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没有抵达的偏僻乡下,救援也没有抵达!而这样的面子工程,居然发生在大劫难中的玉树地震灾区!!

要不是那些玉树的流亡藏人在达兰萨拉的大街上拦住我,要不是我和相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这个消息,无论如何,我不会相信!毕竟,胡锦涛、温家宝都到了现场,中国甚至下半旗举国哀悼,这样轰轰烈烈的救灾,难道仅仅停留在树立形象上?!于是,我在藏人文化网我的博客上,发出了《紧急呼吁》,呼吁人们关注那些性命悠关中的偏远地区的灾民。

我的博客上,几乎立刻,出现了大量的跟贴,都是报道救援大队怎么开向我提到的那几个偏远的乡村,包括,灾民们感激涕零的话语。

我糊涂了,难道我的信息是假的?我又进行了追问、调查,这才发现,我的信息不仅是真的,而现实更加严重。于是,我又发了两个贴子:《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和《请关注通天河北岸的拉布乡!》

像遇到蝗灾一样,我的博客上,跟贴铺天盖地而来。这一次,不仅包括虚假的信息,还夹杂着五花八门的谩骂,很有中国特色,都是国外忌讳谈论的内容:政治,宗教,以及个人隐私。这些毫无顾及的造谣和污言秽语,让人毛骨悚然。还口口声声地代表“十几亿中国人民”。那么,究竟是谁,给予这些丧失了最起码的道义,猥琐、阴暗、不可救药的一群流氓以权力随意诽谤他人?是谁允许他们在这里扼杀真相、强奸民意?难道,中共政权所控之处,真的成了作恶的天堂?显然,“这些中国人民”的代表,是有计划、有目的而来的。

我真正地理解了,五十多年来,西藏问题被扭曲、肢解、玷污、掩盖的程度,也理解了,为什么在中国,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关于西藏问题的色盲和瞎子。

于是,我在我的博客上转载了冉云飞的《五毛使社会人为分裂》和韩寒的《五毛党的惨痛》。然而,这两篇文章的标题下面,显示出的是这样一句话: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浏览。看来,“五毛”已升级为敏感词。于是,我把这些对“五毛”的评论,摘到一起,发表了《与“网络评论员”相关的论述》,可是,仍然显示: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浏览。毫无疑问,“网络评论员”,在藏人文化网,也荣幸地成了敏感词。

同时,五毛们,更加肆无忌惮,对我的谩骂,不仅发生在我的博客上,甚至蔓延到了读者较多的其它博客上。藏人文化网,悄然地成了五毛们随意排泻的地方。有趣的是,没有一个五毛,敢露出真名实姓,大概,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形象恶劣,害怕在亲朋好友面前丢人现眼,再没有了做人的机会。然而,这些无名无姓的精神垃圾,却在藏人文化网上,倍受款待,也许,从后门进去的,总要受到特殊照顾吧,也算是中共的老传统了。

但是,藏人忍不无可忍了,有人主张把这些满嘴喷粪的东西诉诸法律!有人质问,藏人文化网,本是个风花雪月网,为什么要养这么多的毛毛?更有人说,这些毛毛没来时,我们这里也有汉人,大家都是相敬如宾的。现在,毛毛们搅得这里尘土飞扬!

五毛们尽管财不大,气却粗,立刻扑了上去,质问,“你说的汉人是不是朱瑞?”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昨天,我尝试着打开我的博客时,居然出现的是“The page cannot be found”。我又尝试着输入我的名字和密码,而出现的是:“用户名或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无需怀疑,我的博客被密秘关闭了!不仅如此,连后台也进不去了,我丢失了所有的信息!

连声招呼都没有,是不是招安得过于彻底了?!我在藏人文化网开博六年,看到他们三起三落,实属不易。在这里,真应了那句话:“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如今,为了继续开张,连一个通知都省略了。不过,我也理解,谁让这里带了一个“藏”字!我们本该清楚,凡是和西藏关联的一切,都可能引起中共神经衰弱,暴露出做贼心虚的本色。

深深地理解,唯色的博客为什么取名“看不见的西藏”。五十多年来,不管什么恶语,泼在藏人身上,对方都无法发声——有一双巨大而暴虐的魔爪,一直在死死扼住西藏的喉咙。

完稿于2010年5月20日

──《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Thursday,May 20,20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