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五)——男人是天生的反细节主义者

Share on Google+

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生理上灌醉了方鸿渐心理上灌醉了自己,也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最终促成了三闾大学录用方鸿渐,最后因为被女人抛弃,赵辛楣和方鸿渐同赴三闾,至此这一对同病相怜却不同情(辛楣专情苏小姐鸿渐用情唐小姐)的男人一笑泯情仇一夜成铁哥——男人很容易用情也很快会忘情更易如反掌的化干戈为玉帛,因为他们有酒。

女人失恋了常把自己喝醉醒了继续失恋最后越喝越失恋越失恋越喝直至多少年,男人失恋了只要大醉一次大睡一场就能告别过去奔向远方。既然不是我的男人会及时放弃,女人相反,越不是她的越争。

女人最大的悲剧是和刚失恋的男人同行,就像刚失恋唐小姐的方鸿浙见到孙小姐一个转身就忘了她长的圆脸还是长脸甚是记不起她穿什么衣服——女人的忽略是选择性的,男人的忽略天然浑成。

即便没失恋男人也很少关注女人精心细画的眼睛眉毛和掩饰的细纹——通常而言小帅哥关注脸部,中年男子关注胸部,闷骚型老男人关注隐隐约约的裙部——男人是天生的反细节主义者,没几个男人真会研究女人的每个细节,男人只锁定局部,除了妳是他的梦中情人。

孙小姐没赶上方鸿渐和赵辛楣全盛的多情期却赶上他俩的绝情后,那个同去三闾的李梅亭拜葛优所赐不笑时像刚出土的兵马俑笑起来像洗过澡的㓉化石,那个高校长的远房亲戚顾尔谦干瘪的像鲁迅笔下借尸还魂忠厚狡猾的老祥林,笑起来两颗大金门牙光辉灿烂的像个隔世处男,虽说孙小姐因两眼长的太过分开常使她因微不足道的一句派生出惊讶的表情被刚出道的吕丽萍成倍放大无情夸张,以至同行的四位男士无一人敢说笑打浑更别说张爱玲积极倡导的调戏哲学现场开花了,包括虽没彻底但依然幽默成性妙语成堆的方氏鸿渐。

2016-07-12零时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四——女人即政治):

女人想你时都想的政治,女人为你点烟是微笑政治,女人请你喝酒是未来政治,女人被你灌醉是色诱政治,女人灌醉你是复仇政治,女人和你上床是血色政治,女人不和你上床是无为政治。一个欠抱的女人怎么说也是政治,一旦女人欠抽,她已政治的彻夜难眠,一个从里到外全身犯贱的女人,她所有的政治最堪彻底。

阅读次数:1,3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