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李安执导的影片《断背山》横扫全球影院之时,儿子为我从网上下载了这部角逐奥斯卡的最热门电影。我是用好奇和探索的目光追随两位年轻。英俊的牛仔走进断背山的。

我以为故事会一直在断背山上展开,没想到两个牛仔都下山了,他们娶妻生子,打算用正常的家庭阻断断背山。但是他们的努力都失败了,上过断背山的人,永远下不来的。

影片最后的镜头,是欧尼思含着满眶泪水抚摸杰克一直珍藏的自己那套在断背山上穿的,沾着鼻血的牛仔上装和衬衫,他轻轻地责备杰克:‘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不禁潸然泪下,因为我了解了同性恋,绝不是病态扭曲的人的情感,更不是中国警察抓的流氓,它不是兽性,而是人性,是强大而永恒的人类之爱。

导演李安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断背山,只是你没有上去过。’

听着影片结束的字幕音乐,我同样流泪的心一下子联想到了冰点,它是和我一样千万中国新闻人心中的断背山。

六四屠城之后,随《世界经济导报》、《新观察》、《经济学周报》一批站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报刊被封杀,总编、记者被撤职、被流亡、被投进监狱,17年来,迫害从来没有停止。但是前仆后继的坚守理想、信念、民主自由价值观的中国新闻人从来没有放弃经营自己的断背山。

冰点的主编李大同,副主编卢跃刚、杜涌涛按照中国宪政民主思想光谱,都属于六四天安门一代,他们的新闻事业与8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步。六四之后,他们在当时的团中央,中青报开明领导的保护之下,背着处分捱过整肃,他们以出色的智慧和勇气与专制暴政,与鹰犬们周旋,在全国党报都成为各级宣传部的黑板报,以谎言和假大空的说教向全党全国强灌狼奶,中青报却郁郁苍苍成为中国读者的断背山。

1999年底中宣部七道金牌逼迫做了华东水灾最出色报道的中青报不得不做编辑方针大调整。四中全会后向朝鲜古巴学习,全国新一轮割喉开始,中青报内安排卢跃刚加盟冰点把每周一版的特稿版改造成四个版面的周刊。当全国报纸被商业化、娱乐化淹没,或为党权鹰犬、或为富豪奴仆,齐为‘精英联盟’效忠时,冰点坚持与社会互动,成为中国新闻人为读者保留的断背山的独峰,虽然冰点人‘总想发表的总被枪毙’,但他们在断背山的独峰上,不长的21个月为读者提供了草地、阳光、冰雪、山岭和溪水。

1月24日,冰点竟然被团中央宣传部一纸公文封杀了,13位冰点人被赶下与他们命运休戚相关的断背山,向往断背山的新闻人该怎么办?钟爱断背山的读者又该怎么办?

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在他个人的第一时间,向新闻界同行、向知识界法律界朋友、向冰点周刊海内外的热心读者揭露了党中央宣传部,团中央宣传部倒行逆施封杀冰点的真相,表达了他公开的抗议。这是继04年卢跃刚、05年李大同、贺延光公开信之后中国新闻人仅有的维权行动

新闻自由现在在中国是非法行为,所以中国是把记者投入监狱人数最多的国家。维护公民的正当权益现在在中国也是非法行为,所以有汕尾血案,有高智晟、郭飞熊被全国追杀、殴打。现在冰点人把两者结合起来了,其示范意义是昭示性的。新闻自由永远是中国优秀新闻人的断背山,六四的坦克履带碾不垮,专制和暴政同样摧不垮,敢于为自己职业行为负责任的新一代新闻人是中国新闻的脊梁,享受高官厚禄的工具和喉舌们只是巍峨苍莽的断背山峰下可怜的爬虫

我向冰点人致敬!我向我心中的断背山致敬!。

【高瑜注:该文9日在苹果日报评论版发表后接到香港朋友的电话,人家很不好意思地提醒我,“在网上下载电影、音乐是犯法的”我立刻进行咨询,得到的回答是,中国没有这条法律,当前只是提供者犯法,下载者不犯法。得到这样的回答,我的脸才真的开始发烧了。】

文章来源:高瑜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