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晨话(之32)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前些天欧盟在布鲁塞尔通过一项决议“反对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让我想起毛派一著名观点“走资派还在走”。欧盟连你是市场经济都不认可,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会认你是“资本主义”了。

毛派认为现在资本主义使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证明毛文革反“走资派”是对的。其实中共高层哪有“走资派”?

(1)资本主义是私有制为主导。文革中“走资派”充其量是“三自一包”,在人民公社制度下搞点自留地和包产到户。现在“走资派”仍是国企主导。

(2)资本主义是市场调节经济为主。文革中“走资派”充其量是在国企搞点奖金之类的物质剌激管理。现在“走资派”也是政府强力干涉经济,要不怎能出那么多权企结合的腐败分子。

(3)资本主义是宪政,普世价值,保障人权。文革中的“走资派”只是跟不紧毛而已。现在“走资派”与毛一样是搞一党制,党文化,人民无人权。举一例,工人无独立组工会权,使工人与资方在利益博弈中处弱势地位。倒是资本主义国家常常因此批评甚至制裁中国。

一言蔽之,毛派语境中的“走资派”实乃毛式社会主义者中较温和务实者或后毛时代的邓式特色社会主义者。

我们进行民主转型不是对资本主义的革命,而是对“特色社会主义”的革命。

毛派看到了一些病症,但病名说错了,药方更错。

查建国5月31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34)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每年5月最后一个星期一(今年是5月30日),是美国的法定假日“阵亡将士纪念日”。每逢此时,来自全美数十万的重型摩托车骑手“骑聚”华盛顿,举行声势浩大的“滚雷”巡游,向退伍军人致敬。

当天,华盛顿阿灵顿公墓的每一座墓碑前都会插滿国旗,总统会亲自向公墓献花。

前天环球时报发署名文章感叹我们中国怎么缺乏这种纪念?并说对英雄要有“引水思源的感恩”。

一个国家需要有英雄情结,需要敬仰为国捐躯的烈士,需要尊重为民服役的军人,但这些只有在举国聚集在一个信仰,一个价值观下才能实现。

中华民国反清抗日英雄多了,但也被你们消灭的差不多了。

中共建政后为自由民主牺牲的英雄多了,想纪念一下都不行,也被抓了。

你们树的内战英雄,抗美援朝英雄让我们真不知为什么要“引水思源的感恩”?不感恩何来发自内心的自发纪念?

在职军官在贪,退伍军人在维权,党军“8964”欠下的账还没还,先解决这些问题吧!

查建国6月2日晨

北京今日晨话(之35)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这几天大猩猩之死引爆美国社交网络。

一名4岁男童进入美辛辛那提动物园大猩猩哈兰贝的领地,为防男孩出危险动物园开枪射杀了17岁的大猩猩哈兰贝。

被激怒的美国网民纷纷发文,称这只西部低地大猩猩的生命被不必要地夺去了。要求男孩家长负责的联名请愿“为哈兰贝谋正义”已获30多万人签名。

美网民对此事件进行着各种争论,我从中看出的是对生命的敬重。

敬重男孩的生命,但同时不能因人的过失就不敬重人类的朋友大猩猩的生命。

敬重生命,珍惜生命在现实的中国大陆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一方面政府为维和部队牺牲一人反应强烈,专派工作组飞赴马里。

另一方面警察暴力执法让雷洋们丢命。党军8964开枪镇压北京市民竟成“正义之军”。

27年前的今夜明晨,一条条无辜的生命倒在枪口下,坦壳下。他们叫什么名字?有多少人?27年了,政府不言一句,反而对失去亲人的“天安门母亲”打压,年年抓捕祭奠死难者的公民。这几天临近六四,全国各地风声鹤立,草木皆兵,他们抓捕,打压已到疯狂状。

在六四前夕,在美为一个大猩猩失去生命而反思而呼吁时,我们也要呼喊“向生命致敬!”

每一个冤死在暴政之下的人,每一个六四死难同胞的生命都在激励我们前行,杀人者难逃法网!

查建国6月3日晨

北京今日晨话(之36)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今天是“六四民运”27周年日。我家门口按例警方六人三班倒站岗值班监控我。我一人在家绝食一天。在狱中和出狱后都为六四绝食过,仅以此祭奠六四死难同胞,并静坐静思。将今晨静思三点写如下。

一,六四对我最大启示是什么?我88年底从内蒙古辞职回京。辞职前是地级党委宣传部理论教员。当时我去各县给党员干部讲课,重点是鼓吹“改革”,当时的思想是党要改革。六四枪响,给我最大启示是,他们什么都敢干!为了党的利益已无底线。“不会开枪吧”“真开枪了”人们话语转变之间对这个党的认识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是六四对中国民运最大贡献。六四后我公开退党,给过去入过中共这个污点历史画上句号。

二,“六四民运”为何失败?六四后很多人在总结,失败原因可举若干,但主因是力量对比悬殊。我们的力量是什么?是人心,是人心的动员。当学生为主的示威变成市民为主,体制内人雪崩反戈时,枪口在上亿人的呐喊声中将掉转方向,得人心者得天下。

三,习中央会为六四平反吗?中共为六四平反有两大障碍,(1)对邓如何评价,追责?(2)再来“六四”式风暴怎么办?“为六四平反”可以是斗争策略性口号,但如真认为习中央可能平反则是政治幼稚病了。六四将在下次六四中平反!

查建国6月4日晨北京

(我写的“今日晨话”昨天已经入不进各群,被屏蔽了,但还可发个人,那我就发些个人。面对如潮的六四评论,你们不敢正面争鸣,只能用屏蔽这种下作手段对付,这种不自信只能使我们更自信:我们正确,你们错了!)

今日晨话(之37)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昨夜中国在香港,我们的心在香港。香港年年举办大型维园悼念六四烛光晚会,今年按时来,人聚如山,标语如海,烛光如繁星燦烂。

我看着各群频发的一幅幅晚会现场照片眼湿润了,近日心头压抑之气一扫而光。

近些天,内地纪念六四活动的人被抓,被谈话,被站岗,被“旅游”,文章被屏蔽,一派肃杀高压态势。他们如临大敌,草木皆兵,是真害怕呀!

有近九千万党员,有几百万军警,他们怕什么?怕历史被重提,怕真相揭穿谎言,怕团结战胜恐惧,怕人心向背的转化,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中国幸亏有香港。香港回归时,中共决心“香港不能成为反共基地”。可十几年噩梦成真,谁之过?

“占中”,争真普选,港人在争自由民主斗争中明白,香港与内地民主。共进退。

“一国两制”是大陆执政党不情愿的无奈让步,让步后再不断“找补”成为必然。台湾人知道“票选国民党,台湾变香港”,香港人也知道“内地不民主,香港无自治”。“本土派”提出六四与香港无关论,昨夜的烛光就是对这种短视幼稚的回击。

维园晚会的香港同胞们,“一国一制”民主转型将我们的心紧紧相连。

查建国6月5日晨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