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5日

黄安

黄安屡屡举发台湾艺人竟都“得逞”。(翻摄黄安微博)

我在台北中正广场曾见到一幕:一群来自台湾南部的示威者,打着“台湾独立建国”的旗帜,在广场中心吵嚷一阵之后,逐个散伙离去。走到中正广场牌坊时,意犹未尽,将牌坊左右两侧的青天白日旗一一拔掉。负责执勤的员警上前制止,但没用。员警也没脾气,只能等他们走远之后,再把拔掉的青天白日旗重新插起来。

青天白日旗遭遇的这种尴尬,在我访台期间,多有目击。即便双十国庆,除了台北市中心,其他街区的青天白日旗都是稀稀落落。2015年元旦,台湾驻美代表沈吕巡在其驻地双橡园升起青天白日旗,这是台美断交36年后的第一次,但此举竟在台湾引起争议,沈吕巡不得不为此在立法院与质疑此举的民进党立委唇枪舌剑。

最有代表性的,则是前总统李登辉主张的“第二次民主改革”。其宗旨,李氏本人有过明白无误的阐述,即是要“切断‘托古改制’余毒的亚洲价值,摆脱‘一个中国’、‘中国法统’的约束,开拓台湾成为主体性的民主国家。”一言以蔽之,即是终结现行的中华民国体制。李登辉此论,在台湾主流社会尤其在属于天然独的“太阳花世代”中,无疑大有市场。

中华民国体制及青天白日旗,在台湾愈来愈边缘化,是一个无可讳言的事实。不仅在国际社会没空间,即便岛内也屡遭排斥。所以,见到台湾年轻人自发挥舞青天白日旗,我多少都有些意外和感动,我能想像他们的压力。

但更让我意外的是,最大压力居然来自大陆。第一例是2013年的张悬事件。那天的曼彻斯特大学演唱会中,台湾歌手张悬接过歌迷手中的青天白日旗当场挥舞,令现场大陆留学生歌迷极度不爽,随后网上发酵,大陆网友密集炮轰。自此张悬即无缘于大陆市场。

张悬

张悬于二0一三年在英国演唱举起歌迷送的国旗,就再进不了大陆市场。(翻摄自youtube)

第二例是刚刚爆发的周子瑜事件。周子瑜是台湾一个年仅16岁的歌手。跟张悬一样,不过在韩国的演唱会上挥了挥青天白日旗,即遭早年登陆大陆市场的台湾艺人黄安举报,罪名即为“台独”。黄安并在新浪微博@邀请周子瑜出演今年春晚的安徽卫视,以致安徽卫视不得不将周子瑜封杀。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就这样惨遭黄安毒手。

周子渝

周子渝拿国旗竟被举报为“台独”。(取自周子瑜Tzuyu 쯔위脸书)

作为来自台湾的艺人,黄安不可能不知道,青天白日旗恰恰是真正的台独所深恨的。周子瑜挥舞青天白日旗,跟台独八竿子打不着。黄安根本就是指鹿为马。尤其经由马习会,北京实际上已向全世界宣布承认两府对等,代表中华民国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就更不是问题。如果说马习会之前的张悬事件尚情有可原,马习会之后居然还有周子瑜事件,居心叵测的黄安居然还能得手,真是咄咄怪事。

我曾治革命史,对从苏联李森科到中国康生一类的政治杀手的套路,再熟悉不过。黄安固然下作之极,但在我看来无非东施效颦。我好奇的不是黄安,啥时代都不缺这卑鄙小人,我好奇的是黄安为何得手?对一个未成年人设局构陷,这在台湾不能不激起强烈公愤。(大陆)有关部门居然置台湾民众的普遍观感于不顾,被区区黄安牵着鼻子走,到底是因为愚蠢无从识破骗局,还是二者本来就是彼此需要,刻意唱双簧,刻意离间两岸关系呢?这才是需要追问的大问题。

搞清这问题是重中之重。否则,没黄安折腾,还有张安、李安折腾,任由他们折腾下去,两岸永无宁日。最终结果,只会是台湾人心愈去愈远。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