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

文/摄影:朱瑞

他们是职业印度教教徒,从恒河之岸而来,一身纯洁的白色,光着脚,前额也庄严地涂着白色。他们是特别地被达兰萨拉的印度民众请来,以火供的方式,祈愿达赖喇嘛尊者永驻长寿。

早早地,他们就恭敬地在达赖喇嘛尊者的座前,相对而坐,中间是盛开的花儿、木柴、火塘。祝福的声音响起,如歌。木柴被点燃了,熊熊的火苗,遥指蓝天,白云悠然而过,今天,是2010年6月15日,少有的晴朗的一天。

曹长青先生说过:“从自发的角度讲,在世界领导人中,达赖喇嘛尊者被拥戴的程度,是Number one.”是的,不管在哪里,只要尊者出现,蜂拥的人群,总是势不可挡。甚至,越过千山万水,汇向达赖喇嘛尊者的居住地——印度北方这个默默无闻的小村。

因为,这位降生于西藏安多地区的农夫之子,正在引导着我们的精神,从危险走向安全,从黑暗走向光明,从现实的此岸走向理想的彼岸,可以给世界以平等、和平、还有幸福。

尊者的寝宫打开了,站在门前的达兰萨拉印度民众,都躬下了身子,举起哈达,表达着无与伦比的崇敬。还有那些白衣的印度教徒,迅速地起身迎向尊者。尊者把哈达一一地回赠大家,甚至停下来,与其中的一两个人进行了交谈。而后,向左边的楼梯走去,朝拜过楼上的释迦牟尼佛祖和护法神后,从右边的楼梯下来,这时,所有的人都不自主地站了起来,仰视着。那些白依的印度教徒,待尊者走到座位前,便开始了匐伏……

一位印度人首先拉开帷幕。他颂赞达赖喇嘛尊者,五十年来,为印度,尤其为达兰萨拉带来的繁荣与和平。接下来,尊者光着脚,自在地走到话筒前,那幽默的讲话,引出一阵阵笑声:

“一方面,流亡是一种伤痛,另一方面,西藏的文化也正是在流亡中得到了保存和发展,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印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帮助,这也是在印度民众的具体支持下取得的成就,那么,今天,有幸和印度民众在一起,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西藏的密宗里,也有以火供祈福的方式……”

“为什么西藏人,在几乎所有的国家里,都受到了欢迎?因为我们长得漂亮?有钱?不!是我们的精神,可以益于他人……”

尊者勉励藏人,在现有的成绩上,继续保护和发展西藏的传统文化,尤其是科学部分……

达兰萨拉的印度民众,还为所有的与会者提供了午饭。尊者在中间,左边为藏人,右边为印度人,相对而坐。印度的服务生在每个人的膝前,铺上了芭蕉叶,尊者的饭菜首先上来了,而后,服务生开始在每个人的芭蕉叶上盛了雪白的米饭和十三道咖喱,“大家慢慢吃,直到金黄色的咖喱上来时,才是最后一道菜。”会议主持者提醒着大家。

“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也是接受印度民众的布施。今天,这是个非常好的机缘。”尊者笑了。大家也笑,笑声飘上云端,在喜马拉雅的上空盘旋。

尊者吃得很香,一勺又一勺,一会儿,就撤下了一个碟子。和大家唯一不同的是,尊者使用勺子,而大家用手,不知道,这算不算等级差别?

“今后,我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我听到身后的人在议论,他的意思是,这一生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不仅有幸见到了达赖喇嘛尊者,还一起享用了午餐。

而中共的官员们,什么时候可以和民众一起吃饭?怕是和他们自己的兄弟姐妹之间吃饭,也是有等级差别的。他们的一颦一笑,也是带着等级的,处级有处级的笑容,厅级有厅级的笑容,部级有部级的笑容,决不能越位,每个人,都被等级紧紧地箍着,僵硬而沉重地活在世上。

六十年的独裁统治,早已使人心堕落,人们渴望着从相互敌视和利用中解脱出来,呼吸自由而平等的新鲜空气。因而,许多中国人,悄悄地来到达兰拉萨,沉醉于西藏文化,尤其沉醉于西藏佛教之中,他们渴望朝拜达赖喇嘛尊者,即使只有几分钟,这一生也心满意足。这些人中,我还发现了中共官媒的记者。

可怜中共统治者,还在自编自演着西藏农奴制,老生常谈地絮叨“最黑暗、最腐朽、最野蛮、最残忍”,以及“政教合一”。不知道,在这个信息时代,还会有多少人被蒙在鼓里?

全世界,只有中共在否定达赖喇嘛尊者,拒绝精神的洗涤,这不仅说明了中共与世界文明对立的政权本质,更说明了他们做贼心虚、执著于成为历史罪人的事实。

──《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朱瑞博客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