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市局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对方说:一会到你家。我说:“家里人多”。对方说:“都有谁啊”。我说:“我姐姐一家人都在,孙女满月”。对方说:“好吧。”就把电话挂了。没想到一会又来电话,说:“到门口了,出来吧”。就这样在传达室和他们会面。问我去哪了,我说:“我还能去哪,家里老人有多种老年病,孩子快要考试了,我忙还忙不过来呢。”

说实在的上有老下有小,这几年就围着家里转,做饭洗衣家务,老人去医院、每月拿药都我一人来做。前两天有电话来采访的,我正在做饭,第一次电话铃忙的我没有接,对方挂了,第二次电话铃响,我就去接了,由于忙也没听清哪个国家的,只听的说你能不能谈一下蔡英文的就职演讲,我就说了句“我现在不便接受采访”,电话那头说“噢,谢谢,多保重”。我就忙着做饭去了。过后想不该拒绝,蔡英文就职还真有说头,应该人让人家过半小时再打过来,让我把饭做好了,老人和孩子吃上饭。真是忙晕了头。

回过头谈今天,国保问我最近又写什么了,我说“我这几年没上网没翻墙,我写什么呀。”国保:“真没写?”我说:“没写,写了也没地方投,我又不上网。”国保:“文革五十年”。我笑了笑:“是写了,叙事嘛。写的不细,粗线条有些也没写出来。”国保:“境外网站登了。”我说:“我又不上网,哪个网站登的?”国保:“笔会网站。”我笑了笑说:“朋友圈聊天可能转发的,《人民日报》当天也刊出了否定文革的文章嘛。我也是把文革发生在我身边人和事写出来。”国保:“你写的被境外利用。”真可笑人民日报否定文革的文章也被境外利用了。我们国家利用人家的技术、管理有什么不好呢!

2016.5.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