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我们的梦中情人

Share on Google+

当苏小姐饱含自信的向方鸿渐推出几无污染的唐小姐——女人总以为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条件成为她的情敌故而显示红颜式大度,而最让红颜大度者们恰恰的是每个女人完全可能成为她的情敌而且无需条件。

方鸿渐一见到唐小姐就坚定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政治家玩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必要时撒撒娇再必要时挤几滴泪关键时刻虚晃一枪然后一个妩媚的任性小弄就是和平。所以方鸿渐坚决主张把天下交给女人,理由很简单因为唐小姐学的是政治,对此老酒葫芦当场附议并坚信惟有女人治国世界安全男人放心儿童幸福。只要唐小姐说自己是政治系方鸿渐一定提议老酒葫芦一定附议女人应该接管天下,若唐小姐说文学系方酒二位一定让她当文化部长,若唐小姐说教育系二位一定呼吁教育部长让贤,若唐小姐说儿童心理,二位立马娘娘万

福万万福未来的第一夫人母仪天下尔等书生激荡千山万水求颂。

苏小姐暗里偷笑这和老酒葫芦一个德性的方鸿渐见到女生怎么不脸红也不结巴了,老酒葫芦也在想自己什么时候面见美女一不脸红二不结巴而且振振有辞了。

何若本人在此和方鸿渐高度一致,且看唐小姐笑态便知。这唐式笑容全然没有那种当下流行的面部软体操表情一二三,即便唐小姐笑容停止,你依然能感觉她弥漫的笑意,就好像音乐虽止余音不绝恍若经年。
所谓犯贱本人在此修正并非女人专利,有道是男儿泪不轻弹贱不轻犯,男人一旦犯贱,那一定是划破黑暗冲向黎明的世界级伟大犯贱。

如果我是钱钟书,我心目中的红颜知己可能是苏小姐——尽管结果不是;如果我是钱钟书并想娶妻一定不娶孙小姐——尽管方鸿渐娶了;如果我是钱钟书或者钱钟书是我,我们的梦中情人一定是唐小姐——尽管唐小姐不见了。

2016-06-20凌晨美兰湖

阅读次数:1,1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