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中的团派

近几年的反腐,普遍认为是在习近平与王岐山主导下进行的,而李克强未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有时他也提反腐,但所言或为细枝末节,或为空话套话,一般不涉及打虎──比如他在今年三月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提出的“继续转变政府职能,依法管好权用好权”等就是如此。

在该次会议上,李克强还要求各级领导坚持“一岗双责”,“做到业务工作和廉政建设两手抓、两促进”。然而现在中共的问题是,各级领导大都非老虎即苍蝇,他们需要的是被双规乃至被审判,而非搞“一岗双责”之类。

实际上就习、王反腐而言,能提振人心的莫过于打虎,但没有可靠证据表明李克强对此热心。习、王主张反腐无禁区、全覆盖,实际上至今远未做到。最近有迹象表明共青团尤其团中央可能被“覆盖”,但尚未看到有切实行动。

中纪委网站有《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共青团中央回馈专项巡视情况》(二○一六年二月四日),指出团中央存在的问题包括党的领导弱化,“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仍然存在,有的党委、纪委未按时换届,有的单位一把手长期不交流,等等。所谓党的领导弱化,表明团中央未能贯彻落实党中央有关会议精神,在政治性等方面存在问题。共青团号称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但机关化、行政化表明它已经成为官僚机关,脱离羣众,无法成为共产党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樑与纽带。所谓贵族化,暗示共青团(尤其团中央)已是权贵子弟聚集处,他们将此作为升官快车道,并由此迈向“权力世袭”。所谓娱乐化,是指共青团将政治活动、政治宣传娱乐化,不但缺乏严肃性,而且难取得切实效果。至于有的党委、纪委未按时换届,以及一把手长期不交流,都可能潜藏腐败问题。巡视情况中还指出:“巡视组还收到涉及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反映,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和有关部门处理。”然而至今未见中纪委等严肃处理团中央的领导干部。

实际上,官场中种种丑陋现象,共青团系统几乎都有。共青团不仅是共产党的后备军,还是贪官污吏的后备军。在山西已经打掉的七位省部级老虎中,金道铭、聂春玉、白云都曾在共青团工作。另外,在北京落马的“晋虎”申维辰、在河北落马的“晋虎”梁滨都曾任共青团山西省委副书记或书记。可见在腐败官员中,团派干部比例较高。

目前团派的最高代表是李克强,他不会热心在共青团内部反腐与改革。而共青团(尤其团中央)内部反腐与改革能开展到什么程度,可以看作习、王在本阶段反腐能否深入的风向标之一。

四月中旬网传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团中央直属唯一普通高等学校,胡锦涛、李克强等都曾兼任校长)将停招本科生,而这其实涉及反对团派的政治斗争。不过看该学院官网,党委书记倪邦文(目前校长由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兼任)在四月二十九日的中层干部会议上提出:“有序推进二○一六年招生工作。本科生招生工作要按照上级相关要求编制好二○一六年分省招生计划,尽快修订并发布《二○一六年本科招生简章》”。如果连这所学院停招本科生之事都无法落实,共青团内部的反腐与改革能推进到何种程度确实是问号。

团派与任志强事件

今年二月十九日,习近平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党政媒体必须姓党。任志强随即在微博上发表“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等言论。二月二十二日,北京的千龙网首先攻击任志强,此后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国青年网刊发多篇批判任志强的文章,包括《任志强“党民对立论”用心险恶》(二月二十四日)、《关闭任志强微博是网路正能量的胜利》(二月二十九日)等。尤其是二月二十五日,该网站发表《应坚决把任志强这样的党员清除出党员队伍》一文,提出“唯有坚决把这样的毒瘤清除出去,避免侵蚀党的健康肌体,党员队伍才能纯洁,党的事业也才能健康发展。”(本文在中国青年网法人微博上还能看到)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中纪委网站公布《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共青团中央回馈专项巡视情况》后不久。

实际上,任志强在去年九月曾与共青团中央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展开辩论。他甚至说:“千万别让团中央用愚昧再去欺骗年轻的一代。千万别让改革开放退回到改革之前。”显然他已经在公开批判团中央,并暗示对方是反对改革开放路线的。

过去任志强曾公开提到王岐山是他初二时的辅导员,两人关系不同寻常,而在此次反腐中王岐山是最重要的核心人物。任志强应该是借否定“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来表达其对团派的不满,而这应代表了部分党内人士的看法,并与习、王对团派的态度不无关系。而在本年二月下旬中国青年网猛烈批判任志强,其实是在借机敲打王岐山。中纪委网站在三月一日刊发《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有不少人以为是在为任志强做辩护,且是在两会召开前夕。

有些海外论者以为二月下旬官媒对任志强的“批斗”是习近平发动的“十日文革”,这属于似是而非之论。习近平不会对任志强的发言满意,但也不会发动可能牵涉到他重要政治盟友王岐山的“文革式运动”,尤其在两会之前。官媒批任的突然终止,应该反映了习、王的意志。

五月二日,北京西城区委通报给予任志强留党察看一年处分。仅仅因为他在博客、微博发表的言论就给予其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显然较重,但他毕竟未像团派希望的那样被开除党籍,这是保任与批任两方达成的妥协。在此附带一提的是,共青团中央在此次巡视整改中,对“某直属单位原主要负责人长期瞒报房产、侵占经济适用房并骗取补贴、利用职务影响力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长期占有其财物的行为”,仅给予其留党察看二年处分,并未开除党籍,而这位负责人的问题远比任志强的问题严重。

腐败的秘书帮与反腐的秘书帮

王岐山用人,与周永康(及其他高官)在某一方面并无本质上区别,那就是都会重用老下属尤其是秘书。

周永康正式倒台前,他过去的大小秘书已经“倒霉”。比如在他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时的办公厅主任、任四川省委书记时的省委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郭永祥,于二○一三年六月落马。曾先后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调研员(部长秘书)、四川省委办公厅副厅级秘书、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办公厅正局级秘书的冀文林,则在二○一四年二月下马。其他任过周永康秘书的李华林、沈定成、余刚和谈红,也都“殊途同归”。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王岐山目前权势甚大,他的一些老下属也实权在握(或退而能复出)。比如他当北京市长时的秘书周亮,目前为中纪委组织部部长;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崔鹏,现在是中纪委副秘书长兼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市审计局局长杨晓超,前段时间成为中纪委秘书长(正部长级);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局级)黎晓宏,眼下是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另外,一路追随王岐山曾任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董宏,本已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任内退休,不过随后又成为中央巡视组的副组长、组长。在此附带一提的是,王岐山当建行行长时的秘书田惠宇,已在二○一三年出任招商银行党委书记、行长。

崔鹏生于一九六四年,田惠宇生于一九六五年,冀文林生于一九六六年,余刚生于一九六八年,都为六十后,年龄相差不大,但就目前来看其境遇、前途天差地别。而这与道德品行、办事能力无多大关系──在中共官场,这其实可说是一种特殊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前不久中纪委机关报曾称“石油帮秘书帮已覆灭”,然而,覆灭的不过是周永康的秘书帮,其它大大小小的秘书帮,还在从中央到地方不少要害或非要害部门里活跃着。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