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为信仰自由而战

Share on Google+

二零零六年一月八日和十五日,中共当局先后两次派遣大队警察前来干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其行为严重侵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赋予的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我对中共当局的这种知法犯法的行径表示强烈的抗议,并愿意在神的引导下为信仰自由而战斗到底。

我们的方舟教会是一个只有二三十人的小型家庭教会。鉴于中共统治下这一的特殊情况——北京市乃至全国的所有正式教堂都处于“三自教会”控制之下,而“三自教会”完全依附于官方,其存在形式本身就严重违背了圣经所规定的政教分离的原则,与我们的信实的基督信仰之间具有重大分歧。所以,为了持守真道,我们选择在家庭中进行礼拜聚会。

我们聚会的地方,是北京东北部望京居住区的一套租用的普通居民住宅。迄今为止,我们在这里的聚会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我们在这里读经、祷告、讲道和听道,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与我们的信仰密切相关,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任何条款。从一开始起,我们便宣称:我们的教会是地上的教会,不是地下的教会。我们从来没有躲躲藏藏、偷偷摸摸地实践我们的信仰活动,我们向所有基督徒和慕道朋友敞开教会的大门,欢迎所有愿意倾听福音、饥渴慕义的同胞到我们的教会里来。

如果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愿意来这里与我们一起敬拜上帝,我们也不会将其拒之于门外。我们恨恶罪,不恨恶罪人。我们相信,尽管胡温两位先生对中国人民犯下了许多重大的罪行,日后他们会遭到法律层面的追究,但如果他们愿意认罪悔改,耶稣基督仍会接纳他们。我们连胡温两位先生这样的罪人都能接纳,自然更应当接纳那些为义受逼迫的人,如高智晟律师、焦国标教授等等——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耶稣说过,凡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耶稣又说过,为义受苦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在天国里享有永生的平安。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既然是耶稣基督在地上的家,那么我们必要以接待天使的心来接待一切愿意到教会里来寻求真理的人。

一月八日下午六点,我们的礼拜活动结束之后,九位弟兄姊妹留下来继续讨论《海德堡要理》、《威斯敏斯德信条》等历代教会信条。二十多分钟后,忽然外边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一位姊妹前去开门,门刚刚打开一个缝隙,八九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便冲了进来。他们冲进里屋之后,其中一人开始盘问我们在这里做什么。我提醒说:“你们要依法执法,应当先将你们的证件给我们看。”他们犹豫片刻之后,后面一人很不情愿地掏出了警官证。方舟教会的弟兄、北大法学博士李柏光走过去仔细查验了这个证件。

我们又问:“你们为什么要来盘查这里,这里难道发生了什么犯罪事件吗?”其中一名警察回答说:“我们接到110报警电话,说这里有非法活动,所以我们前来查看。这是我们警察的职责所在。”我们又反问道:“那么,报案人究竟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总得有一个前来盘查的理由吧?”这名瘦瘦的中年警察回答说:“那我们可不能告诉你们,我们要保护报警人呀。”这是一个答非所问的回答,我们继续反驳说:“我们并没有要求你们透露报警人的资料,但你们必须说明事由。”他们支吾了半天也不敢说什么事由,却让我们拿出身份证来登记并告知各自的电话号码。一名年轻警察趴在桌子上一个一个地登记。正在此时,另一个警察手持数码摄像机走进来,有恃无恐地对着我们便拍摄,仿佛我们是被他捏在手中的蚂蚁一样。我立即严肃地制止他说:“你已经侵犯了我们的肖像权,请你马上停止拍摄!”这名厚脸皮的警察停下来片刻之后,却又走到外面拍摄起我们客厅里的各种陈设来。

几名警察坐了下来,似乎一时还不想离开。我们便对他们说,我们现在肚子饿了,要出去吃饭了,你们的检查早就完成了,请你们迅速离开。在座的另一名法学博士、基督徒范亚峰弟兄也愤而抗议说:“你们没有权利将我们扣留在这里,你们已经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其中的一名中年警察作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说:“我们也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希望你们不要为难我们,我们的头在外面打电话请示上头呢,看看怎么处理。也许几分钟就好了。”在这段时间内,李柏光滔滔不绝地向警察们传播福音,建议他们下周末可以穿着便服来教会,亲自听听我们这里讲述的是什么。一名警察连连摆手说:“就请不要给我们出难题了,我们是吃公家饭的,哪里能像你们这些自由职业者这么自由呢。”我在心里想:看来,还得为警察的信仰自由而呼吁呢。还有另外一名警察更是语出惊人:“我们国家的国教应当是佛教,我们都信佛教,我们不能信者西方的宗教。”还好,他没有标榜他信仰共产主义——尽管他十有八九是共产党员。

