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属于谁?

时文:一个没有发达的自然科学的国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个没有繁荣的社会科学的国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哲学社会科学,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习近平:《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二○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新华社》

插嘴:科学是对真理的探索,真理无国界,所以科学无国界,也就不会属任何特定的国家、特定的团伙、特定的个人私藏私有且靠它“走在世界前列”。说一项科学原理(而不是技术专利)属于某国,无异承认它一出国界就是胡说;网民尝调侃必须区分“逻辑和中国逻辑”,不期竟成最高指示。可歎!

究竟使谁“更好前进”?

时文:我们党对自己包括领袖人物的失误和错误历来采取郑重的态度,……使失误和错误连同党的成功经验一起成为宝贵的历史教材。《历史决议》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

──任平:《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二○一六年五月十七日零时零分零秒《人民网──人民日报》

插嘴: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纪念日最后一秒钟过去以后,《人民网》突然发表以上文章,热烈纪念文革这个“宝贵的历史教材”。外电多称此举反映了高层申明“否定文革”的意图,假使果然如此,那么看来是上文的那位或那群作者当时还没睡醒,并未实现领导意图。文中史实错误,逻辑混乱,不堪推敲,不忍卒读。它说中共那个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的锋芒,在于“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而只字不提它首先“有力回击”的是借保卫文革以肯定和掩盖个人崇拜专制独裁摧毁文化残害人民的滔天罪行。而所谓“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等等的指责,则乾脆认定文革历史不是“党的历史”,文革运动不在“党的领导”下,文革时期未曾实行一大二公的“社会主义”。那么那十年间只是“林彪四人帮”的历史吗?那时领导中国的是苏修吗?是美帝吗?是“乌有之乡”吗?那时中国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复辟”吗?──这不是在说天书么?这样的“史鉴”,究竟想使谁“更好前进”呢?

谁是男儿?

时文:(苏共)有体制上的根本错误,就是一人治天下,一人治党,对党的一些优秀的精英进行全面清洗,最后苏共党内非常腐败,老百姓早就不容忍了,真正的男儿都被清理干净了,党的顶樑柱,有肩膀的能扛住事儿的人全给清理了,最后真垮的时候没有一个男儿了,没有一个真男儿出来了,……。

──马晓力:《搞红歌会为文革张目是在给党中央挖坑》,凤凰网二○一六年五月九日

插嘴:以上见于马女士就人民大会堂上演红歌呼唤文革写信进谏以后,接受媒体采访的讲话,涉及专制政权垮台危机里的“男儿”问题。马女士本人写信痛斥那场文革闹剧的举动本身,就表示她其实是个当今中国的真男儿;可是她就苏联解体时期的男儿问题的上述解释,我却有点补充。历史事实是,当时“有肩膀能扛住事儿的人”并非“都给清理了”,剩下的首先是马氏所指“早就不容忍”苏共腐败统治的苏联“老百姓”,然后是拒不执行“紧急状态委员会”指令镇压那些百姓的苏联红军,还有下令解散苏共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那次伟大的事变中,他们个个是男儿!

谁屙的屎?

时文:《炎黄春秋》今年第五期杂志被主管部门停印!《炎黄春秋》一度被视为共产党“党内的良心”,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炎黄春秋》发表了五篇反思文革的文章,却被主管部门勒令停止印刷。该杂志每月四号出版,但时至今日尚未开机印刷。“文革”成为舆论的禁区,杂志的命运令读者堪忧!

──历史深处的忧虑九九九:《本月〈炎黄春秋〉因反思文革被停印》,二○一六年五月八日微博weibo.com

插嘴:直至十天以后的五月十五日,才见五期《炎黄春秋》印出,“反思文革”的文章由五篇减至一篇,砍掉百分之八十!查该刊的“主管主办部门”叫“中国艺术研究院”,按专业分工是研究“艺术”的,怎么有本领管起“反思文革”的学问来?而按行政级别它最高不过副部级吧,怎么有权有胆既反国家宪法赋予的言论出版自由又反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全盘否定文革的决议?那么它到底是何方神圣呢?而在《炎黄春秋》出版期前两天,人民大会堂里公然大唱文革红歌且由全国最高官媒高调赞扬,这个“思返文革”的策划部门究竟是谁也成为疑问:新华社正式发布的消息指明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教办公室、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团中央中华未来之星全国组委会、中国歌剧舞剧院主办”的,待到社会舆论要求查处这次反对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的反党挑衅时,四家主办单位中的两家市属单位立即声明他们受了“合作方”、“申请方”的骗,而剩下骗人的“合作方”“申请方”两家中央单位,团中央闷不出声,中宣部的那个办公室乾脆被称“虚构”的。然则这场闹剧的元凶,也像阻止《炎黄春秋》出版的“主管部门”一样,都是“虚构”的了!虚构的东西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首都一再闹出震动全球的动静,不是白日见鬼么?

谚云:自己拉了屎,倒赖狗屙的。此之谓乎?

是谁错了?

时文一:对来自知识分子的意见和批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要热忱欢迎,对的就要积极采纳。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习近平:《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二○一六年四月三十日

时文二:任志强同志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网络平台和其他公开场合公开发表违背四项基本原则、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方面的错误言论,其行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决定给予任志强同志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北京市)西城区委通报四起党员干部违纪案件处理情况》,二○一六年五月二日

插嘴:党的总书记才说“热忱欢迎”知识分子的批评且包容他们言论的“偏差”和“不正确”,“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云云,话音刚落,他的下属的下属北京市一个党区委就对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算个“知识分子”)任志强抓辫子(“发表……错误言论”)扣帽子(“公开违背”某原则某路线某方针某政策),并且赏以仅次于顶级罪犯周永康的党内棍子“留党察看”!总书记的最高指示余音犹在,眼皮底下就不作数了。这属于那个区委“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其它规矩呢,还是总书记违背了“任何党员不论职务高低,都不能个人决定重大问题”的党章规定,许了本无权许的愿呢?

或者上下都认定,任某的“出发点”是坏的呢?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