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五)

Share on Google+

围城6一个女人对男人说你象她未婚夫可以有两种解释或她并没未婚夫你是她想要的男子或她的确有未婚夫不过今晚你可以享用未婚夫的权利却不必承担未婚夫的责任显然方鸿渐鲍小姐都属于后者所以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当然没发生。

把书读到女洋博士份上的这苏大小姐上嫁不着下嫁不甘的嘴唇薄的涂上口红依然薄的象李清照的《声声慢》更象迪更生的美式秋词,让老酒葫芦颇有同感又最难猜准的竟是新派女子的年龄,难怪哲学家宁愿解决社会数学家宁愿去解千古难题也不敢妄断女人的年龄,于是诗家才子一个个把诗写的越来越朦胧他们想或可躲过猜错女人年龄的这一劫。

这世上纵横万里上下千年也就老酒葫芦敢猜女人年龄,只是无论什么样的女人老酒的答案都是十八。要知道超过十八的女子见把她猜小了自然内心欢喜投怀送抱,不满十八的女孩你把她说成十八直正中下怀她正是一首《今晚,我做你的女人》,那么你就当仁不让是她的今世英雄——于是老酒葫芦巧破这男人的千古难题于是这一壶老酒永远正确。

这游走在鲍苏二小姐之间的方鸿渐其实在为难中左右在左中右中为难他没那么如鱼得水只要她俩不是姐妹只要他不是皇上他就注定幽默在尴尬中并在尴尬中继续幽默。这还真难为了陈道明也只有陈道明能这么不温不火不尴不尬的打发方鸿渐和他的两个露水女人其中的鲍小姐据说代表局部真理因为真理是赤裸裸的而她只暴露了局部。

由此说来苏小姐虽说爱看小说爱读诗并喜欢品画但她代表不了真理因为她只暴露衿持的笑容和薄薄的嘴唇充其量只能算隐型真理。自古无论整体真理还是局部真理只要是真理都注定是昙花一现而成过眼云烟的。反倒隐型真理更具可持续性而一旦隐型的开始暴露了她就得退让给从不真理的孙小姐这当然是后话今天不表列位看官耐心等候就是。

3016-06-13凌晨美兰湖

阅读次数:1,0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