我们从里屋来到外边的客厅,发现沙发上还坐着几名警察,甚至连小区的两名保安都进来了。两名警察在沙发上闷闷不乐地抽烟,我立即毫不客气地对他们说:“我们这里是禁烟的,请不要在我们的屋子里抽烟,要抽烟请到外边去!”这两人也许是正要下班的时候,突然被派遣来查这个完全弄不清楚的事情,本来心中就不乐意了,受到我的斥责之后,又只好悻悻然地站起来走到门外去了。另外一名年轻警官,看样子是他们的头,倒是和颜悦色地对我们说:“我们是南湖派出所的,本来我们不管宗教方面的事情。我刚才问了宗教方面的警察,他们说根据国务院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不允许在普通的居民楼里进行宗教活动。”范亚峰立刻高声反驳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尊崇宪法,而不尊崇那些与宪法相矛盾的法律法规。”几番据理力争,对方哑口无言。在反复打电话请示上级之后,便一起离开了。至此,他们已经非法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长达三十多分钟之久。

对于上个星期发生的这起事件,我们教会的几名弟兄姊妹商量决定,暂时不公诸于众。我们准备继续观察中共当局下一步的举动。我们让自己谦卑顺服下来,给掌权者以悔过自新的机会。耶稣教导我们说,别人打你的右脸,你连左脸也要给他打。我们并不想立即让这样的丑陋行径曝光于世界媒体面前,我们都为他们感到害羞。这些警察和命令他们这样做的幕后操作者,其实都是一些被罪所捆绑的可怜人,我们深深地怜悯他们。

然而,更加恶劣的骚扰继续发生了。就在今天(一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半,我们正在举行我们的敬拜活动,小说家、基督徒北村弟兄正在与大家一起分享《创世纪》的真理,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如果说前一次的不速之客是在我们聚会结束之后才登门拜访的,还没有危害我们正常的礼拜活动;那么,这一次的不速之客却故意选择我们正在敬拜的时候上门来,直接打断了我们与神之间的交通,堪称对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粗暴践踏。

这一次前来的一共有四个人,两人身穿警服,两人身着便衣,一为褐色衣服,一为深蓝色衣服。穿警服的、个子瘦小的中年警察开口便问:“你们这里谁是房主?谁是负责人?”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说:“这房子是我们一同租的,我们没有负责人,我们都是基督徒,都是弟兄姊妹,我们的负责人是天上的上帝。”在他们继续提问之前,我向他们提出了合理的要求:“请你们出示证件,否则你们无权进入民宅。”后面一名穿警服的递过来其警官证,我们仔细查看,发现其姓名为“高西军”,身份为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警号为“035250”。

查验完毕之后,小个子的中年警官告诉我们说:“有110报警电话说,你们这里聚众扰民,我们就前来看看。”这个说法与前次的警察一模一样。一位姊妹反驳说:“我们在这里聚会已经两年了,从来没有人说我们扰民,这里的保安、开电梯的小女孩和邻居等知道我们在这里聚会,邻居还来参加过,他们不可能报案说我们扰民。”其中那名身穿褐色大衣的便衣回答说:“你们就是扰民了,我在门外听到了你们的大声喧哗。”一名弟兄遂问他说:“你是这里的邻居吗?你居住在这里吗?”他点了点头。于是,李柏光弟兄走上前去说:“既然你们说我们扰民,那么可以请国家环保部门来检测,看看我们的声音是否达到了关于噪声的标准,你们的一切行为都必须按照法律来做。”这名自称是居民的便衣说:“那今天检测是不可能了,你不是故意刁难吗?”

带队的中年警官还表现得比较文明,他对大家说:“我们今天来不是出于宗教信仰方面的原因,而是因为你们扰民,希望你们今后注意。其次,根据有关法律的规定,你们既然是教会,就应当去有关部门登记,我们是来告知的。”这时,高智晟律师站起来反驳他说:“我们拒绝去登记,我们的行为没有触犯法律的地方。宪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如果你们愿意尊重宪法,我们才有对话的前提。”

那个先前自称是居民的便衣走到房间中央,大声说:“你们没有违背法律,未必吧?”我对其表现深表怀疑,这种口吻哪里会是普通的居民,便询问道:“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此人不假思索地作出了自相矛盾的回答:“喔,我跟他们一样。”说着,他从皮包里逃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看来他们早有充分的准备,向我们宣读其中要求所有教会都必须去政府登记的条文:“你们看,我手头也有法律,你们应当遵守这个法律。”李柏光、高智晟和王光泽等几名法律专业人士和焦国标、北村等人均反驳说,我们遵守的是宪法,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违法宪法的法律和法规都在废除之列。此便衣也不敢公然否认宪法的权威,只是辩解说:“宪法对宗教自由的规定只是短短的一句话,所以要制订其他的一些法律法规来细化。你们说这些法律法规违背宪法,那你们找全国人大去,找我没有用,我要执行这个法律。”

