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铜锣湾书店事件”到“李波事件”再到“林荣基事件”,事情的发展让我们看到一幅中共气急败坏,追捕异己的图景。事件还未完结,现在无论是林荣基,李波,桂民海或何俊仁都处于险境。将如何发展下去,关键是那份现仍在林荣基手上,载有订户资料的电脑硬件,我建议尽快把它毁掉,以策万全。

在今年二月的文章“强力高压下的抗争之路(完整版上)”中,笔者曾对事件写下推断:“观察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事件,笔者认为习近平也组成了一个类似明朝东厂西厂锦衣卫的秘密特务组织,由皇帝直接派遣,不经司法系统批准,随意监督捉拿臣民,直接向皇帝报告。皇帝猜忌怀疑大臣不忠,充满戒心,设立锦衣卫是为了打击政治异己份子,消灭民间反抗力量。党媒所谓的可以绕过法律执行任务的”强力部门“就是这个锦衣卫组织,不是公安或国安。地方安全部门不能过问或查询锦衣卫行动情况,所以港粤通报机制无效。”

在文章中,笔者认为禁书中许多内容由国内匿名爆料人辗转提供,背后反映民间的不满情绪,也反映中共上层权斗的蛛丝马迹。利益相关者以公开秘闻的禁书,作为打击中共中央甚至习近平本人威信的武器是非常明显的。据闻失踪者桂民海在深圳开设秘密禁书寄送办事处,林荣基手上有一份大陆三千四百个分销者名单,中央直接派出锦衣卫南下深圳香港泰国,不惜跨国越境缉拿诱捕作者和书商,目的就是要获得这份名单,以便挖出幕后爆料人,全面追缉禁书背后的“反习集团”(反党集团),杜绝禁书的出版。习近平的锦衣卫直达天庭,无法无天,横行无忌执行皇上圣旨达致极权统治,中国己经倒退到千年以前的皇朝时代。

根据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记者会上所讲,上述推断基本准确。

首先,那份资料的确存在,且是全案的关键文件。也许李波的copy并不全面,只有林荣基才能正确取出那份载有各种线索的资料,或者从中可以得出桂民海的写作背景和资料来源。文件的重要性足以让中共必需冒着因林荣基没有负担可能违抗命令的风险,仍然准许他在专案组人员监视下回港,却万万想不到他真的揭出了事件真相。林荣基经过剧烈的思想挣扎,终于毅然决然地不顾生命危险,保护文件拒绝北上,也说明了这份资料的重要程度,可能涉及许多人的生命安危。林荣基先生高风亮节的品质令我敬佩万分。

其次,据程翔及徐播两位先生所写的关于中央专案组的性质和历史,说明中共中央向来对重大案件均授予超越地方的最高权力专案组去领导地方公安局处理国内案件,中央专案组早己存在不足为怪。但现在这个中央专案组竟是肆无忌惮妄顾一国两制,甚至跨越国境去办案。笔者因而断定现正指示宁波公安局办理香港书商案件的不是一般的中央专案组,而是得到更高更大授权,类似锦衣卫的特务组织。强力部门=中央专案组=锦衣卫。过去的中央专案组可能不是常设,只随案而立。但据知习近平现己组成像钦差大臣似的“中央巡视组”,更有一个派出钦差大臣到外国去的“境外缉捕工作局”,可以想像现在这个特别的锦衣卫式的中央专案组己是常设的机构。

其三,究竟这个中央专案组有没有破坏一国两制?虽然稍识常理的人都相信李波是被绑架,是明明白白的跨境执法,但由于李波因家人在国内而受到胁迫,无法在自由环境中解释他如何用自己的方法回国,为中共打了掩护,无人顶证使我们无法对中共治罪,实属无奈。但这个中央专案组长时间不履行包括公安国安在内的对港通报机制协议,并在无通报之下派员来港办案,规定林荣基在港行事范围,监视追查他的行踪,命令他交出资料硬件,实在是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这就是蔑视,践踏一国两制的行为,更证明这个中央专案组的权力之大,高于一切安全部门,需要严词谴责,追究责任。中共不惜破坏一国两制,追查书商的案件背后,是一场镇压反习力量的政治斗争。

最后,香港人与中国人己经唇齿相依,不能分割,港人对中共的抗争己经纒绕一身,无法摆脱。那些国师,教主,导师们教唆年轻人以港独为由去中国化的说词,原来是因为害怕得罪中共的藉口,是掩盖其不敢反共的遮羞布。

衷心感谢那六千位出来游行,支持书店五子的香港市民,是你们坚持信念,坚守公义,让林荣基得到勇气战胜恐惧,是你们使更多人看到希望。我在遥远的彼岸,预祝你们在立法会选举中再胜一仗。

2016年6月19日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