套,就是侮辱了全人类的尊严了。

中国皇帝,是一只猪狗不如的禽兽。

连绝食活动都不再重视的国君,怎么能走入进步和文明的行列呢?怎么还是一个人呢?他直如禽兽!

都什么年代了?都是21世纪了,全世界都奔向民主自由了,中国皇帝却妄想复辟帝制,复辟文革。那么,好吧。从我的尸身上践踏过去吧。我是一步也不会后退的了!

因此,今天所举行的这一场绝食活动,仍然是必须的。我适逢其会,很感恩,也很高兴。

(五)

那么,绝食活动,真的能为我带来幸福感吗?

绝食,真的能为我带来幸福感。这种感受,千真万确。

我常常分不清,节食diet、禁食fast、绝食hunger strike的严格区别。我只知道,几年前我生活在北京,曾参加过守望教会的活动。当守望教会受到摧残时,我曾随同弟兄姊妹,一起展开过数次禁食祷告活动。

有些弟兄姊妹,向我分享了他们的禁食经历。有个姊妹说她整整一个星期不吃东西,直到有一天,她把胆汁也吐了出来。黄澄澄的胃液,吐了一地。那种感受,无法述说。

【圣经】里,有许多经文也谈论到禁食,也有许多章节讲述到禁食故事。耶稣是禁食的大行家,四十天不吃饭。大家也不妨读一读【圣经】啦。

总之,基督教认为,禁食是属于你自己和上帝的私人关系,外人无法越俎代庖。你要亲近上帝,就要禁食祷告,洁净自己,让上帝答应给你赐福。

一些基督徒在遇上天大的人生难题时,靠着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根本就不可能克服困难。那么,他们就会展开禁食祷告,哀求上帝的怜悯。

然而,有效吗?——当然有效!凡是完成禁食祷告的基督徒,都会如释重负,都会平安喜乐,都会安然接受上帝的祝福,都会奋勇地回到自己的生活常轨里,又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向前行了。

那么,你如果不是一个基督徒呢?你能享受到饥饿带来的人生幸福感吗?当然能。佛门不是有禅悦之乐吗?你的肠胃如果不空,心灵怎么空荡荡呢?你的身心如果不是空荡荡的,你又怎么在观想之中入定呢?就从佛教徒的整个苦行来说,他们的一生都是在饥饿之中享受着清静之福。

当然了,伊斯兰教也有斋月。是呀,如果世界上的人无法享受到饥饿所带来的乐趣,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信仰宗教了。

另外,大家读过中国的古典小说【红楼梦】吗?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说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清寂孤苦的人生境界。

这样一说,大家就明白了。诗肩瘦,指的是一种诗人的气质。那么,我是一个诗人吗?——我真的是一个伟大的诗人!我的好朋友胡石根,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文学讲师和北京雅和博教会的长老,他就评定我是当代最伟大的中国诗人。可惜,他现在又被捕了。我无法找到他出来作证了。

尤其糟蹋的是,我现在还未拿到美国绿卡,不能离开美国国境。我无法去台湾出版诗集。因此,我也无法拿出诗集来作为证据。

目前,唯一的解决方案是这样。只要你不承认我是一个伟大的诗人,那么,你就是瞎子。如今,我在地球上居然遇见了70亿瞎子。如何让地球上这70亿瞎子重见光明,确实是我一生的重大责任。我只好继续活下去,希望总有一天完成这一人生使命吧。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诗人为什么总是不喜欢吃饭,要把自己饿得很瘦呢?是这样的。诗人总是吃不下饭,因为心灵过于沉痛。在玩赏人生的灵感和激情的恍惚状态之中,诗人极容易因为才思敏捷,思虑过度,终于油尽灯枯,饿死了。

那也叫做废寝忘餐,也叫做因噎废食。反正,因为过于专注,又过于痛苦,更因为过于快乐,而发疯,就死了,英年早逝。

死人是不会吃饭的。诗人从觉察到自己会作诗开始,就一脚走向坟墓,已经变成死人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嗯,中国五千年的暴政历史,够令人痛苦的了。这五千年的压抑,却要诗人全部承受。受不了的,不死奈何?就干脆死了,死了就清静了。

好在,我在许多年前就开始不再作诗了,我就活得自由和幸福了。

至此,大家也明白到我在绝食活动之中为什么能享受到幸福感了。因为,我从小就会作诗,我也就与痛苦、狂喜、激情纠缠到一起了。我就常常不吃饭,诗肩瘦削。这样一来,我反而会时常期待饥饿所带来的愉悦享受了。

我看,也不止我一个人有着这样一种与别不同的人生乐趣。印度圣雄甘地,也是一个喜欢捱饿的人。

那么,大家日后评定诗人,就有两项统一的标准了。凡是长寿的诗人,都不是好诗人。凡是肥胖的诗人,也不是好诗人。

在诗人之中,我是长寿者。但我已经不作诗了。所以,我仍然是一个好诗人。

好吧,大家下次有什么绝食活动,麻烦叫上我吧。我喜欢捱饿。

你们知道吗?如果不是透过捱饿来减轻精神痛苦,许多诗人都熬不下去,自杀了。

你们知道吗?伟大天才,就是该死!我是一个天生就该死的人!透过捱饿,我就无须自杀了,就可以活下去了。能活下去,焉能不幸福呢?

嗯。早年我在深圳,在电视上看到香港的电影明星参加饥馑三十的活动,总是心生羡慕。捱饿是人格高贵的证明。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有资格去捱饿。我是中国人,身份和地位都很低贱,不够资格。如今,我来到美国了,也即将要成为美国人,身份和地位都比任何香港人高贵了。我只想参加更多的绝食活动,让香港人羡慕我。

绝食者:陈士胜。

2016年5月22日。

纽约。

陈士胜

图为我在联合国总部大楼前绝食的情景。

钟锦化

图为钟锦化律师。我在联合国总部绝食,他过来陪伴我。

林信步

图为民运人士林信步。我在联合国总部绝食,他过来陪伴我。

钟锦化、陈士胜

图为我(右)和钟锦化(左)当天在联合国总部示威的情景。我绝食,他陪伴。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