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从噶·结古地区来的流亡藏人拦住了我。那是在黄昏的达兰萨拉的大街上。我早就认识他,往常,他衣着讲究,和我打招呼时,也只是腼腆的一笑。今天,他的鲁莽,还有那看上去几天没有刮胡子的不修边幅的样子,都让我吃惊。

“请您,帮个忙好吗?我们那边的仲达乡和拉布乡,还有新赛村,到现在也没有救援!”

“消息确凿吗?”我停下了脚步。

“他们都是拉布乡和仲达乡的。”他指着路边那些正在为家乡募捐的流亡藏人。

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待期地看着我。

我立刻给几个新闻单位挂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是太晚了。

后来,我和相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这个消息后,就首先在我的博客上,发出了《紧急呼吁》。第二天,西藏之声,也从另一个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以《结古多周边多个受灾村庄未获任何救援》,发出了新闻。

随着情况的变化,我又更新了贴子,发出了:《请关注通天河两岸的灾民》和《请关注通天河北岸的拉布乡!》

不过,最后的《新消息》,一贴出来,就被封杀了,仅显示:此日志需要管理员审核后才可浏览。

但是,这三篇短短的信息,激动了五毛。我在“藏人文化网”上的博客,出现了大量的无聊谩骂、劣质的文字游戏,和各种不着边际的虚假信息。其实,这一切,恰好说明了,这三则消息的真实性、可靠性和准确性;也恰好说明了,扼杀真相,从来都是某些人的目的。

显而易见,五毛,不过是借抵毁我的个人名誉之机,实现迷惑读者,以假乱真的打算。尤其是借表面的真假之争,转移读者对灾民的关注和对中国表面化救灾的质疑。事实上,这次救灾中,真正陷于震灾的偏远地方,新闻报导无法抵达的地方,是被忽视的。如同西藏的发展,只在城市,而偏远的乡村,仍然非常贫穷,穷于50年以前。

然而,当五毛们无话可说时,就老生常谈地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批判起了“农奴制”。且不说,我们有没有权力对人家的社会结构指手划脚,也不说,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不是被这个世界所认可,更不说,人类的社会结构是不是应该固定在一个框框里,但说“农奴制”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虚拟词!我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几个世纪以来,数不尽的西方学者、旅行家、探险家等,不辞千辛万苦,从遥远的欧洲、美洲、大洋洲,越过茫茫大海、沙漠、群山,走向西藏。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地理的、人文的,还是宗教的原因,其最终目的,都是期待从西藏的文明中,汲取营养。而毗邻的我们,却利用了近水楼台的优势,毫不犹豫地击碎了那最柔美的月华,应该说,我们的堕落,为世界文明,带来了灾难。”

完稿于达兰萨拉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5月11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