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存在着许多的社会问题,如经济发展问题,人口问题,环境问题,国家统一问题,民主问题等等,在这些众多的社会问题之中,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民主问题,可以说民主问题是最具根本性战略性的大问题。只有使这一问题不再成为问题,中国的其它问题才有可能得到全面性的一揽子的解决。

那么,中国的民主问题的具体内容有哪些呢?此一问题的复杂性不言而喻,但是,我们在此可以将其简化为如下的三个小问题:一个就是中国要不要民主的问题?另一个就是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主?第三个是在中国如何实现民主的问题?

对于前一个问题,我想,中国的大多数人,即使是那些在极权体制下俯身听命的人也不会作出否定的回答,至少他们表面上不会。中国需要民主,这是毫无疑问的。理由简单到可归结为如下的一个表述:现实的中国没有民主,现实的中国是极权专制的国家,因此,现实的中国需要民主。

对于第二个问题,人们的认知就有着太多的不同之处。当然,将众多的意见归纳一下还是有意义的。在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主的问题上,看来主要有二种意见,一种意见是中国需要中国式的民主,或说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另一种意见则是中国需要具有普世意义的西方式的民主。那么,究竟那一种意见既具有更多的合理性又具有更多的可操作性呢?

在这里,我们必须首先确定这样的前提,无论是哪一种意见,我们都必须肯定,我们是在真心地谈论民主问题,我们是在真心地为我们国家的命运与前景作选择考量。而且,对于前一种意见的中国式的民主也绝不是假民主真独裁的那种所谓的民主,不是中共目前主张并践行的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实质上的共产主义的一党独裁。

我认为:如果,我们将中国的民主诉求与目标定位在世界性的共认标准之上,我们必然会选择采信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在这里,我们并不是全盘照搬西方比如美国的所有制度、理念、具体的民主操作模式,我们只是想用那些具有普世价值的思想、原则、理念、先进国家成熟的民主经验与制度架构来重建中国社会的民主,自然,这必须与中国的社会现实进行高度有效的合成。

就象世界上那些后起的民主国家一样。如日本、韩国、台湾等等国家、地区一样。而我们这样做不但是应该的,而且是可能的。为什么不是这样呢?别人能够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呢?难道偌大的中国还不如小小的日本与韩国吗?不要忘了,中国曾经是亚洲的文明中心,东方的强盛帝国,而日本与韩国是深受中国影响的国家。为什么现在日本人、韩国人已经做到的事情,我们却做不到呢?我们大中国理应走在日本、韩国这些相对来说地理与人口的小国前面呵!我们为什么落后了呢?又为什么不思进取奋力向前而走在别人别国前面呢?我们民族雄心勃勃的进取精神哪里去了呢?我们为什么死守着专制体制而不思变革呢?难道有什么东西比我们大中国的进步比我们千年万代子孙的福祉更重要吗?我为中国现实的专制不幸的状况痛心不已,我为现实中国走向民主的前景展现强烈的希望。

至于第三个问题,看起来显得更为复杂。我们如何走向民主?从专制而民主。我们采取何种方式达成目的?和平的、还是非和平的?是天鹅绒革命、还是武装起义?我个人认为,我们应采取和平的方式追求民主并达成在中国最终实现民主自由的目的。

为什么要采用和平的方式而不能采用其它非和平的方式尤其是不能采用暴力革命(武装起义)的方式?理由是充分的。我们必须看到,时代不同了,过去的那种以激烈对抗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现象将会越来越为人们所不取。中国红色革命留给人们的教训是深刻的沉重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上世纪以人民革命的名义进行了一场给中国带来惨痛经历的国内战争,巨大的人命损失与社会财富的损失,还有因为战争而对国家经济基础的破坏,时间的损失等等,这一切都证明了暴力革命的恶果。还不用说红色革命最终确立的极权体制对中国带来的更为严重的伤害。现在,中国人民要摆脱专制统治一定要避免重走过去的错误之路。摈弃残忍的暴力革命思路,选择和平理性的社会变革之路,给中国社会带来真正的和谐幸福光明,这是我们唯一正确的做法。

和平理性的社会变革需要人们有坚强的信念,我们应当坚信民主自由的价值,应当坚信民主自由终将替代专制奴役。我们必须对现实中国的专制现状展开强力的批评,从思想理念上根除专制对人们的不良影响。我们更要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追求民主,维护我们的普世人权,呼吁变革现存的不良的社会体制。让中国社会多一些民主自由,多一些质的进步,少一些专制暴虐,少一些野蛮迫害。现实维权的路最终将通向我们的自由与民主。

大中国终将克服障碍走向民主,成为世界上真正的民主国家,到那时候,也只有到那时候,中国人民才能因为生活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而享有诸多的民主自由权利。免于匮乏的自由与免于恐惧的自由等自由权利才会成为现实。中国社会也才不会再出现目前的对持不同政见者等的毫无人性的迫害与打压现象。我们努力并期待着这样的令人鼓舞的时日的到来。我相信,这样的时日离我们已经不远了。她就在我们每天所翻开的日历之中的某一日。那是多么让人开心的一日呵!那将是令我死而瞑目的一日。

文章来源:川歌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