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伟东搞这个展览,很不容易,他基本上就是用图片把文革的全过程给出了一个完整的叙述。当然他也有不足,不足一来是有些重要场景没有图片,就是图片本身内在的限制,有些重要场景是没有图片的;第二呢,我怀疑,单靠图像能不能完整清晰地反映文革。我觉得要叙述文革,主要还是靠文字,你这些图片只能起个说明的作用,插图的作用。

单就办图片展,用图片的方式来叙述文革的全过程,我觉得伟东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有些不是别的问题,是图片展本身的限制。伟东提出的有些观点我非常赞同,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看法,比如说“家天下”这种说法我就不太认同,我觉得毛没有搞家天下的这种做法,因为他知道他做不到。

我们知道,一直到毛去世之前,共产主义国家是没有一个搞世袭的,也就是在这一点上,共产国家毕竟还是现代的产物;而当年参加共产国际的那些人,都是标榜最新潮的人。所以在他们中间,任何一个群体中,都有一些共识,有些共识是写在纸上的,有些共识是他们心照不宣的,甚至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但是在他们当中就能起作用。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荒唐的事情,很多在帝王时代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的群体里就吃得开。反过来,在帝王时代一些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他们那里就吃不开。比如说毛很淫乱,但毛不能像皇帝那样搞三宫六院,他就不能那么干——过去在皇帝那里很正常的事情,在他那里就绝对不能这么做。

另外,毛早先,朝鲜战争时期,让他的儿子毛岸英去朝鲜战场,当然有给自己儿子点资历,以后能担当重任的意图在里面;但是你也看出,因为他不是皇帝啊,他要是皇帝就简单了,毛岸英都成年了,你根本就可以让他挂帅,他就是元帅——你说不能挂帅,太子监军,这是名正言顺的;那么他到那里去,他就有很崇高的地位,他不一定介入实际战争的策划。

但是不能这么干,只能让他去当个翻译,名义上只能让他去当个俄文翻译。但是毛岸英也知道,我在那里就老老实实当个翻译,我就显不出来了,所以他就指手画脚,别人司令部讨论问题,他跑去说两句,有人不知底细,说这年轻人是谁啊,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后来知道,哦,这是毛的儿子。

他为什么要这么表现呢,为了证明我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俄文翻译,他才会这么表现。要是给他个太子监军的位置,他肯定坐在主席台上,也不用胡言乱语,因为他用不着嘛。毛多少有这个意图,要通过这个显示他自己(毛岸英)的才干,而又不可能给你个更高的位置,所以就搞得很尴尬。

当然后来他给炸死了,就没下文了。就说明共产党在这种体制之下,你不管毛的权力有多大,你想让你的儿子来接班,就有些制度上的、体制上的障碍。你的元老们,他们不认这些东西,你就得搞另外的方式,而那个方式搞得成搞不成,那就大成问题。

到了文革后期,我们就看得清楚了,一直到毛死前,江青只是政治局委员,连政治局常委都不是,毛远新就连中央委员都不是。毛选来选去谁都不放心,到后来确定华国锋是第一副主席,还加了第一两个字,那就是让他来接班啊。

因为共产党不一样,你世袭制必须有一个大家所有人都知道的东西,都认为,谁来接班,下一任是谁,那个是皇帝说了算,皇帝有诏书,那个诏书是秘而不宣的,挂在什么地方,到时候就打开来看,大家都知道有那么个东西。

但是毛就不可能留遗诏,第一、你留了之后别人认不认就是个事情;第二、要留遗诏的前提就是大家都知道有遗诏,而且遗诏是说了算的东西,所以你去了以后,大家才会找遗诏。要是你都不交代有个遗诏,而且别人都没有这共识去认这个遗诏,那么你留这个遗诏就白留了。

那旁边的人就可以给你藏起来,给你改了,甚至说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啊。过去皇帝交代的很清楚,得从那里来,权力的唯一来源就是那个东西,可是中共没这个规矩。所以有传闻说毛留了这个遗嘱、那个遗嘱,我觉得不可能嘛。第一、他有没有那个事就大可怀疑,第二他有了等于零,那不起作用的嘛。

所以到后来,共产党培养接班人,哪怕是金家,他传了三代了;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我生前就把他提到最重要的位置上,那么大家就慢慢知道,下面就该他了。必须在生前就把他提拔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所以这和皇帝不一样,你看清代皇帝,好多小孩就当皇帝,都当的好好的。他必须让人们认为,未来的伟大领袖已经很伟大了,你看他都在这个位置上了。大家都得认才行。

你共产党,你毛泽东去世之前,你不可能把你的亲属提拔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来,你就不能达成让你的家天下接班的这个情况,不太可能。你说他本人的意愿,搞到最后谁也不相信了,还是相信自己的孩子,这个心情是肯定有的,但他做不到。你说毛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把江青和毛远新提拔上来呢?如果他提拔上来,以他当时的权势,别人是不是就一定不接受?敢不敢拒绝?那当然也成问题。

但是毛想得很清楚,他知道他文革已经得罪这么多人了,如果我在把毛远新、把江青摆在接班人的位子上,一旦我死了,他们控不控制得住局面。如果控制不住局面,那些人起来造反了,既然在位的人又是嫡系亲属,你们从毛那里得到的权力,又高举毛的文革的旗帜,那反对派必然要打出反毛的旗号。你们这些江青、毛远新都送到大牢里不说,毛的地位就必然会被摧毁掉了,就不会有纪念堂了。

所以他希望找一个华国锋这样的,华国锋至少能做一个过渡,几边都能接受,平平稳稳地下来。他肯定输赢两边都算着呢,你看毛在晚年有很多事情说明问题,包括王海容和唐闻生在毛去世前都说过,和毛说,要江青退休,有这么一段事。他们怎么有这么大胆?跑去说要江青退休?那么这点肯定也是毛自己内心在打鼓,他内心犹豫不决,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去世了,江青就是众矢之的,能不能保全就是个问题。

如果毛在世的时候,就让江青软着陆退休了,那么即使他去世后,那一派翻了天,江青作为毛夫人,而且又不在权力位置上,就可以得以善终了。他就保护了江青,他肯定有这么一个安排。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王海容他们敢于向毛提出要江青退休,这是为了江青好。

但是毛最后没有这么做,因为毛心里算得很清楚,如果让江青退休了,四人帮,虽然江青在四人帮中位置不是最高的,但是是最重要的。人家很多人就是看在你是毛的老婆的面子上,不敢动你们。反之,如果现在我就把江青从四人帮里摘出来了,那些人肯定撑不住,等于还没打仗就先输了,会使他整个文革的事情翻盘,所以还是把江青留下来了,最后还是把他老婆赔进去了。

如果他当时在活着的时候就让江青退休,那么那边的人肯定不会动她,顶多把她软禁起来。但是后来呢,十月政变,正因为那一派,像华国锋,名义上是得到了毛赋予的权力,是个正统的接班人;他以正统的身份,轻而易举地打倒了四人帮。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也依然会继续举毛的旗帜,因为他本来就是以这个旗帜来得到他的权力的。

(在文革图片展及讨论会上的发言——2016/5/21)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

在 “胡平:毛没搞家天下,因为他知道他做不到”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