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王希哲先生发表《王丹,你又错了》一文,批评我支持台独。事涉基本立场问题,我不能不作简短回应如下:

1)王希哲先生引述的我的所谓“对于终统,只有李肇星不高兴”的评论,其实是不完整的引述。我的原话是说“在中共政治局内部,对于处理终统事件的意见分歧很大,除了李肇星,看不出别人很生气的样子”。我想我进行的仅仅是事实分析。也许王希哲先生有不同意见,这是我很愿意尊重的,但是媒体呈现评论者意见往往断章取义这是王希哲先生应当了解的。由此就上升到支持台湾独立的高度,我认为是王希哲先生过度联想。

2)王希哲先生在文中多次指出我反对“终极统一论”,我实在看不出他的根据何在。事实上,我在过去曾经多次表明,台湾独立不是我的的选项,作为大陆人士,我个人是乐于看到两岸走向统一的。作为前辈,王希哲先生一向令我尊重,但是希望他在做出重大指控的时候,能辅以具体的明确的证据,这样才能以理服人。如果我在任何场合说过反对统一,支持独立的话,我愿意向王希哲先生道歉,但是如果王希哲先生找不到这类的证据,只是自己臆测,就做出这样的判断,我实在看不出着与当年我批评共产党就被指控为颠覆政府有什么不同之处。

3)至于王希哲先生在文中一再明说暗示我和胡平先生等到台湾是去“化缘”,争取金钱支持等等,完全是无中生有,令人极为失望。我们此次到台湾,是应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的邀请,参加一场关于两岸民主化比较研究的学术研讨会。不知道王希哲先生有什么根据,说我们是去要钱。我一向不愿意回应网上一些指控和批评,就是因为网上的言论有一种极为不好的倾向,就是不其围绕观点争辩,而是捏造事实,把问题引导到个人品德,金钱等等问题上。很遗憾地是,王希哲先生在这篇文章中就作了一个恶劣的示范。

4)最后,我再次重申明我在台湾问题上一直以来的基本立场:统独问题不是两岸问题现在的急务,大陆民主化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根本。我不会支持台湾独立的主张,但是也反对用武力的方式解决两岸问题。不管媒体如何片面呈现,我的上述立场希望外界能够澄清。

我并且要借此机会再次说明:本人去台湾多次,不仅与本人博士论文有关,也与本人对台湾民主化历程的长期兴趣有关,本人从未收取过任何所谓的“金钱收买”。如果有人作类似的指控,希望他拿出具体的证据,如果拿不出来,本人希望外界对这样的指控持审慎的立场。

王丹

2006.3.10.

附:王希哲:王丹,你又错了!

王丹,在为台独张目的言论上,你错过几次。我批评过你,你诚实地接受,怎么这次又错?

据报,应民进党之邀,在台湾“立法院”演说时你表示,“终统除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之外,其他人并不生气”。是你说的吗?

真奇怪。你怎么知道“其他人并不生气”?你不生气可以,你怎么代替人家说话?除了李肇星他老李生气,我老王生气没有,你知道吗?

老王之外,海内外十几亿华人不说,我看你王丹就理所当然,应当生气。为什么?第一、因为你是中国人,你就应该对“终统”生气;第二,因为你是中国的民运人士,就更应对“终统”生气。道理么?我来讲给你听:

一、王丹作为中国人应该生气

王丹,据你的总统陈水扁说,他的“终统(原来是废统)”针对得是马英九的中国海峡两岸“终极统一”论。

“终极统一”是现行中华民国宪法的规定。反“终极统一”就是反宪法。反宪法的“总统”没有错吗?当然错。大错特错。

马英九的“终极统一”,没有说今天统一,没有说要统一到接受中共专制那里去。相反,他说的“终极统一”,是反对中共专制的武器,是要使全中国民主化,才来达到最终的国家统一。

王丹,你认为中共的专制统治是不可战胜的吗?你认为中国的专制现状是永远不可改变的吗?如果中共的专制是不可战胜的,如果中国的现状是永不改变的,你才可以反对“终极统一”论,不然,你为什么要反对中国的“终极统一”论?

反对中国“终极统一”论,只有两种人:

一种,表面上狠骂中共,心底里认定了中共是永远不可战胜的。这种人的骂,不是一种建设的政治行为,不过是毁灭一切的土匪式的泄愤。

一种,是反华。管你未来大陆民不民主化,反正台湾不属于中国,永远就是不能与你中国统一。显然,这不是在反对中共,而是在反对中国。

无论那一种,都是你王丹本来应该生气的。特别是后一种,反华的一种,也就是陈水扁们的一种,你作为一名中国人不但不生气,,反为其捧场,站到了反对“终极统一”的立场,更是错误的。

二、王丹作为民运应该生气

王丹,你不是“民运领袖”吗?你到台湾去,不是要求台湾支持大陆民主化吗?这次在台湾的讲演,你不是说“台湾迟早要找出与中国相处的”共同语言“,那就是民主化”吗?

但是《国家统一纲领》是什么?不正是台湾支持大陆民主化的纲领吗?这个《纲领》,不正是早就找出了“与中国相处的”共同语言“,那就是民主化”吗?你到底读过这个纲领没有?现在,陈水扁把它废了,台湾已经找到的那个王丹的“共同语言”他不要了,你应该生气才是的呀?你怎么不生气,还去支持呢?这就有点像曲线救国,对陈水扁说:

“陈水扁,我支持你废掉了支持我们民运的纲领,现在请你犒劳我的支持,继续支持我吧!”是吗?王丹?

也许王丹没有切身体会。这回与王丹一起去台湾化缘的胡平,应该记得蒋经国先生当年是怎样全心全意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的。《国家统一纲领》,正是蒋经国路线的体现,也是李登辉继中华民国法统执政后的最高成就。

若是十几年坚持按照它来走,今天和明天的海峡两岸会是怎样大好局面!李登辉亲手制定了它,又背叛了它;陈水扁置之高阁,今天又公然废除了它。这件事打击最直接,因此也最应该生气的,首推应该是中国海内外民运了。李肇星生哪门子气?怎么“民运领袖”的王丹会说:“”终统“除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之外,其他人并不生气”这样的话?昏头昏脑。

王丹,当然我也注意到,你还是有进步。这次在台湾的言论,你并不处处迎合绿党,某些,还有揶揄之嫌。相信绿党心中,酸甜自知。以你和胡平的处境,我能理解。你也太难了!这次,若绿党还刻薄一个子不给,下次,不给它面子。一不做二不休,骂它个底朝天。何必两头受气?

2006年3月8日

美西海湾

[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