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南海的野蛮扩张因违反国际法而成众矢之的,日本也准备向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提出东海争端仲裁申请。中国愤青恼羞成怒,又开始玩抵制日货的把戏。但从五四运动至今,中国人抵制日货不知多少次了,哪一次成功了?

中国人越是仇恨日本,越是要让自己婴孩吃日本生产的奶粉、用日本生产的尿片。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产的花王「妙而舒」(Merries)纸尿裤在中国的售价为每片2.3元人民币,相当于在日本的两倍。 2015年,日本向中国出口的纸尿裤类产品比前一年增加了93%。

天朝人口众多,婴孩也多,买完日本的奶粉和尿片,让日本的孩子没有奶粉吃、没有尿片用,这算不算一种别出心裁的爱国呢?

中国的愤青似乎没有哪个愿意像当年日本的神风敢死队那样献身,也没有哪个愿意像韩国的民族主义者那样到日本使馆门口切指抗议。中国的爱国者早已修炼成了「爱国贼」──他们很爱国,用砸烂别人的日本品牌汽车的方式爱国,却不愿扔掉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日本品牌相机。就连中共举行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官方也用日本的名牌摄影机、照相机来记录,民间又怎能例外?

其实,鲁迅早就知道了国人爱国之虚妄。 1932年,他在《中华民国的新「堂•吉诃德」们》一文中,对上海滩的青年援马团极大的讽刺其辛辣。当东北的马占山起兵抗日之后,上海一些青年组织援马团,声称要徒步去黑龙江。鲁迅写道:「不是兵,他们偏要上战场;政府要诉诸国联,他们偏要自己动手;政府不准去,他们偏要去;中国现在总算有一点铁路了,他们偏要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北方是冷的,他们偏只穿件夹袄;打仗的时候,兵器是顶要紧的,他们偏只重精神。这一切等等,确是十分『堂•吉诃德』的了。 」

中国的历史是循环往复的历史,今日之愤青,仿佛是昔日青年援马团的转世。

来源: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