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一次总统大选。其最不寻常的一点是,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尤其是共和党,非建制派都大行其道。如今已是共和党预定总统提名人的川普,撇开在人品、做派等方面的争议不谈,更重要的是他的政治理念和主张,和传统的共和党大相径庭;而民主党方面,希拉里的最大挑战者桑德斯竟然是一名社会主义者(当然,是西方的社会主义者即社会民主主义者)。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又一个极不寻常的表现是,四名主要参选人——民主党的希拉里与桑德斯,以及共和党的川普与克鲁兹——都反对这段时期以来最主要的自由贸易倡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希拉里本来是支持TPP的,她曾经称许TPP是新一代自由贸易协议的典范,但是在这次竞选中改变了立场。有些人推测,如果希拉里最终赢得选举,她可能又会变回去,美国依然很可能通过TPP.不过很多人不赞同这种推测。他们认为反TPP的力量已经势不可挡,无论谁当选下届总统,也无论哪一个党赢得下届国会,都不可能通过TPP.美国本来是全球自由贸易的主要推手,如今却准备竖起屏障。

从目前的形势看,今秋的总统大选将是川普对希拉里。早先的多次民调都表明,如果是川普对希拉里,希拉里将胜出;可是最近的几次民调表明二人旗鼓相当,有的民调还显示川普略胜一筹。看来在11月举行的正式投票中,川普和希拉里到底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8年前,政坛新秀奥巴马是高举“改变”大旗赢得总统大位。只是8年下来,奥巴马并没有给美国带来多大的改变。这次总统大选,社会民主主义者桑德斯的强劲表现,尤其是非主流派川普的异军突起,一举赢得共和党党内提名,说明美国选民人心思变,甚至还远远超过8年前。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次不论谁当选总统,美国的内外政策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这次总统大选,中国问题成为热门话题。应该说,今天美国社会面临的很多问题都和中国有关。

例如美国实体经济下降的问题。全球化推动了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因为大量的美国公司把生产和加工搬到劳动力低廉的中国,导致美国自身的产业空洞化,导致了美国实体经济的下降。

又如贫富分化问题。虽说中美之间的经济交往和贸易对两国的经济都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但是在一国之内,不同群体的收益情况却很不相同。因为有大量的美国公司到中国投资,在中国建厂,由于中国的劳动力非常便宜,这样美国的资本家就能降低成本,从而获得更多的利润,变得越来越富。与此同时,因为工作机会大量地流入中国,很多美国人就失了业,生活水平下降,变得越来越穷。十几、二十年下来,贫富之间的差距自然就很惊人了。

再有债务问题。美国的公司虽然把生产和加工搬到了中国,但是由于中国的消费能力低,美国的消费能力高,其产品大部分还是要运回美国销售,这就导致了美中两国间的贸易赤字急剧上升,再加上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国债,刺激美国的超前消费,这就进一步增大了美国的债务危机。

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综合国力迅速增长,美国的唯一超强地位遭遇严峻挑战。严重的问题在于,和很多人原先的期待相反,中国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而走向自由民主之路,反而强化了其意识形态色彩和专制性;再有,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日益增长,但是它并不想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反而在寻求建立另一种国际秩序。这就是说,中美两国关系,不是新超强对老超强的问题,也不是东方对西方的问题,而是一党专制对自由民主的问题,是两种价值观对立的问题。

希拉里和川普都意识到中国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他们是否能提出恰当的对应之策却令人不无忧虑。例如,川普提出的外交政策有明显的孤立主义倾向,那是否会给中国取得国际霸权提供可乘之机?针对国内的贫富分化,几位参选人都主张强化社会保障体系,然而相对于中国的低人权优势,那是否会进一步削弱美国的经济竞争力?

今年是“六四”27周年。回想27年前,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专制势力奄奄一息。可是仅仅二十多年,整个世界形势就发生了惊人的巨大逆转。导致这种惊人逆转的因素固然很多,但其中,自由世界,首先是美国对华政策要负很大的责任。这次大选之后,不论谁上台,估计其对华政策都会比以往有重大变化,也许会变得更好,也许会变得更差。鉴于美国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鉴于美中关系对美中两国、乃至于对整个世界的重大意义,我们必须密切关注总统大选,并努力让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3期2016年5月13日—5月26日)2016年05月2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