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也被统一到公社的单位中

农民也被统一到公社的单位中(网络图片)

单位:貌似寺庙的场所

单位,上物理课称它是厘米、毫升等计量符号。但在共产制里,却是不同群体的代词,泛指各种机关、团体、企业与社团。

据说,这辞引自日本,有说它古代的单位是指寺庙,还以和尚寄宿寺庙称“挂单”作证。姑妄听之后,便产生单位与庙之联想。

但是,入庙是出红尘世界,进单位是深入名利场地。出家和尚称槛外人,单位里神气的多党内人。和尚讲六根清净,单位人却嗜酒色财气,庙里人拜佛祖莲台下众生平等,单位人在体制里等级森严。和尚苦心要修成正果,单位人却一心想爬上高位。最大的区别是庙里讲清心寡欲,单位中多贪心纵欲。

若再比较,仍可发现不少貌似,例如:庙里是敲钟吃飯,单位中盖章拿钱[指以往领工资,至于今日收贿是决不盖章更不留痕迹,甚至离岸到国外去藏着财富]庙里有清规戒律,单位里仍讲规矩纪律。和尚要念佛经,单位里也念红经,[文革中还人人一册红色毛经]若犯戒,和尚要被撵出庙,如《水浒》里鲁智琛就被撵出过。单位里,也常开除他们认为不合时宜或不顺眼者,文革中,曾大清洗,文革后,认为有自由化嫌疑的,还把吴祖光撵出,刘宾雁与王若望两老共都革出红门,撵到美国客死异乡。除这些貌似,甚至共党的党校与整风,在寺庙中也有原型。川西青城后山足下的普照寺,游人奇怪这大庙里建了稠密的舍房,从老僧口里打探,才知以往每年夏天,川西各州县寺庙的和尚,都要集中在此用佛家戒律进行批评与斗争,过不了这一关的,还要被开除佛门。一听,不禁联想到这不类似共党的党校与整风。所谓天天念叨的中国特色,不必念不必讲,早在骨子里,并融化在基因与血液中了。

比来比去,毕竟这进单位与出家是两回亊,争名利与拒名利、进社会与出红尘,纵欲与寡欲,图清净与喜热闹,死后圆寂上西天与死后向马克思报到,仍是:似是而非,又形似神异哩!

社会:只是虚无的符号

百年前,世界新潮流冲开封闭的老中国时,李鸿章惊呼: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这书生在1949年后,观察、体验中共所谓革命性的革故鼎新,才从60多年折腾里,认识到这才是一场三千年未有的大破坏,从经济基础毁到上层建筑,从风俗坏到人心,从物质硬件灭到文化软件,竟然通过所谓革命与暴力,将传统自治社会变为党治大小单位,无单位,不属党管,单位,代替与置换了社会。中国几百个姓氏、家族,众多行业、职业、亊业,都归入单位,属于党治,最近,习近平讲媒体姓党,不过是撕掉表面名字假姓,说出真姓,即便名民主的那些党派,谁不宗共?就是香港那姓“大公”“文汇”两报,看起是姓民,也是假名,仍姓党,属党的宣传系管的单位。

难怪,当年懂社会学的英国首相萨切尔夫人质问:共党讲他们建设的社会主义,请问:他们那里有社会吗?笔者听罢才悟解:无论前苏联与今中国,社会,早就尽变了单位,被革命暴力飞灰烟灭了。

中共的打江山、坐江山,似乎与传统的农民政权无异,改朝換代相同,仍然形似,内核迥异,这共朝不要皇朝之名,甚至称国为共和,却比皇权更专制,皇帝讲普天之下奠非王土,也只是统辖权,不是共朝攫夺尽天下人的产权,称国有,实是党有,国民党败走台湾也只攫走银行几十吨黄金,能比这960万平方公里上的人财物资源,被共党全掠为党产吗?不然,怎能养他党军、党官、党警……百万千万的专制工具呢?

共朝这超过以往任何朝代的专制,称共和、称社会主义,都假,他只要好的名,集中坏的实:表面无皇宫的三宫六院、皇族贵胄,却有文工团与电视台女流代替嫔妃,有政治局代替军机处,委员代替铁帽子王爷,他们的红色权贵儿女,称太子党,谁无贝勒、福晋的骄奢与纨绔,而且按省级、巿级与县级专制权力,从洋纨绔到土纨绔普遍繁衍,产生不同级别的太子党呢。细查这共朝,将千多年前门阀制汲收,变成党阀制,世袭制延续为他们的接班制,把历史中的腐政恶制邪风,全继承并花样翻新地发展了,这样的社会主义,岂不太诡异了吗?

