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Wrong with the European Union and How to Fix It

2016-03-04

近日国际社会的重点多放在两个国家︰一是美国总统初选特朗普及希拉里会否笑到最后,二是英国6月23日的公投是留欧还是脱欧。对于后者,自首相卡梅伦及伦敦市长约翰逊分别表态后,这场公投似是成为保守党党内路线公投,而忘记了这场公投的源起是英国不满欧盟在经济、社会及主权等领域私的政策。以往英国内支持脱欧者往往认为,欧盟的超国家个体特性是“反民主”的,剥削了国会对欧盟主要政策如共同市场的有效监察,与欧盟本身希望推动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

对于欧盟是否“反民主”及欧盟的问题,笔者最近回望知名学者克斯(Simon Hix)的著作What‘s Wrong with the European Union and How to Fix It。虽然这本著作撰于2008年,但它对于欧盟政治的分析及见解于今天欧盟改革仍是适用。

克斯在书中最重要的观点是回应疑欧者及反对欧盟者的批评︰欧盟的民主成份不足,政策效率奇差以及欠缺民意认受。克斯认为,这些批评有一定的道理,例如从民意支持度及参与上一直下跌,政策产出及法律通过的数字及比率每况愈下,这些均是欧盟管治要面对的现实。

然而,克斯指出一点非常重要的是,这与欧盟作为制度的质变一著一定的关系。他认为,以往的欧洲整合强调自由流动及共同市场的建设,这些经济利益庞大但争议相对较少的法案自然较容易获得市民支持。但今天的欧盟制度发展已由市场建设转到经济改革以及社会改革,当中涉及的既得利益与以前的大为不同,成员国内政党对于经济及社会改革的分歧远较市场建设为大,政策及法律的讨论时间较长应是可以理解。

另一方面,克斯认为疑欧者对于欧盟民主成份不足及欠缺民意支持持不同意见。他一方面指出,虽然欧盟慢慢地由政府间组织过渡到超国家组织时成员国所拥有的否决权大为削弱,但这是欧盟由纯市场建设到市场改革及社会改革中的一个必经阶段;另一方面,他亦认为相对于国家及一些国际组织,欧盟的透明度更高及更民主,因此这是比较准则的问题而非欧盟独有的问题。

但他亦在书中承认,欧盟民主制度最欠缺的,正是一场“有意义”的欧洲政治角力。他认为欧洲议会作为欧盟内唯一的民选架构,它在欧盟政策的参与不足的同时,议会内的政党政治亦只是行礼如仪。由于欧洲议会内政党没有政策制定权,它们既不必角逐权力以求执政,投票民众又对他们没有期望,因此欧洲选举往往是国内民情的投射,政客及民众参与感不足自然难达到传统民主制度所渴望的效果–这亦是里斯本条约改革背后的精神。

在书末克斯认为,当日欧洲领袖在法国及荷兰的公投后知道欧盟的问题所在,最终令《里斯本条约》出台。时至今天,英国的脱欧公投有没有这个效果,相信要等到6月23日我们才会知道。但无论如合,克斯的分析为我们带来另一个视角去了解欧盟问题。

(锺乐伟为香港中文大学助理讲师)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