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形塑现代世界的关键年

2016-06-10

一般有关战争的书籍,常只写到战争结束;至于战争结束之后呢?世界如何演变却不再是关注点。Victor Sebestyen所写的《1946 :形塑现代世界的关键年》,就是一本专门写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全世界在这年如何演变的书籍。

本书独特之处,是没有专注一个区域的发展,而是简单地触及全球,既不失全球宏观视野,又不会流于肤浅,仍触及到各地的核心问题。说到当年中国在战后的经济危机时,作者以100元买到什么,来生动说明问题之严峻:1940年可买一只猪,1943年只能买一只鸡,1945年的一条鱼,1946年的一只蛋,以及1947年只能买到三份一盒火柴。以一个生动的例子说明,胜过长篇大论货币贬值。

正如英国首相邱吉尔的说法,共产主义的铁幕,在整个东欧拉下了;当然几年之后,也轮到了中国以及亚洲各国,就是1946年之后连环发生的事情,才制造了后来的冷战,以及改变今日的社会;对于战后各战胜国的种种错误,在欧洲的讨论比较多;希特拉原本想建立一个种族纯正的国家,苏共及其附庸却为其实现了“梦想”——东欧的犹太人照样被驱逐,而如今更加上了德意志人,苏联、波兰与后来成为了“东德”的新边界,强迫聚居了近千年的德意志人空手离开其家园,驱逐到“德国”,这种种族上的清洗,比起希特拉的杀人计划更彻底,而且是合法地进行,完全改写了欧洲的版图。

对于中国来说,这更是悲剧的开始;经历抗战的惨烈,等待中国人的不是一个更好生活的开始,而是进入一个影响后代至今的极权政权,以及几十年疯狂政治运动加上赤贫,以至今日仍然无法摆脱极权统治的命运。当中国网民纷纷自嘲与恶搞蒋介石说“只恨蒋公剿匪不力,祸乱华夏六十年”,其实更多的是源自1946年之后的连串事件,包括西方国家除美国外,既无力理会亚洲事务,亦低估中共的破坏;中共得到苏联的全力支持,国民政府则受到西方同情中共的政治天真者,削弱了美国等支持对抗共产主义的努力;中国击退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却迎来了更为恶劣的共产主义,这实在人类历史的悲剧

事实说明了民主国家在战后,无力顾及世界和平的运作,而任由其他国家变成碎片,或任由极权统治者得势,代价是非常巨大的;一些高论“反干预”,反对外国势力的论调,是完全捉错用神和焦点;要反对的,是不懂政治胡乱地干预,而不是一刀切呼吁?手旁观,尤以当代世界的大杀伤力武器,以及核子武器更为恐怖。今日的世界,需要的是理智人类集体努力,需要世界警察,及早终结任何有害人类生命的疯狂政权,而不是任由其国家沉沦,以至国民四散求援。以今日为例,如叙利亚的乱局又是另一教训——欧洲国家拒绝派兵干预,结果难民问题却进一步燃烧到其本土,付出的代价甚至比起派兵大,这就是一个非常昂贵的教训。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