鉴于上次警方肆无忌惮地在我们的私人空间中拍摄,我们的一位弟兄也拿起摄影机拍摄整个场景,希望今后可以将拍摄的资料作为证据使用。这时,这名身穿褐色外套的便衣恼羞成怒了:“你们不拍我,你们侵犯了我的肖像权!”这种无赖口吻与那些跟踪高智晟的便衣如出一辙——你们既然从事了这个“神圣的事业”,为什么害怕面孔被拍摄下来呢?你们是否也担心你们的父母、妻子和儿女看到你们的所作所为?一位弟兄驳斥他说:“你要是不进入我们的屋子里来,我们就不会拍你了。你打扰了我们的和谐生活,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自己家中进行拍摄?更何况作为公务员在执法的过程中,是没有肖像权的。”听到这里,此人大发雷霆,冲过去将正在拍摄的年轻弟兄拉到里面的屋子里。

高律师等人随即跟了进去,却被另外的警察堵在门外。几分钟后,便衣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据这位年轻弟兄后来告诉我们,该便衣凶猛地从他的摄影机中抢走了录影带,却没有向他开具任何书面手续——或扣押、或没收。此行为简直就是强盗一般。

这名便衣在里面的屋子里得手之后,更加为所欲为了,他继续冲过来抢夺李柏光手中的数码相机。在此过程中,该便衣凶相毕露地扑过来,扭住李柏光的身子,居然企图当着二十多人的面殴打之。我们的两个弟兄赶紧上去将他们两人隔开,其他一些人惊呼道:“警察不能打人,警察不能野蛮执法!”此便衣利令智昏地扬言道:“我不是执法者!

“此言一出,我们的弟兄们都走上来站成一排,焦国标等怒斥说:”既然你不是执法者,请你赶紧出去,你没有权力呆在我们的房间里!“

大概带队的警官也意识到此人的失言,遂故作中立地劝解说:“我们仅仅是来告知你们的,你们不要激动嘛。我们说你们应该去登记,但也没有说必须去登记。至于你们是否去登记,那是你们的事情。”王光泽便顺水推舟地说:“好,你们前来告知的任务已经达成了,请你们迅速离开,我们要继续我们的聚会。”高律师也警告说:“你们再不离开,我们要起诉你们了。”这名警官打量了高智晟片刻,意味深长地说:“您很面熟啊,我大概在什么地方见过您吧。”高律师笑曰:“你当然见过我了,你就不要演戏了。”于是,这四个人才心有不甘地离开了。我们的讲道被迫中断了半个多小时。这些所谓的执法者此次的行动,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和公民的财产权。这两次风格不同的搅扰,仅仅是开端而已,下面还会有更多的更大的搅扰。下个月,我们房子的租期就到了,房东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来过电话,闪烁其辞地告诉我们说,他不能再将房子租给我们了。我们知道房东肯定受到了有关方面的压力,因为此前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房租通常都是提前支付给他的。中共当局希望通过这种“釜底抽薪”的方法来摧毁我们的教会。殊不知,我们的方舟教会是在神的许可和保守下建立起来的,就连我们的头发也被神数算过,耶稣基督怎么会让撒旦的阴谋得逞呢,耶稣基督又怎么会让我们的教会像流沙一样消失呢?中共当局可以通过种种手段来让我们暂时失去聚会的场所,却不能断绝我们与神之间亲密的、永恒的关系。

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受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保障的,没有人能够剥夺。既然我们已经成为基督徒,既然我们已经在耶稣基督里有了永生的盼望,我们又怎么会害怕你们那杀死人的肉体却不能杀死人的灵魂的暴力机器呢?我们虽然手无寸铁,但我们仍然要为我们的信仰自由而战。表面上看,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我们的武器是我们的信仰,你们却有数百万的军警宪特。但是,我们这边有耶稣基督作主、作王,谁能战胜我们呢?

我们也深知,用马丁·路德·金的挚友、美国哲学家库克的话来说,“自由不是一种礼物,而是一种争取而来的成就。”从“历史与道德的角度看”,自由是“经过无数的斗争、悲壮的失败、眼泪、牺牲和悲痛后的成果”。我们的光明的儿女,我们要持守当守的道,我们要跑当跑的路,我们要带上光明的兵器,打这场美好的仗。我们的信仰自由与中国数千万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被损害的信仰自由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只要有一个基督徒还在监狱里,只要有一个家庭教会被关闭了,我们就是不自由的,我们要与哀哭的人同哀哭,我们要与捆绑的人同捆绑,我们就要为之而祈祷、为之而呐喊、为之而抗争。我们不会停止我们的聚会,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的信仰,愿上帝与我们同在,愿光彻底照亮黑暗。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五日深夜十二点

阅读次数:9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