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我们不能免于恐惧,但是,我们能够克服恐惧

Share on Google+

昨天,我们的好政府派出的好警察终于上门了。那二个警察来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好外出出差不在家。据家里人讲,那二个警察是开着110车子来的。来了之后,说是因为社区居委员的选举事宜到家里来走访走访,然后在看到我家的那一些文学书之后说了些“书真多”之类的话,再就是问我家的电话号码与我的电话号码。我当然知道所谓的走访是借口,书多是寒暄,电话号码与我才是目标。

联系到2月8日我在银行的帐户被警方冻结的事实,我想,自去年开始在海外网站写了一些我们人民的好政府所不喜欢的文章的我,一个自视甚高自称为中国的莎士比亚的作家川歌,一个虽高傲然却一无用途的当代书生终于落入了一片颜色灰暗的视野之中,这决不是吉利的事情。在仍然而存在着文字狱的中国,在郑贻春们因为写作而被捕被处刑的中国,在一个仍然无视国际公认的人权准则的可悲的中国,我的命运如何就可想而知了。因此,我一点也不奇怪警察的上门。

目前,尚不知警方上门的用意,是作些接触了解,对我作一些官方惯作的思想工作以让我改弦易辙呢?还是拭探著作拘捕前的准备工作?一张网,一张巨大的无形的网罩在我们所有人的头上。我们无法摆脱。

在现实的中国,我们不能免于恐惧,但是,我们能够克服恐惧。

当着我们的好政府仍然不肯改变那些不合时代进步新潮的固执保守的做法时,比如给予人民以言论的自由等等,当着政府只知道用用警察来对付书生时用兵来对付秀才时,当好政府只懂得用洞开监狱大门的方式来解决思想认识问题的时候,我们真的无法免于恐惧。谁都珍爱自由,谁都不会喜欢警察上门与进监狱蹲监房。当恐惧感是一种现实时,我们无法免于恐惧,但是我们可以克服恐惧,我们能够克服恐惧。

就我个人来说,我真的是早已将生死置之身外的人。用一种极端的讲法就是中国人连生都不怕,还怕死吗?可怕的生与不可畏的死,是多么令人悲哀的现实呵!我不是一个政治家,我无意于以我的牺牲──自由方面的直至生命等的牺牲──来冲击我们的顽劣保守的社会体制,我也无意做舍生取义的当代英雄,但是,作为一个中国的文化人,一个秉承了自屈原以来伟大的进取与抗争精神的作家、诗人,我却真正地无畏惧之心,如果有,那恐惧之心也已为我刚劲的意志所克服。我不畏惧那些警察、监狱与手铐脚镣,我不畏惧失去自由与生命。民不畏警察、监狱,奈何以警察、监狱惧之?

我珍爱我的自由与生命,如果,为了一种目的显然正义的事业──为中国与人类制作思想文化产品的持续不已的活动,我必须失去我的自由乃至生命,我亦无怨无悔。

由是,警察来也好,不来也好;进监狱也好,不进监狱也好,我将永作一个自由的人,一个自由的思想者、写作者。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5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