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七)——男女有别

Share on Google+

假如方鸿渐真娶了唐小姐会怎样,赵辛楣真娶了苏小姐又当若何,这古老的话题越是文学大家越回答不了。若49年大军不过江,钱钟书一定不会在《围城》续篇中放过唐小姐,方鸿渐则继续幽默直到炉火纯青,赵辛楣弄不好真混进官场,苏小姐会毫不含糊的一路俗奔直至天涯。

一个女人参加前男友的婚礼只需粉黛有道眉笔见心,而一个男人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则需足够的勇气和非凡的胆略甚至壮士潇潇的悲情意识。赵辛楣一心想弄明白的是苏小姐究竟嫁了何方神圣敢休他辛楣大驾,故而悲歌潇潇落壮士志惜哉的参加她的婚礼,他带着无限仰慕之情寻找这很像电线杆上通辑犯的新郎哪怕黑里透红的丁点神圣之处,然而他终究一无所获无功而返——面对这场合男人很难做到女人的表面淡定和从容,这样的场合没有不失态的男人——赵辛楣不禁开始为苏小姐暗暗悲凉,只有老酒葫芦知道千百年来女人仓促中休去男友星夜下嫁一定是一个不如一个的,独当事女人自己不知。

为安抚赵家也为彰显苏家门第万方仪态苏太太登门致歉言辛楣公子才貌双全前途无量,只是小姐任性无福消受,也別因此坏了两家世交,既而痛心疾首的表示以后每天清晨上香时必在菩萨面前为赵公子默祷祈福——一边的赵辛楣偷偷咬牙暗暗切齿的把话咽进肚里——你干脆念几段经文把晚生超度,岂不快哉。

男人有时也够损无论思想还是言语但却过后即忘,女人不是,女人爱憎分明的天性一旦记仇,她将无怨无悔的记你一生直至终老,若哪天拜天地所赐某郎君一仇记终身,那么容本酒葫芦禀报,此君前世,当仁不让的必为亏欠红尘无度的娇娇女儿身。

2016-07-14雨天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六——女人的天性继续装傻):

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彼此谦让到礼仪仁智信这十八般祖宗家法一个不拉的几成圣贤仅一步之遥——孙小姐耳朵开始隐隐泛烫,她能猜到这两个男人正在说她,一定不是好事也决非坏事,女人的天性告诉她:继续装傻。

阅读次数:1,3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