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四)——女人即政治

Share on Google+

我以为苏小姐一定会嫁给你——一脸满不在乎的方鸿渐象在谈论一件既不合身又很过时的旧衣服。

我还以为苏小姐非你不嫁呢——说这话的赵辛楣庆幸有个垫背的陪他失恋多少带点添油加醋的幸灾乐祸。

两个男人背后谈一个女人和两个女人背后谈一个男人完全不同。女人谈男人谈的是细节,比如这男的吃饭声音响过马路不牵女人的手英语乡音太重和女人握手太过用力又久不松手等。男人谈女人谈的是走向比如这女的嫁了谁蹬了谁的小腿谁搞大了她的肚子谁解读她的性幻想更权威等等。

许多时候男人以为自己很政治其实没几个男人真政治,男人的政治都上不了桌面还有点小儿科要么沉舟不破釜要么下流不风流。女人总觉得自己不政治其实女人的举手投足眉来眼去皆政治。女人说我想你时都很政治,女人为你点烟是微笑政治,女人请你喝酒是未来政治,女人被你灌醉是色诱政治,女人灌醉你是复仇政治,女人和你上床是血色政治,女人不和你上床是无为政治。一个欠抱的女人怎么说也是政治,一旦女人欠抽,她已政治的彻夜难眠,一个从里到外全身犯贱的女人,她所有的政治最堪彻底。

赵辛楣和方鸿渐谈政治结果输给了曹元朗,方鸿渐和苏小姐谈政治,一夜间他就输给了唐小姐,赵辛楣方鸿渐联合起来谈政治,他们不约而同的输给了这个社会。

其实八十年代一帮诗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才是政治,威猛乐队当年北京演唱会上一些观众边着魔似的发疯边用手上的可乐瓶猛砸自己的脑袋也政治,2007年周杰伦昆山演唱会这小子一上场一言不发连唱五曲也是政治,今晚上老酒葫芦的这些老破文字真他妈绝对政治的让万众吐血黎明见红。

2016-07-10凌晨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三——扫平阴霾荡气一生):

这首被围城年代的国产女明星用加长鼻涕哼出的流行小调《春之恋歌》湿漉漉弥漫的空间被这软弱的差不多快掉魂的嗲仙气吹的大气层散架——漫不经心走上楼梯的方鸿渐觉得赵辛楣听这样的软性歌曲就像大白痴看淫诗淫画属于高度智障差点为他请心理医生——其实除了方鸿渐整个上海都在听这首软歌——他还没来得及为上海把脉已到赵家。

阅读次数:1,2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