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修鞋匠,你的这个“毕节梦”,太不高大上,太不长进了吧?是的,但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梦。

本月12号去都匀独山夹缝岩徒步,在最不该跩跟斗的地方,偏偏跩了一大跟斗——额头缝了四针,腰部扭伤,身体多出挂伤撞伤,会阴处被树棍戳了两个筷子粗细的血洞。这两个血洞让我不能坐下,要么躺着,要么站着。这不,现在敲字,也是站着,或跪着的。

一躺在床上,梦就多。伟人或者能代表人民的人呢,就作地球梦,洲梦,国梦。渺小卑微如我呢,就是做个毕节梦,也觉得“大帽子kang(第三声,毕节方言,戴,遮盖之意。)小老么”了。这是毕节方言俚语,意即大帽子给戴在小小的脑袋上了。但是,总不能说是做街道、小区梦之类,这也太叫人不屑了。

昨晚,不,严格说,是今天凌晨,就做了个属于我的,真切的毕节梦。

在正式写到梦境之前,不得不交代下相关背景。

我目前的身份,叫做盲流,社会闲散人员,或叫做刑释人员。十一年前出狱以来,为了生存,用毕节话来说,打过无数“烂丈”。刚出狱几天,朋友介绍进了家保险公司做办公室工作,可是,才上得半天班,本说不在乎我身份的公司,就请我“理解”他们了。然后开馆子。不会计算,更不会算计的我,约两年后实在开不下去,只好关门。其间,多处投递简历,应聘外地与文字有关的公司什么的,但是一看简历,人家就“不好意思”了……还是讲点近年的算了。三年前,也就是2014年元月,好不容易进了家沾点“外资”气气的公司,谁知为了在美国出版《罗德远诗词集》,才工作得四个月又四天的我,因至今没有定案的“非法出版”罪名,工作又给人坏了。至今,父亲还不知道几年前就丢了这份工作。父亲的心理素质,太差太差……

去年,在老朋友关照下,做过一次石匠加泥水匠的活路。一朋友说,他看我落魄至此,干这活路,好心酸。我说,我是为了陪伴朋友才来的,并非没饭吃了才来的。

进入今年以来,很不甘心吃闲饭的我想到我“越战老兵”的无形资产,想利用这个身份跑跑非法出租。于是,弄了个“越战老兵,生活所迫,请多关照”的挡箭牌放车上,开始偷偷摸摸跑车。可是,由于我的SUV车型,除非我停下问,人家不招手。几天下来,生意很不理想,只好作罢。上个月,朋友说,去注册,跑滴滴快车,坐在家等生意也可以,况且不存在“非法”之说。可是想想看看之后,各种不现实,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在刚才,一个父亲的老同事还在河边对我说,办补习班啊,不需要求人。我说你老不知啊,我这样的人办作文补习班,给人家一看:除了反动文章,他能教出好文章来?哼……

我的梦想,我的毕节梦,自食其力梦……

诗曰: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俗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是在这样的焦头烂额,无计可施的时刻,我的毕节梦,就来了。

梦里是个艳阳天,在毕节双井寺斜对面人行道上,我居然在那里摆了个修理皮鞋的摊子。我的家什很齐全,有各种钉子,线头线脑,锤子,夹钳。那个手摇的最为贵重的补鞋机,当然没有缺少。我眼疾手快,不停地给人修这补那。心里窃喜:没想到生意这样好,如此看来,一天整个百把块,问题不大。

正忙得不可开交,来了一个头发全白,穿着很传统而很破旧的,瘦瘦的老太太。老太太颤巍巍走到我摊子前,给我一双“鞋”——其实,是一个木质,既像“鞋拔子”,又像鞋底的东西,一个鞋跟,以及一些我一时分不清是鞋子哪个部件的玩意,叫我给她“修”她这双“鞋”。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是叫我“修鞋”吗?叫我给你组装鞋子,鞋帮子呢?亏本生意来了,可是,看着这个八十来岁的老太太,我不忍心拒绝她。我只好试着小心问她:就算我可以给你修,可是价钱……

六块!她的口气居然不容讨价还价。

老太太,你晓得不,你找其他人,他们笃定不给你“修”。即使有鞋的雏形,再怎么让你,还不要你好几十?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三十来岁的矮壮男人,走过来拉住老太太,边骂边把老太太拖走。我一看这阵势,怕老太太吃亏更多,连忙冲着老太太,实际是冲着那个家伙说:没事没事,就六块,我给你修,你一会来拿。

我一边企图将那破损的鞋跟钉上“鞋底”,一边想,天哪,老太太一会来了,我能把手里这垃圾,给她变出一双鞋吗?

