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印南札什伦布寺1

朱瑞:印南札什伦布寺2

朱瑞:印南札什伦布寺3

文/摄影:朱瑞

古色古香的两扇铁门,雕刻着古铜色的法轮和吉祥结。说是最早流亡而来的札什伦布寺的僧人建立起来的。是的,流亡藏人中,并不像中共宣传的那样,都是贵族,西藏也没有那么多的贵族。跟随尊者而来的,前后共有十四万藏人,多数都是农人,牧人,还有僧尼。

踩着石板路,向措钦大殿走去的时候,有一种被阳光沐浴的感觉,不是热,是暖,暖得恰到好处。房顶的胜利幡,在这时,一动也不动,两只小鹿和法轮,也一动不动。庄严的深红色,尽管不是西藏特有的边玛草,可仍然显得雍容而厚重。看得出,札什伦布寺的僧人们,在离乡背景中,仍然努力保持着的古老的西藏传统,我的五个指尖,甚至在这时,都可以触摸那种对故园的深沉思念。

院子静静的,也许午休的原故吧。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俗家人,他说他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了。是呀,寺院里常有一些俗家人工作,比如英语、汉语老师。不过,绝大多数还是僧人,神圣的红色,在南部印度的流亡社区随处可见。

迎面的墙上,是一幅巨大的油印画,是日喀则古老札什伦布寺,那高高的强巴佛殿和后面的晒佛处,格外醒目。画面的左上角,是达赖喇嘛尊者的画像,右上角上是达赖喇嘛尊者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曲吉尼玛的画像。可是,他在哪里?这样失踪的人,加起来,在西藏有多少?怕是一个让世界颤抖的数字吧?在日喀则的札什伦布,其实,剩下的仅仅是一个供人观看的壳了。

措钦大殿里,和古老的西藏寺院相似,一个个红色的木柱下,铺着一条又一条供僧人们读经的长形卡垫。最前面的法座上,供奉着达赖喇嘛尊者的画像,两边挂着九世和十世班禅大师的照片,还有十一世班禅曲吉尼玛,两颊微红,微张着嘴,看上去只有三四岁。如今他已经二十四岁了,二十四岁的十一世班禅大师,您在哪里?如果没有失踪,早该受过比丘戒了吧?您穿着袈裟时该什么样子?我能为这个在长期的囚禁中,度过童年、少年,乃至整个青年时代的无辜之人,做一点什么吗?

听说,就因为这位十一世班禅大师曲吉尼玛是达赖喇嘛尊者认定的,中共就要否定,仅仅为了对立而对立,无视历史和西藏佛教传统!事实上,由一个把宗教视为洪水猛兽的政权来认定,只能是一场丑剧,自视强大,就可以践踏一切,最终,必然自食其果。

小小的札什伦布,向我展示了西藏的不屈和不灭。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