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

你们好!

我们是郭飞雄关注组的志愿者。人权活动家郭飞雄,原名杨茂东,1966年生于中国湖北,从事过教师、作家等职业。参加过1986年上海学运和1989年全国学运。

2003年,郭飞雄投身中国民主维权运动,是该领域的理论家、实践家、先驱之一,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理念坚定不移的信仰者、践行者.郭飞雄在中国民间社会有很好的影响力,因为他民主人权之信念坚定,敢于担当,也因此饱受中国政府关押和酷刑折磨。

2005年起,郭飞雄开始遭受秘密警察长期跟踪、多次殴打,被刑拘四次,于2005、2013年,两次判刑入狱,总刑期11年。今年是他在狱中的第8年。

2016年4月26日,传出消息,郭飞雄便血约一年,得不到医治和体检。此前,郭飞雄约两半年未放风,多次遭受过紧的反铐(双手铐在背后)、脚镣、黑头套侮辱,致手脚血管被压迫,左脚麻痹数月。

2016年4月底,在以陈光诚先生为首的郭飞雄支持者倡导下,我们展开了一系列声援郭飞雄的活动,包括签名联署、绝食接力、白宫签名请愿等,要求中国政府为郭飞雄保外就医,保障他基本的生命健康权。

当局却在绝食接力开始后不久,以强制剃光头,要求见到狱警必须像虫子一样蹲下(狱警语)、威胁把强制检查隐私部位的录像网络公布等,羞辱虐待郭飞雄,致使他5月9日开始绝食抗议。

6月11日左右,郭飞雄绝食约一个月时,比2013年被捕前,他体重下降了约三分之一。他的姐姐为此积极谋求见面,劝他停止绝食。

6月13日至15日,在监狱外,姐姐被狱方三次拒绝。郭飞雄因绝食诉求未被接受,也不愿停止绝食。自他绝食至今,狱方对其侮辱性小动作不断,扣留孩子写的信四个月。20日律师会见,郭飞雄称,体重比进阳春监狱下降9公斤。

因以上情况,关注组两次致信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求助,要求敦促中国当局停止侵害郭飞雄基本的生命健康权,为他保外就医。先后有大赦国际、德美政要、联合国人权专办、对华援助协会等机构、社会团体或个人,多次为郭飞雄发声,谴责中国政府该虐囚丑闻。

今天,是郭飞雄绝食第56天。6月20号以后,郭的家人和律师未再见到他。近半个月时间,他的情况包括健康、精神,如何灌食,鼻饲还是从嘴里灌,如何注射营养液,有无遭受侮辱,均无人知道。

最重要的是,郭飞雄绝食第56天,他的生命体征如何,没有人知道。

为此,我们第三次向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和以大赦国际、人权观察为首的全世界人权组织,及世界卫生组织、红十字会等求助,呼吁派员到阳春监狱调查,和中国谈判,敦促中国当局停止侵害郭飞雄人权、为他保外就医,以拯救他的生命。

此事并非仅郭飞雄的个人受难,更是中国政治犯处境的典范和缩影。亦是709大抓捕后,中国人权持续恶化的标志之一。

郭飞雄绝食已近两个月,若再得不到国际社会的实际帮助,倘出了意外,郭飞雄去世或残疾,这将成为世界人权工作史上的一项耻辱。为后人耻笑,笑今日人权组织的低效无能,欧美政界的靖绥无耻。

众所周知,中国的网络黑客,对以美国为首的各国政要、公务员资料的偷窥盗取,严重到要在外交会谈中提出。中国虽一时收敛,能否保证永不发生?专制极权会威胁到的,不仅是本国人民的安全。

人权活动家郭飞雄,为维护人类的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努力工作,38岁开始坐牢,至今50岁,仅两年有限自由。今再遭迫害,生死关头,若能得到他尊敬的国家和机构的切实、有效的帮助,这一事实本身,也会让全世界人权工作者感到鼓舞。这,会影响的不仅是中国人。

鉴于以上理由,请伸出援手救助郭飞雄,遏制专制横行世界。

此致
敬礼

郭飞雄关注组(哎乌执笔)2016年7月4日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7月5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