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今天越来越不好说了。武宜三先生所言共产党正在实施的“战略大转移”(见新世纪发表武宜三“2006元旦社论”,题“战略转移办公室发言人”就代人民日报元旦社论发表讲话),文字深刻,但说服力却是挺强的,只是不知道天下人是谁才会在乎这样的尖锐评论。

共产党到底是什么,起码最不关心的就是共产党人了。一个组织,如果连他们自己人都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了,它还叫共产党吗?但是反过来看,如果它这个组织的自己人还在乎别人怎么说,它还能是共产党吗?

一是还能叫共产党,另一是还能是共产党,足以说明现在的共产党已经不是过去的共产党了,也不是将来的共产党了—将来还有没有共产党是另外一回事了。说好听一些,倒是希望以后的共产党改名为共和党,“产”和“和”一字之差,大为不同,甚至是东方和西方、南部与北部的严重差异。“产”是共产,所以“产”再多,也都给你“共掉”,谁也刹不住车。你看这个“产”字,以往是这样的写法“産”,经过文字改革后,现在只剩下一个头了,也叫“产”。下面生产、供应的,都提供给上面了,下面就空空如也了,什么也没有了,下面人吃什么呢?中国有句古话叫“喝西北风”,西北风又干又冷又多有残酷,又看不见,可以“大量供应”。所以说,你的足产要为上面供应,上面再回报你大量的西北风(“産”字下面的“生”就变成了看不见的西北风),他们能让你白白劳动吗?

再说“共和”,“和”字就很好,几千年来,无论是中国古人,还是西方圣贤,都把“和”作为人间之“贵”,就连上帝在天也为我们人类祝福和平,恩赐和平,不要仇恨。“和”字就是人人都饭吃、有话说,具体指嘴巴不仅为了“吃饭”—生活、生产,还为了“说话”—言论自由。嘴若光吃饭,不说话,不就成了废物一个了吗?

天时地理人和,归纳一下都是“共和”,共同和谐,共同和平,共同和解,共同和好,共同和善,无论怎么解释都比共产要有道理,如果共产党不从根本性质上改变,不脱胎换骨成为共和党,共产党就会成为中间那个“产”字一样,下面被掏空了,倒金字塔的倒塌就像洪水猛兽要来一样,谁也挡不住。不过,谁也不忍心看到那么多的人被迎面而来的洪水猛兽所击倒,为什么政治改革之路不能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呢?为什么非要以人民为敌呢?为什么非要等到树倒猢狲散再来另起炉灶、收拾残局呢?为什么不自始至终地更好地解决“和”的问题呢?如果吃饭和说话问题解决了,共产党改为共和党,难道脱胎换骨的共产党不伟大了吗? 可惜,没有人会这样做,甚至也没有人会这样想。更多的人是沉默、灰心、冷漠、绝望,更多的人甚至是再踩上一脚,再加上一根或者一捆不救命的稻草,为什么呢?良知已经麻木,正义感已经成为往事,热血已冷,什么都靠不住。因为你有良知,你希望它好,希望他改变,恰恰是起到相反的作用。本来,它就已经严重衰老了,极端迟钝了,即将不堪一击了,有人出于良心发现,来一场三民主义“及时雨”,献出自己的良知,保持自己的正义感,为它打针动手术,不都是起到强心剂的效果吗?肌体已经老朽,再足够的针剂又能如何,能治本吗?能起到延缓衰老吗?能起死回生吗?

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曾说:“一切坚固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这句话有说服力,无论是对于共产党人来说,还是对于将来的共和党来说,都将是有效的。任何性质的硬化和腐败无能,任何号称自己无坚不摧,永远坚固的,即一成不变意味着解体和死亡。从以往到如今,不但是马克思死了,列宁死了,斯大林死了,即使当代的“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及当代的任何反动派人物,也都已经死了—或者说还有一些仍以肉体活着的方式正在进入死亡。革命的先师—当年的马克思和当年的列宁当时正是忍受不了饥饿和逃亡,而有了以暴力为动力的共产主义、阶级斗争革命思想,就有了斯大林等人的横空出世,他们这些“伟大的领袖、导师、统帅、舵手”,通过广大先烈们的血腥努力,终于实现了“接班”愿望。谁知等接班成了绝对权力的“王”,新的一批无产阶级又茁壮成长,苦命的培养苦命的,催命的造就催命的,革命生生不息,死亡走了又来,“王”又变成“亡”,天下还是不和,谁之罪?

面对共产党正在进行的“战略大转移”,爱不得,恨不得,谁也阻止不得,这一起都将是走向死亡之路的虚空—除非有了民心之“和”,政治才有新生,国家才有希望—当然这是后话,或是多余的话了。

文章来源:昝爱宗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