说他社会主义没有社会,对比历史,考察现实,就更明白。

共党统治前历史告?人们:中国传统的社会,是自治结构,共朝专制,变为党制结构,传统的自治,由乡绅与社会贤达主持,共党的党制,尽由党委书记与公安派出所管制。身体管辖了,灵魂也要管,过去,你拜祖宗家神,拜佛拜圣母、耶稣、穆罕默德,乃至拜火拜水或拜萨满,不管你的信仰,共党的单位极权,还管制灵魂,要一律改信马教拜毛神。念毛泽东神咒是斗争哲学,颂的毛经是枪杆子出政权的暴力,十足的一个暴力神,发动的运动,披革命衣衫的暴徒们,前有以阿Q类痞子的土改暴力,夺命夺产,继有红卫兵暴力,打砸抢烧杀破四旧,从57年反右焚书坑儒,60多年强制洗脑换脑,中华文化血脉已断,才有众多犬儒、伪儒来充儒,文盲半文盲充硕士、博士,社会蜕化,丛林规则盛行,将有相对自由的自治社会,变为窒息如铁桶专制的党治国家,几十年被专制者觉悟了,今天,称这窃共和之名的红色帝国为:你国与赵国,是不愿再被他们称的人民共和国欺骗后的一种觉醒。

过去,巿场社会,交易的伦理秩序,有商贾行业公会主持,仍是民办自治型,共党经公私合营再变国营实是官营,一切财富资源集中官府后,曾在官府垄断一切下,灭了巿场交易与交流,改由计划经济官府主宰分配,曾分配到巿民每月能吃几两肉用几盒火柴,公社农民每家能领几瓢稀饭。这种计划分配,也分配死亡,四川超购农民口粮过度,计划调粮出川过多,就分配到1250万人的死亡。无奈了,当年是恢复一点农民自留地与一点自由市场,才制止了死亡,能说不是自由救的命吗。

从前,江湖社会形成一套江湖伦理,还有桃园结义的义,流传江湖,灭了江湖社会,流行的骗更方便了,盗亦无道了,夺点小财也可杀人,路见不平,抜刀相助的正义,也变为路见跌倒,赶快回避的卑劣了。以往出现矛盾纠纷,路上有主动站出当和亊佬的路人,在茶馆,还有类似民间安理会评理,有社会贤达公评,这种江湖社会灭了,交给管治安的公安警力专断,变公开为黑箱操作,前些年,出现操作死大学生孙志刚事件,引起取销遣返盲流的制度,并未根治,今天,不仍然产生瞬间雷洋被警察打死街头吗?这便是专制的维稳压倒一切,把人权与法治都压没了,没有网络社会发声,这人大硕士雷洋只能如打死一条狗似的,一抹了亊.可在皇权社会,还是人命关天,涉及的地保与官府皆要问责哩!

过去,文化社会生态,知识人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思想,他们属自由职业者。在共朝,全纳入单位,你的笔,有毛语录、红头文件管束,你的脑,有不断的运动来洗掉自已的,塞满共党的。你在单位里,已被党组、党棍把你管死犹嫌不放心,你若从亊文艺创作,还被统入的单位叫文联,科技人统入的单位叫科协,从前,文人与艺人是各行各道,各不相涉,共党的单位制里,被统一为文艺战线,科技战线,规定为伟光正做吹鼓手,做强国工具的螺丝钉。已无独立作家与科学家,只有单位圈养的人文与科技的奴才了。毛泽东还把分散的农民统入他发明的单位叫人民公社,那种单位已由无数历史作出证明:这单位的本名公社,实是地獄!安徽小岗村冲出地獄那10几户农民,只是由农奴恢复到农民再到农民工,不过是让种地有了点自主的自由,脚有了追求生计的自由,由这点自由创建出的温饱而已。

这种灭社会,兴单位制的来源,是毛泽东的建军,支部建在连队经验,再扩大到社会,形成用支部建在村社、街道,形成蛛网式的单位国家,每个单位的党组织,便似那布网掠食的蜘蛛,如统治那一片单位的王。这种全权统治的基层官僚,形成的土豪村霸环境,对鼓励今天大学生、农民工返乡创业有利、能有成吗?当年称集体的乡镇企业,就是乡镇干部取款与吃喝的企业,现在的小私营老板,还常接村长、镇长电话,叫去餐馆义务付帐,你还不敢说半个不字。党的基层霸权,也成了土皇帝,虽无三宮六院,却有民谣诅咒他们淫乱是:夜夜都在当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呵。

单位制的专制,不仅超过皇权专制,也超过异族的野蛮专制。这种专制,灭民众的经济权、政治权、文化权一直到人权,是最铁桶式专制,更彻底压廹了。中国汉族曾在千多年中,被鲜卑、元蒙和满清多次专制,但鲜卑族尊崇汉族文化,还留下云岗与龙门石窟宗教雕塑为证。满蒙两异族,也未灭汉族文化,还创有元曲、杂剧与考据训诂学为据,从前史家说南宋小皇帝被陆秀夫背着在厓山跳海,谓厓山以后无中国,但文化血脉还未全断,毛泽东文化革命后,才全面断了中国文化。60多年将中国文化与文明变成一片废墟,乃至人种与人性也劣化了。

