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两年前,美国加州一位谢姓华裔吃了一场大官司:因走私石首鱼膘,被罚款50万美元,房产被没收。生长在加利福尼亚海湾的石首鱼是一种濒危物种,是法律禁止捕捞的。可这位谢先生偏要偷偷收购这种石首鱼的鱼膘(就是鱼腹中的的空气囊),再走私到中国大陆。这种鱼膘,据说是一种名贵中药,在黑市上一枚可以卖到1万美元,他倒手卖了270枚。美国相关部门要求罚款300万美元,因为如果人工繁殖270条石首鱼到长成的成本是300万美元。但谢的辩护律师认为最多只能罚40万5千,因为谢每一枚鱼膘仅赚了1500美元,算下来他非法获取的利益只有40万5千美元。法官认为300万罚款是合理的,但考虑到被告的支付能力,最后判罚50万美元。这些石首鱼产自墨西哥海域,因此,这50万罚款将转交给墨西哥作为环保资金。谢姓华裔大概是拿不出这么多现金,法院就没收了他的一处房产,并被判处4个月监禁。

石首鱼1

我当过木匠,用过一种胶叫膘胶,就是鱼膘做的,比一般用的骨胶要贵,但似乎没听说是什么名贵药材。在网上查了一番,原来鱼膘并非什么名贵中药,不过是上世纪80年代长春的“疯狂的君子兰”和17世纪发生于荷兰的“疯狂的郁金香”丑闻的现代翻版。

近4年前的一条新闻:“捡2米长黄唇鱼穷渔夫赚1400万”。故事发生在福建连江县黄岐镇,主角是一位50岁左右的贫穷渔夫老庄。某日出海打鱼,发现一具“浮屍”,再一看,是一条昏过去的大鱼,身长几乎有两米。穷渔夫老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大鱼拖回来,立即引发鱼贩子出价抢购,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捕得的是珍贵野生黄唇鱼。黄唇鱼,正是石首鱼科中最大的一种,同时也位于濒危鱼类之榜首。老渔夫最后以高达1400万元台币出售,拿到钱后立即远走他乡。这种鱼最珍贵的是鱼膘,鱼肉并不格外鲜美,比不上大黄鱼。在上世纪90年代,一斤鱼不过几十元人民币。

石首鱼2

半年前,墨西哥政府对非法捕捞石首鱼展开一连串打击行动,扣查船只,拘捕盗渔者。多年来,人们在捕捞石首鱼时,往往同时造成鼠海豚死亡。因为捞石首鱼的刺网也会困住“极度濒危”的鼠海豚,使鼠海豚窒息而亡。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最新报告,现存的鼠海豚数量急剧下降,已不足100条,很可能在3年内绝种。遗憾的是,连续有华人在墨西哥和美国机场遭拘捕,在他们的行李中发现了大量石首鱼的鱼膘。在中国大陆,每一枚石首鱼鱼膘的价格已炒到1—2万美元,被称为“水中的可卡因”。

如今,黄唇鱼价格疯狂与濒临灭绝之间互为因果,越来越少,越来越贵;越来越贵,越捞越凶。长此以往,这种珍稀鱼类必将被贪婪的人们推向灭绝。

现在,墨西哥政府发布了禁止使用刺网的禁令,把保护区扩大了10倍,达到13,000平方公里,还派出海军舰艇和飞机加强巡逻。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还呼吁中国政府宣传禁止消费。因为中国对石首鱼鱼膘的需求直接威胁到这两种濒危物种的生存。

我想,这种呼吁是意义不大的。一枚鱼膘1万美元,能花得起这个天价一饱口福,或者买来当收藏品或礼物,或者用作金融投资的这一类人,大概不能算一般的中国人。他们还有多少良知呢?我对此深表怀疑。

一位网友跟帖说:发展下去,将来要食人!

另一位再跟一帖:你以为没吃过?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