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海顿:南海

2016-01-08

《南海》(The South China Sea: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Sea)一书,原作英文版出版于2014年,中文译本出版于2015年6月,出版时刚好遇著中共在南海大肆人工造岛,而中国与美国在南海发生冲突,在书中一早有其预言,对南海各岛领土纠纷有兴趣者,此为不得错过的书籍。

作者在研究这本书的题材时,曾于2013年2月9日的香港南华早报发表文章,指出中国宣称的所谓“最南领土”——曾母暗沙,由始至终都未曾浮过出水面上,而是海底的“暗沙”(Shoal),更距离海平面达22米,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岛屿;和其他在潮退时有部份会露出水面的礁石不同,这些暗沙根本从不露出水面,海底当然不能宣称主权,可是中国却坚持主权,中共甚至迟至2010年,竟对海底投放主权碑,更派潜水员进入水底拍摄主权碑,对一个不存在的岛屿宣称主权,堪称创举。

真相是1930年代的中华民国政府内忧外患,根本没有能力测量海域,于是抄袭30年代英国的海图,更误解“Shoal”(暗沙)的意思,以为沙即滩,因此就当是“中国领土”,更把这个错误继续放在1947年的所谓“十一段线”,或后来被中共所改的“九段线”之中,而这种历史错误,却由于民族主义从不能公开说明,甚至要把错的当是对的,把不存在的当是存在的,因此中国政府不但继续要坚持对这个不存在的海岛是中国领土,甚至仍不时声称这是中国最南的领土,以至对这海底投放“主权碑”去“宣示主权”。

作者引述白鲁恂(Lucian Pye)的说法:“中国历史学者往往以文明,去假装是国家”;古代的文明,根本没有民族主义,也不是主权国家,从另一种方法详细说明之,即中国人常以中国今日所控制的领土,倒果为因把这片土地以往的所有古人,以及由这些古人所建立的文明,说成是“中国”。而中国人差不多先生的逻辑学,更会推而广之,例如书中指出一种常见的可笑错误,例如有人在西沙附近的海底,找到一艘载著五代十国时期的陶瓷,中共立即宣称:“证明中国人是最早的西沙群岛居民”,贸易品又岂能证明主权?当年西班牙运南美洲的银块到大明国,难道因此西班牙就建立对大明的主权吗?

事实上中国的所谓“自古以来”的“神圣领土”,就是这样的一回事;首先中国对这些领土从未实质控制,而只是一些渔民与商人,甚至以走私或海盗身份,路过这些岛屿或礁石,亦因此留下了一些沉船与纪录;更进一步的,是历史上由所谓“华人”,只是各方参与者的其中之一,其他包括了来自东南亚各文明,以至印度甚至中东一带的伊斯兰商人。历朝多次锁国之外,华人大规模直接航海贸易,则迟至“大航海时代”,即西欧各国已来到东亚贸易,以至建立了永久的殖民地,因此这些所谓“历史主张”,除了台湾对太平岛的实质控制之外,根本只能作为自己运用军事力量的藉口,而在法理上站不住脚。

然而法理上占不到上风,中国近年却不断在此冒险,例如以人工造岛,期望改变南海的战略形势;特别在今日中国面临经济危机之时,在无法解决国内经济问题,会否一如历史上一些独裁政权,想以战争或假装要进行战争,号召人民的所谓“爱国”的民族主义,藉此减轻独裁政权的压力呢?2015年发生的事情说明,这种悲观的看法,很可能会变成真。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