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点》要复刊了,而李大同、卢跃刚却被撤职了,这是一个比当初决定停刊《冰点》还要搞笑的决定,这是一个沿着错误道路继续前进的决定,这是一个对李、卢二人制造冤案的决定。它等于是向世人宣告:别认为只有法轮功有冤屈,别认为只有拆迁户才上访,告诉你们,在中国,谁都可以成冤民,谁都可以成为上访者,老李、老卢不已经开始走上漫漫上访路了吗?(博讯boxun.com)

刘少奇成为被冤死的最大冤民,王光美也曾经是一个普通的上访者。胡锦涛如果不拿出勇气根绝冤案,来日冤案不知道要落谁头上呢。你以为丧钟为谁而鸣?李、卢与中宣部、共青团的头头们相比,级别和权力奥援都差一大截,可是并不是世上的任何角落都得拼级别和奥援。李、卢,至少在这件事上,是一种价值载体,新闻自由价值的载体。西谚云:“要埋掉真理得挖很多土”,要埋掉新闻自由,你得动全人类的人心土方。试问老胡,你有这么大的掘土机吗?

并非李、卢不可摇撼,关键是在哪些地方摇撼。在言论自由层面摇撼他们,那是道义上找死。老胡为能纪念一下前胡(耀邦),苦口婆心,说服这个,说服那个,费力大了;如今一个《冰点》,折抵了你的全部辛苦。

不讲价值取向,只讲官大理就多,就得赢,如果不是心理盲区,就是末日心态,乱来吧,抻一天是一天,顾不了那么多了,开罪整个知识界也不足惜。中国大学里有600多家新闻传播院、系、专业,新闻传播学教授、副教授起码好几千,面对中国新闻界这么大的破事儿,面对新闻自由的逆流,你们总不能自始至终一个屁不放啊。官僚们不是收拾李大同、卢跃刚,他们是在践踏我们的行业核心理念!

中青报的老记者、老编辑、现同人们应该说说话,动一动,做点儿什么,就像不久前新京报同人搞的那一下子一样。据推测,袁伟时的文章是李而亮总编辑签发的。这个清样签字,表现是好的;现在你在走钢丝,或为新闻自由的信徒,或为新闻自由的敌人,间不容发,历史老人正擦亮老花镜盯着你呢。

胡主席曾经是共青团的大拿,现在是国家的大拿,你必须心中暗暗有这个准备:像妇科医生刮宫一样刮掉中宣部这个怪胎,像外科医生揭痂一样揭去中宣部。凡不准备对历史负责的人,必堕落为现实中的罪人;凡不打算上天堂的人,必干下地狱的勾当,这是绝对的。把住当下每一步的滑!否则最终必滑进地狱。而亮、锦涛,当心乎哉!勉励乎哉!

《冰点》要复刊,而且要登批袁伟时的文章。这样的争论文章,难道李大同、卢跃刚约不来吗?如果中宣部和共青团的头头们心态正常的话,用得着撤俩人的职吗?也不能光怨他们,要是胡主席是一个会办事的人,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遂了这帮无聊党棍的愿。

我倒是等着3月1日复刊号上批袁的文章究竟出自何方大圣的手笔,他要是个爷们儿就别用化名。中国政府现在不是强力推行实名制吗?实名制好哇,有能耐把官员嫖娼也搞成实名制才算是伟光正的杰作呢。

对于李、卢的撤职处分,没见袁伟时教授的任何动静,用赵本山的词儿讲,是不是老人家已经吓得“水裆尿裤”了?老爷子要真是有个三长两短,它中宣部、团中央还脱不了清净呢。

中宣部管新闻,等同于一般行政管理的时代,官大一级压死人,见鬼去吧!

2006年2月18日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