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在广场
你高擎着大旗
冲在总队的前头
秀丽的长发飘扬
我跟着人流追啊跑啊
高呼你的名字
你惊艳回眸
向我奔走
我们在广场笑啊跳啊
被旋转的人潮淹没
夜晚,在广场的地下酒店
京城赶来的学长
严峻地讲着说着
浓浓的烟味呛得泪流
很多年后也是难忘
第二天清晨路过街边小店
只见杜宪薛飞黑衣报丧
……我亲爱的战友
从此再也没有相见!
201606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