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关闭了,记忆打开了

风暴钻进纸屑的灰烬,太阳炽烈如魔

多少担架偷偷潜入黑夜,交换人证

尸体可以带走,但灵魂要留下

魂兮,归来,我已挪开迷渡

邀你乘着季风,与海岛同眠

气味已经消散,声音还在徘徊

酒精在伤口里嘶吼

整个夏天了,一直在呼喊

我还能用稚嫩的耳朵

从子弹的音域里辨认沉默

沉默是跳跃的火焰

被上帝缝入秋天的浆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