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

一、概述

1. 国际笔会欢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提供机会就中国言论自由和人权状况发表意见。

2. 十多年前,中国领导人承诺扩大新闻自由、改进对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普遍人权的保护,这些当时为确保北京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提出的承诺至今未得实现。中国政府继续因作品监禁作家、记者和博客作者,强加给他们的刑期一直很严厉。当局还展开一系列旨在压制批评声音的打压,不仅是逮捕和起诉,还包括殴打、强迫失踪和任意拘留等手段。

3. 在图书出版领域,国有出版社继续进行作品审查工作,且政府通过分配国际标准书号(ISBN)实际控制了增长中的私营出版行业,在出版商中培育一种自我审查文化。

4.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当局还实行所谓“维稳”制度,其主要特征之一是全面的互联网审查和监督制度,这直接侵犯了全体国民“无分国界通过任何媒介寻求、接收和传递信息”的权利。

5. 最后,语言在身分认同、沟通交流、社会融合、教育和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笔会已经看到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语言多样性的直接威胁。普通话继续作为学校实施教学的主要语言,因此西藏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语言权利需特别关注。

二、对作家的打压

6. 2008年12月8日,当局逮捕了独立中文笔会前任会长刘晓波,他被单独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直至2009年6月23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23日开庭审理,12月25日判处他11年监禁。判决书引用他在互联网上发表的六篇文章中的七句话和《零八宪章》——一份已有全国各地各界人士13,000余人签名的呼吁政治改革和改善人权并结束一党专政的宣言——作为证据。

7. 2010年10月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后,当局将他的妻子、诗人和艺术家刘霞非法软禁在北京家中。在将近两年半的时间里,刘霞被单独软禁,禁止除家庭成员以外的人探访她,但在2012年12月,两名美联社记者和其他活动人士先后设法突破将刘霞与世隔绝的守卫的监控网络成功探访到她。

8. 除刘晓波外尚有三名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目前被关押狱中,他们是2004年被捕、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判刑10年的师涛,2005年被捕、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2年的杨同彦和2011年被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7年的朱虞夫。

9. 笔会继续追踪其他30多位中文、藏文、维文和蒙文作家因文字入狱的案子。

10. 许多其他作家面临骚扰、任意拘留、强迫失踪和殴打。2011年2月当传出匿名号召在中国效法“阿拉伯之春”革命后,作家受到这类非法处置的数量明显上升。例如,当年2月22日当局拘留了独立中文笔会网站管理员野渡,把他带到离家数个街区的某地,称是“度假”——一种非法拘留的委婉说法。一周后的3月1日,警察搜查了他的家,没收了电脑、书籍和光盘,并向他的妻子万海涛出示了正式通知称野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被“监视居住”。他被带到番禺区一未知地点关押87天,期间受到虐待和严酷的审讯。

三、控制图书出版和书号

11. 以往非官方作协会员的作家出版作品是很困难的,虽然现在在国有以外机构出版是有可能的,今天国有出版社与出书非着重意识形态而是是否流行的独立出版机构竞争,笔会欢迎这一重要的发展。

12. 然而,新闻出版总署(GAPP)——负责新闻、出版和互联网监管和发布的政府机构,仍然通过垄断国际标准书号(ISBN)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控制。私人出版商必须从政府购买书号,而政府对出版敏感的作品可以拒绝提供书号,这确保了甚至独立的出版机构也会自我审查,而那些过于激进的则可强制关闭。2011年6月,在出版了一本香港报刊发行人黎智英的回忆录后,政府关闭了珠海出版社。

13. 同时,作家出版敏感主题的书籍面临着威胁与恐吓及列入被禁黑名单。例如,廖亦武,曾于上世纪80年代成名并由国家资助的作家,因其悼念天安门事件的长诗《大屠杀》于1990年被判入狱四年,获释后很大程度上被禁止在中国大陆出版。虽然他撰写了两部国际知名的作品——一部记录生活在中国经济繁荣阴影里的中国底层人士访谈录,另一部采访2008年四川地震幸存者访谈录,这两本书都不能在大陆出版。当有关部门得知他计划在海外出版一本有关他的四年监狱生活的回忆录时,他们很快警告他说,如果这本书出版他将在中国面临“法律后果”。面对逮捕或自我审查,2011年7月2日,廖亦武逃出中国前往德国,现在那里过着流亡生活。

