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04日(一)

乌坎村民主改革的失败不只是乌坎村的问题,而且意味著中共的一党独裁下不可能实现基层民主化

乌坎村民主改革的失败不只是乌坎村的问题,而且意味著中共的一党独裁下不可能实现基层民主化。

6月17日,广东陆丰市乌坎村民选村委主任林祖恋,因涉嫌受贿被当局拘留调查。乌坎村曾被视为推动大陆民主程序典范。由于土地被村委员会成员私下卖掉的问题,2011年秋天几千村民进行抗议游行,导致原来的村官被撤职,然后广东省当局允许乌坎村重新进行官员选举,2012年春天林祖恋等许多抗议中的领头人在选举中当选。

然后林祖恋进行公平公正的基层民主改革,但是对村民来说最重要的土地问题依然无法解决,所以林祖恋原本计划在6月19日召开村民大会表决是否要上访,但引了上级政府的反感。

我去过乌坎村三次。每次的感想都不一样:

2012年2月:我采访了民选选举。当初由于我没带记者证,陆丰市政府不让我进去会场。但是20位左右的村民(主要是不到20岁的)把这些限制视为不公平,在他们的强烈抗议下,后来我能进去会场。我感到乌坎村村民,尤其年轻人抱有追求正义的精神,这使我觉得中国开始走向新的社会。

2012年4月:我采访了民选的村政府。林祖恋已经开始进行公开官员的收入等新政策。不少年轻人努力设立新的村图书馆。面对这些事,我感到追求民主的气氛。而谈到土地问题的时候,林祖恋认为那是很难解决的问题,只能跟上级政府商量。这使我认为乌坎村开始走向民主化,但前方还有一党独裁的巨大的墙壁。

2012年7月:虽然林祖恋和不少村民认为不能尽快地解决土地问题,为了解决必须跟各方面的有关人员耐心谈判,但是也有些村民主张早期解决、针对上级政府彻底斗争等。我感到村民之间存在著严重的意见对立。

总的说来,乌坎村不是所谓“民主村”。例如,民选选举,也只是以在广东省政府允许下才实现的。加之,为了解决最大的课题(土地问题),他们只能跟一党独裁政府谈判,不能按法律解决。而确实林祖恋和不少村民有追求民主改革的气慨。即可以说乌坎村自己是“民主村”,但那个“民主村”不在民主国家里。乌坎村不能实现西方国家所认为的民主化。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说乌坎村的一连串改革能证明一党独裁国家里也有实现基层民主化的可能性。

总之,乌坎村民主改革的失败不只是乌坎村的问题,而且意味著中共的一党独裁下不可能实现基层民主化。我一直以来认为乌坎村不带有反中共的特质,不追求西方国家式民主主义。对比中国的其他地方的公民而言,我认识的乌坎村民(即主要是林祖恋周围的村民)大都带有很强烈的爱国气质,很严厉地批判日本的钓鱼岛政策等。乌坎村改革不是所谓民主改革。我认为乌坎村改革的挫折让在中共体制下基层改革的可能性变的更小,就是中共的挫折。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