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己的国土上流亡
身后留下一汪汪血浆
我不知自己是不是罪犯
只感到极度恐惧惊惶

从人群聚居的荒漠
到鸟兽全无的僻壤
从驱赶我的家园
到拒斥我的村庄
我只好带着腐烂的躯壳
和停止跳动的心脏……

在刚刚懂事的时候
我就被按在地上
施行割礼
从此开始成长
跟着饿狼学吃生肉
跟着善人虐杀爹娘
我越长越矮越长越傻
从中学生长成文盲

我睁着眼睛失明了
耳朵健康地失聪了
虽能清楚辨认白纸黑字
却只见台上的嘴一翕一张
我的精神错乱了
认为鲜花恶臭冰雪滚烫
我丢失一切证明身份的东西
说不清去向哪里来自何方……

我在自己的国土上流亡!
没有人肯收留我
都嫌我内心和外表无比肮脏
他们怕传染上致命的病毒
也被囚禁于隔离病房
因为我拒绝承认
太阳和路灯发出的是光……

(2006年3月1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