四、互联网审查

14.中国当局继续开展全面的互联网审查和监督制度,笔会深表关注认为该程序侵犯了作家、记者和活动人士以至全体国民“无分国界通过任何媒介寻求、接收和传递信息”的权利。

15. 政府团队用于发现和清除互联网不可接受的信息的防火墙,是主要的审查工具。据报道现有2-5万名“网络警察”正为“维稳”工作,他们标记并从公共领域清除敏感内容,并监控谁在发布攻击政府的信息。2004年以来,当局还聘请了隐蔽的亲党“评论员”在互联网上制造恐惧与引导公众舆论,他们正面评价政府,或否定“敏感”的议题,这些人被称为“五毛党”——据说他们每发一条评论可收到五毛钱报酬,人数可能多达30万。

16. 尽管中国的数字媒体被广泛监督,在2009年8月互联网公司新浪推出微博平台后人气暴涨,这个国家5.64亿网民中超过半数拥有微博帐户,中国公民使用微博和其他数字平台评论从日常生活到政府渎职的广泛主题。但当局试图以过滤单词和短语、阻止用户、强制实名登记对这些媒体加以控制,所有微博用户必须用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注册,当用户的评论不利于政府时,警方可以查明身份,有时导致逮捕。

五、语言权利

17. 笔会严重关注,最近几年中国少数民族族群语言权利的恶化,特别是在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省的藏区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一个国家内民族、宗教和语言上的少数族群“在社区与其族群其他成员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践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不被剥夺”。

18. 国际笔会在2011年9月第77届代表大会上批准通过的关于语言权利的《赫罗那宣言》说:“每个语言社区拥有在其领土上使用其语言作为官方语言的权利”,“学校教育应促进该领土上语言社区使用的语言的声望”。

19. 2012年6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2012-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保证“少数民族学习、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但也要求促进“双语教学”,这意味着普通话将是主要的教学语言。在西藏,新措施意味着西藏只使用一种教学语言。

20. 近年来师生们已开始对新的教学体系提出抗议。2010年10月,青海省300多名师生提交给当局一封签名信,表示支持双语教育,但要求藏语仍保持为多数科目的主要教学语言。学生和教师开始在藏区抗议。当月底400名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系的学生在北京校园内举行了抗议活动。2012年3月,青海省同仁县中学700名学生放假回校后发现新学期他们的教科书是汉语的而发起新的抗议活动。

21. 抗议活动的结果教师们失去了工作,很多学生被当局拘留。例如,2012年11月,当学校发布一本手册鼓励在该地区实行普通话教学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学生在政府门前集会要求藏语的权利。2012年12月8名学生因参加抗议活动各获刑5年。

22. 对文化自由的限制政策延伸至藏人生活的各个领域。短信、互联网接入和手机服务在一些地区仍被封锁,并严厉监控整个藏区。藏人经常因收听外国广播电台和电视节目或收听、下载一些藏语歌曲和铃声而被骚扰和拘留。

23.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央政府的政策是遏止使用维吾尔语。200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宣布,维吾尔语“脱离21世纪的步伐”。与西藏类似,政府开始将所有的班级改成普通话教学,用汉族教师取代缺乏普通话语言能力的维族教师。根据一份2011年1月开始实施的十年计划,目标是“建立一种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新型模式”和“促进对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24. 2010年10月,在北京的一些维族学生和教师加入声援藏人争取语言权利的抗议活动,并指出在新疆维族学校里使用普通话教学对整个教育体系已造成不良影响。不具备政府要求的语言能力的教师被解雇,一些对政府新的计划提出请愿抗议的人士被短期拘留。

六、建议和解决方案

25. 国际笔会与其世界各地的145个分会提出以下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做到:

恢复和保护所有作家、记者和博客作者在中国行使其由中国《宪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权利;立即无条件释放仍被囚禁的所有作家、记者和博客作者;结束一切对在中国的作家、记者和博客作者的监视和骚扰;结束一切审查,允许全体公民享有通过电子媒体寻求、传播和接收信息的权利;尊重和保护作家和出版商在中国免于政府报复或干预出版发表作品的权利,促进国内和国际文学创作及世界出版业的增长;保护少数民族和所有生活在所谓“敏感地区”的人士享有支持语言多样性和母语教育等充分的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

(独立中文笔会翻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