这专制极权病,称其癌变,已由文化革命较集中暴露,文革后,建琛圳、海南两特区时就发觉,一度宣称过改变小社会大政府的格局,可惜在不断加强党的领导下,只见政府机关与管人的在膨胀,党在各类单位里扩张,连警察也扩張为武警特警网警10多类了,这专制越扩張,对民众的压力越大,反抗也越多,这种恶性循环为何民主社会没有?因为那里不必压迫,只要民众的选票给予的信任与合法性,就平安、和谐了,这二者,恰是共产专制轻视的又难有的。

其实,毛改变社会自治型时,曾用军管型,军营型变革社会,农民集中于公社,就曾将村大队小队改为班、排、连进行生产。就是城市中的学校,文革中,参照军队编制,成都名校石室中学的校志上的同学录,仍有某同学在几连几排的记录,将级与班也废过。而文革的各单位关牛鬼蛇神的牛棚学习班,这种军营化形式,岂非也仿的法西斯集中营,苏联的古拉格吗?社会主义的单位,从西方专制中借用蓝本,笔者读复旦潘旭澜教授研究的太平军历史,还找到它们历史影子。

20年前,澳洲蒙纳什大学s教授回国探亲,曾对我感慨那称资本主义社会,倒更像社会主义,这红色政权自炫的社会主义,倒更像资本主义。原来,那里用高税收作失业救济,缓合了贫富悬殊,红色专制奇高的税收却用作满足特权阶级的福利与贪欲,拉大了贫富悬殊,这无社会只有极权的假社会主义,那张包装纸,一戳就破,怎么办?只好以维稳去压倒一切,但是压得服压得住吗?朝鲜的专制压迫,压出络绎的脱北者,中国,压出政治难民、经济难民、文化难民后,不仅压出联合国前喊冤的访民,还增加新的生态移民的难民了。他们所谓的社会主义救中国,这无社会的社会主义,只见暴富了特权,腐烂了中国。

如此荒诞社会,今上还说是必须坚持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真正坚持的是毛时代形成的政治特权,邓时代暴发的经济特权。就是他们固守的那些国家资本主义叫社会主义基础,仍是稳固他们特权的基石。俄国人还讲点羞耻,闹改制时,把国营企业变成股票,发给公民,不讲羞耻的中共特权阶级,把国企亷价转手卖给特权阶级,付出过几代血汗的工人,以低价买断工龄就赶在街头。但他们仍称共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是工农联盟的社会主义社会,哄鬼,鬼也不信了。只看那人民代表政协代表,尽是富官富贾加揣着外国绿卡的伪公民,这是中外历史空前的畸怪。

单位,灭掉的社会必须还原

这单位制,是计划经济配套的设计,今天恢复部份市场,这巿场,用钱分配,与计划制不变的用权分配,便产生矛盾与混乱。也是邓小平只改经济,不改政治不配套造成的恶果。当年,改革开放的1980年代,就出现巿场价格与计划调拨价格的差别,那些权力集团倒爷,从计划批的亷价钢材、电视机一投入市场,转下手就暴利,形成的官倒,引发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抗议,尽管血溅天安门,这计划经济形成的审批调拨特权,至今,政府仍坚持把持,便与房地产与矿产老板合作搗卖士地与矿产资源,共同暴露出制度性贪腐,这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暴露出的制度性恶性,众多特权集团获利后,仍说这制度是最有中国特色优良的社会主义制度。这种所谓优良,只是垄断政治经济文化持权阶级的好处罢了,例如:民众吃污染了的水土种的食品,特权阶级可吃特供基地生产无污染的粮油肉奶,30年前,四川省领导的飲水,就用峨眉山特供基地供给了。再如北京集中了优良教育资源,不仅成了特权子弟的特供,使北京普通民众也沾这特权的光,却拒绝多年建设北京农民工子女享受这资源,这种优良的社会主义,只是一小撮特权者们的感受,乃是普通人的不幸与灾祸。再看特权官僚享受公车、公费旅游、公费医药及高于民众数十以至上百倍退休金的特权,仍在坚持。而民主制里,退休的纽约巿长与乞丐领的退休金竟无差别。

为什么美国百年恵中国最多,苏俄侵中国最凶,今天,仍天天攻击美帝,谄媚俄国是何原因?因为美国真正的民主,是专制的剋星,民主最无特权,中共恨美国,根源不在此吗?

但市场经济启动的巿场社会,仍由逐步成长新的工商社会在转型,经济的活力来自自由,衰于垄断,共党那全面垄断的欲望不弃,规矩不攺,经济仍以国营作主,政治仍由专制不变,教育不恢复教授治校,自治型的社会结构不恢复,中国便只能在这专制的鬼打墙中无法走出。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6/1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