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6.2),中华一线城市大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公安局、甸柳派出所三级威武警察兵临城下冲我而来,我立即首先自我审查:本人胆小如鼠,法是天,一毫米微米也不敢过线,走路低头,怕踩死蚂蚁。有时候手痒看微信转几个段子,想找个刺激的山颠寻性的早已删帖封贴,转几个流行的没有颠覆国家没有反对什么党派的帖子,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以示存在感;孩他娘的私房钱交给聚智堂教育辅导费1、3万,承诺可以用到高中。辅导没有几次,辅导班跑路,和受害者维权,比起被骗几十万的还五十步笑百步。心理有点烟熏,这都是法无禁止可行。

聚智堂的人逍遥法外,反而恐吓镇压受害者维权!莆田医院害死人,抓起来的却是杭州的发帖者。黑暗啊黑暗,无以复加!

昨天晚上那阵仗太吓人,来的警察比抓雷洋的5个警察多出几个。雷洋还路过洗头房,年轻健壮,我却龟缩在家里,体弱色衰,招谁惹谁了。

我虽然不堪一击,但是我有法律保护,气贯长虹;你们虽然全副武装却对我严重违法:没有传唤证、没有出示警察证、没有报姓名,查查你们的记录仪是不是这样?程序违法就是一切违法。我可以随时让习总治你们的罪。

习近平在5月20日说了,让每个人感觉到公平正义。他刚说完分分钟钟,抓雷洋的5警察就应声落网。

画风要变了。

刚看到一篇关于日本警察的文章,选摘与我威武的济南警察分享:

华裔日本作家俞天任;日本社会中职业形象最好的应该是警察。亲切,可信赖,有了问题去找警察基本上不会失望。经常有人说“外国警察怎么样怎么样”,我不知道美国警察到底是不是动不动就开枪,但起码知道在日本有一种说法是:“欺负不了别人还欺负不了警察?”。其实美国警察对于枪支使用尺度较宽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美国社会是一个枪支社会的事实使得警察比较神经过敏而已,日本社会不容许个人持枪。

日本警察的脾气都很好,和人说话时都是背起双手,挺起肚子贴着对手说话,因为怕对手告他使用暴力。

2014年底京都大学发生过一起公安警察擅自闯入校园而被学生扣留的事件,我为国内媒体写过一篇《“条子不准来大学”》的专文介绍,在这件事中京都府警警备二课在程序上违反了“除刑事警察之外,公安警察不进入大学校园,刑事警察进入大学也要通知大学当局之后在大学职员的伴随下行动”的潜规则,就只能认错。要知道没有什么工作是一定要以违法的方式进行的。

2016-6-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