一双鞋?哈哈,我怎么还要笨手笨脚修这双根本修不出来的鞋子,为什么不把我妻子的鞋子送她一双,就说是修好的。

我一通百通:我妻子的鞋子难得合到老太太的脚,好人做到底,今天收入再贴补一点,我干脆到商店买一双适合老太太穿的鞋子送她好了。反正,她老眼昏花,我说我手艺好,给她修旧如新,她也看不出来。

我为我这一“无中生有”的奇招异术高兴的心花怒放,手舞足蹈……

我醒了,怔了好几秒,

腰部疼痛,翻身也不方便的我才从梦里回过神来:我哪里在双井寺当鞋匠,我在家里床上呢。

天还没有要亮的迹象,给刚才美美的毕节梦弄得睡意全无的我回味着刚才梦里的点点滴滴。

梦里,曾经当过“无冕之王”的我,如今却“龙王淘井我在井底挖泥”般,居然对于自己在通衢大道修理破鞋,一点不感到难为情。我那无论我富贵还是贫贱,对我一直不离不弃的“人民教师”妻子,居然也“不知羞耻”,站在“人民公敌”的左边,温言细语给我招徕生意。更为可怪的是,我在人行道上摆摊设点,居然一点不担心,也始终确实没有城管来干涉我。

哈哈哈,难怪哦,我做梦都笑醒来。

是啊是啊,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大人物说可以,你我说的话,难免惹人哈哈你“习冲”。

是的,做梦,也有因人而异,脚踏实地的问题。

古人说:不因言废人,不因人废言。用耶稣的话来说,则叫“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出那不是;我若说的是,你为什么打我?”

作为乌蒙山区一介草民,我高屋建瓴些的毕节梦,就是有一天,文字狱成为中华民族教科书里才能见到的反面案例;我脚踏实地的毕节梦,则是:我都落魄到在街头摆小摊子艰难度日了,不会担心城管什么的来砸我摊子,抢我吃饭家伙。

这次徒步受伤,躺在床上的我,心里反而还踏实了不少:起码,一个月之内,我可以心安理得,不去苦思冥想怎么找事做,怎么赚钱了;好友正在为我争取的又一次石匠加泥水匠活路,我有充分理由推脱了:我腰杆……哎哟哎哟……谢谢了!

好在,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儿子又面试了一份薪酬很理想的工作,据他说感觉很好,下个星期见分晓。我们的天父一直都在看顾他,父神的恩典,总是够他用的。

我没有收入,我连养老保险也买不起。可是,我不是望靠儿子有了好的收入,我就有了保险箱。儿子还有好几万美元助学贷款要还,还要买房,还要成家……

还在当兵,十八九岁的时候,那个回族排长曾经莫名其妙对我说:我会看相,以你面向来看,你的老年会过的很艰难。这句话多年来,尤其是45岁那年丢了工作之后,时不时会如阴云般在我心里飘过。可是,信主之后明白更多事理的我才算对此呲之以鼻:邪灵也有它的权柄,也能行神迹奇事,可是,信靠主耶稣的我深知,圣灵的权柄和能力,才是大而无比,胜过一切的。

【太6:26】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是的,我的医疗保险,就是毕节山山水水;我的养老保险,喔日用的饮食……则有我们的主耶稣为我分忧。

所以,伤好之后,一如既往当好家庭主夫的同时,我再动脑筋找事做。伤好之前,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毕竟,天天睡到自然醒,是好多好多家乡人日思夜想的毕节梦。

2016年7月15日

李元龙1

我干农活,劳动力还勉强。

李元龙2

挑粪种菜吃,比闲着好。

李元龙3

文章来源:作者QQ空间日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