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5

“巴拿马文件”事件曝光,大众焦点都落在那些权贵,如何透过离岸公司和户口将财富掩藏。过去这些权贵不少都有对资本家避税口诛笔伐,如今却被揭发自己暗地里却在巧取豪夺。正面看今次事件,将政治人物,特别是极权国家元首的假面具除下来,让我们当中的部份人醒觉,他们一直以来相信的所谓伟大领袖,其实跟凡夫俗子没有什么分别,都是爱财,一样自私。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权贵敛财,从来都是以权谋私;解决方法,亦从来都只有分散和制衡权力。然而,世界上始终有人相信,将权力集中,将财富充公,才是对社会有最大利益。传统上,我们叫这种意识形态做“左”。时而世易,今天的左派,很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的信念,更加不知道自己是“左”。说到底,左,就是相信公权力,多于信任个人动机的意识形态。

毫无疑问,在舆论界“左派”属多数,也有不少是“名右实左”,所以“巴拿马文件”事件曝光后,主流舆论除了针对权贵,其馀矛头都直指就正指所谓的“避税天堂”。因为在多数舆论领袖眼中,“避税天堂”就是阻挠政府行使公权力的绊脚石。加拿大记者谢森(Nicholas Shaxson)在2011年出版的《大逃税》(英文原著题为:Treasure Islands:Uncovering the Damage of Offshore Banking and Tax Havens),旋即再度登上阿玛逊的畅销书榜。去年由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助理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所写的《The Hidden Wealth of Nations》,更是一时洛阳纸贵,一度在畅销书榜首。顺带一提,祖克曼的最新力作,得到不少经济学界的新贵吹捧,尤其是《廿一世纪资本主义》的作者皮克提(Thomas Piketty),这位主张对全球财富徵税的新马克斯主义者,更加与祖克曼惺惺相惜,一唱一和。

不过,我今天要推介的书,从来都没有登上任何畅销书榜。坦白说,在经济学,甚至其他学问范畴,主流共识和多数人的说法,从来都不应该被视为真理;尤其是涉及政治哲学意识形态的讨论,更加要小心所谓多数人的说法;因为民主和民粹,也只有一字之差。最可惜是,在这个资讯泛滥的日子,大家的选择虽然比从前更广阔,包容空间却偏偏越来越狭窄。

回到今天的推介书。1999年,经济学家Richard Rahn 写了一本叫做《The End of Money and The Struggle for Financial Privacy》的书;当时他已经预言,随著科技的发展,尤其是数码货币的出现,将会使政府和执法机关更难去追查人民的财富和交易。这本书的出现,比起今时今日大行其道的比特币(Bitcoin)要早十年。至今,这本书仍然在非主流的世界,但是当中描绘政府和人民就财产私隐的角力,不但精彩,最重要是作者将现今政府为了从人民手上徵收最多的税金,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法,精准地呈现出来。

话说回头,作为古典自由主义者,我相信财产私隐权是财产私有权不可或缺的一环;当我们失去了财产私隐权,就很难保存得了财产私有权。新左翼如此痛恨避税天堂,因为从根本上他们就不相信私有权是绝对而不可侵犯。今次“巴拿马文件”,亦正好反映“左”和“非左”南辕北辙的地方。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