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层认为“巴拿马文件”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所为,此一判断得到法国前内政部长舍韦内芒的印证。后者作为情报专家,指出:只有非常专业的部门如CIA介入,文件系列才能如此精确地挑选目标。

“巴拿马文件”确有针对习近平的含义,习的姐夫邓家贵是被曝光拥有离岸公司的中国人之一。在丑闻渐趋淡化之时,大量对习不利的信息在国内再度被炒热。直接关系者,是与习家族关系密切的一位现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作为巨富其身份信息被网络公布天下,尽管消息仍由国外传入。非直接关系者,则是中国大量资金以对外收购方式,大规模流向国际的态势。

中央情报局介入原因微妙

CIA利用“巴拿马文件”来影响中国内政是不争的事实。北京一位高层政情观察人士说:“原因是习近平当局对二十国集团反腐工作不配合,致使被称为B20的反腐工作组陷入尴尬。”进一步的消息则指出:习当局对B20不配合,主要是因为该项工作“受到中共‘党内敌对势力’的引导,将矛头指向了习近平家族”。与这种说法相异,负责向B20推荐参与者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则对外宣称,它推荐的一家国企不愿成为B20成员,以致中国不得不中止在B20的活动。但是,CCPIT并未对外透露该国企公司的名称。国企公司不敢参与B20工作,一方面因为它们本身就深涉国内资产向境外非法转移,另一方面是今年B20反腐重点是“全球打击隐瞒资产的空壳公司”。后者很容易触怒中共权贵家族,而“巴拿马文件”突然大曝各国离岸公司情形,恰好是在为B20做辅助工作。

“这样对美国也带来了极大的不利,等于承认CIA在背后控制B20工作。即便不是控制,也说明CIA参与B20工作。这不但会让北京政权更加警惕,而且像法国那类对美国保持疏离感的国家,也会对美国强烈不满。”一位西方国家驻北京使馆的经济参赞如此分析。

俄罗斯对中国终止与B20的合作表示理解,认为“中国会在G20框架之外继续反腐”。到四月下旬,中国还是派出一家公司参加在北京举行的B20反腐论坛。参加者京东集团是民营企业,出席的企业代表级别是副总裁。一家地方网站对京东集团参加B20论坛进行了报道,称其“对腐败零容忍获得高度赞誉”云云。继民营企业京东集团在五月初参与了B20北京论坛之后,中国派出监察部长黄树贤出席了五月中旬在伦敦举行的全球反腐峰会。但是,黄的发言全然套话,根本没敢涉及离岸公司问题,更未敢说出中国公众对反腐出现疲遝心理的社会实情。

文宣系点名阴谋家用意深

为了让中国终止与B20的业务合作不致国内知识精英层过多联想,在黄树贤出席伦敦峰会的同时,中国官方公布了前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被公诉的消息。然而,令计划涉嫌罪名与伦敦峰会打击跨境金融犯罪的主题并不相符。来自伦敦方面的相关消息则称:中国私下向峰会组织者表达了对“巴拿马文件”的忧虑,认为“个别国家动用情报力量介入国际合作事务是不适当的”。

在“巴拿马文件”被曝出后,习近平手中最锋利的政治之剑快速挥动,中纪委在其官网上发表评论,说“当前违纪特点是政治和腐败问题交织”。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反腐的派系色彩越来越明显,原来设法逃脱惩处的涉贪人员或曰小集团开始以攻为守,这当中揭露反腐新政主导者们的经济隐私成了较好选择。在中国普遍腐化的过去二十余年中,没有哪个高官能幸免于不涉腐败,仅仅是反腐的选择性让一些人获得自动保护机制而已。”对于采取主动进攻的腐败势力,习近平气在心里、急在嘴上,他在今年一月份给中纪委的长篇训话,五月初被全文公开。习指责说党内存在不少阴谋家,他们“搞小山头,拉小圈子,对党中央决策布置阳奉阴违”。在该次训话中,习对中下层官员的“为官不为”也进行了严厉的指斥。

一直以来与习近平对抗的中共文宣系对阴谋家进行点名,被点名的人都是已被查处的贪官。对此,北京坊间说:“老习这回又让江派给糟蹋了一把”。而政情观察人士则认为,“针对反腐新政的国内外夹击大势已成,这证明‘国际敌对势力’与中共‘党内敌对势力’勾连起来了”。

中下层官员普遍消极怠工

在“巴拿马文件”形成巨大政治冲击波后,《人民日报》以理论讨论的方式发表整版数篇文章,大讲社会公平与共享发展问题。对于该报上升到“社会主义本质特徵”的讨论,分析人士确认“这个举动与‘巴拿马文件’相关”,是中共十九大之前反习势力发动进攻的重要举措。有中央党校一位资深研究人员忿忿而言:“任何人都没有家族腐败够了、自己再来反腐的权力。这样的下不为例是国际级玩笑!”也正是在此等精英情结之下,国内媒体比国外更关注“中国留学生买下温哥华亿元豪宅”事件。先是《新京报》问周天宇在加拿大温哥华买最贵豪宅的“钱从何来”,而后是新华网直指温哥华亿元豪宅背后有国际洗钱因素。新华社驻温哥华记者发回的报道更是将周天宇的华裔身份确定为“中国留学生”,这一揭示至少说明反腐新政还是无法对付大规模资金外流。此外,反腐新政的国际追逃追赃行动更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富有阶层对中国社会前景也绝不看好。

北京有经济学家指出:国企对外的积极收购拖带着大量的私人资金外流,经济越不景气外流规模越大,高层权斗也在加剧这一趋势。“很可能,温哥华亿元豪宅事件本身就是一场故意,效果是让民众感到反腐新政做不成什么真事儿。”广州一位官场人士对北京权斗态势持不以为然的态度,他也不相信习近平“反腐没有派系斗争因素”的说法。对于不同级别的内部资讯如“中央分散金融风险,动用外汇储备增购黄金”,或曰“中国资本势力随‘一带一路’伸入全球各个角落”,该人士调侃说:“就一句话,最高层有人就想让我们这些中下层官员明白一点──大量资金还在外流。这样,所谓周天宇买了温哥华最贵豪宅,也不过是强化我们这些‘笨人’的记忆而已。”

中下层官员对习近平政治失败的幸灾乐祸态度,恰好说明了习对他们“为官不为”极为气愤的理由。相较而言,CIA介入B20事务对习政治的破坏性,远远小于数以千万计的中下层官员“为官不为”所带来的后果。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