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4钱钟书一生超然脱俗写出的《围城》竟这般破败悲凉,几乎书中的每个人物都病的不轻,通遍全书找不到丁点光鲜的影像。每个人都在算计别人最后都算计了自己,每场欢爱都饱含辛酸而不指向欢愉,每片风都是阴冷的,每个片场都是发霉的,每次调情都是半生不熟的,每个笑容都是熟言不由衷勉强挣扎的。

一个天然豁达的世间第一才子书写的一部阴暗潮湿的零度小说。如果说鲁迅的文章是黑暗文字,钱钟书则是块怎么也煮不烂的法国牛排,也许这牛排就不该煮烂,但这的确是一块世间罕有的稀世牛排。

那个陈道明也是生性卓尔超然但却把尴尬到骨子里言不由衷到一招一式的方鸿渐演绎的炉火纯青。有道是陈不姓方道明也决不鸿渐,生活中的陈道明更是钱钟书式或杨绛式,但道明版鸿渐竟一脸尴尬的让观众无地自容,一种言不由衷的边缘形态无有其二。

都说老酒葫芦象方鸿渐更有说方鸿渐象老酒葫芦,所谓男人越把尴尬写在脸上他们的红颜事故越春暖花开波澜不惊,比如老酒葫芦的滚滚诗情和一脸尴尬的方氏鸿渐。一如小女人挂在脸上的幸福反却暗示她深不可测的情感暗流直至盖世荒唐的移情别恋。

谁都知道这方家的钟一天下来总要比别家钟慢走五小时,谁都知道中国社会总比别国花开迟到几十年,谁都知道中国小说总比别国的小说慢上几拍,谁都知道中国的人总比别国的人更能坚守国粹到最后一刻,谁都知道我们的审美习惯不是世界的,但世界的审美习惯总有一天会是我们的。

《围城》给中国文学开了个头,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原来幽默可以当饭吃,原来讽刺的阴风也能吹遍旷野越过浮尘抵达心湖。

原来,这一地碎银饱含春秋早晚会惊动凡尘,所有的文字将翩翩起舞,不朽成灾。

2016-06-02凌晨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