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执政党联盟日前在第24届参议院选举大获全胜,获得77议席,加上非改选的88议席,占修宪所需三分之二以上席位,使主张修宪的执政党在参众两院均占绝对多数,为日本国会修宪踢开大门,进一步巩固安倍执政联盟的“霸权地位”。这让一直对安倍贬斥的中国、韩国等更忧虑,忌讳日本在安倍带领下走向“新军国主义”道路。安倍政治究竟对日本周边国家有多“危险”?修宪到底能走多远?安倍政治对亚洲安全及其发展有何影响?

中、韩等亚洲国家对安倍修宪势力在日本国会坐大深感忧虑,与安倍及自民党上任以来推行的一系列政策与言行有关,列举如下:一、最令人担心的,安倍执政联盟可能修改宪法第9条放弃战争、不维持武力、不拥有宣战权等内容。2012年上台以来,安倍领导的自民党一直倡议修宪,将日本自卫队的目标设定为“本土防卫和国防保障”,对集体自卫权松绑,允许自卫队到海外参与联合国维和反恐任务,并透过修宪促使日本成为正常化主权国家。而更让中、韩等国忧虑的是,安倍及自民党推动下,选举后,新一届众议院议员支持修宪比例达89%,超过70%选民赞成修改制约日本自卫队法。

二、安倍带领自民党强化日本国防及安保政策,比如:推动日本版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构想,成立如美国的中央情报局机构;强化军事工业和健全陆海空三军的军备,将防卫厅同步升格为防卫省;坚持不论从历史或国际法看,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权已归属日本国有领土;在内阁会议中审议通过新版“防卫计画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建设计画”,提出从国外先行引进匿踪战斗机、无人侦察机、鱼鹰运输机、神盾驱逐舰,建造离岛军事基地与军事设施,建立海空预警监控,组建水陆机动团两栖部队,建构进攻性作战能力;大幅度提高军费,2014年度日本防卫预算比2013年度增2.8%,为4兆8848亿日圆,连续两年增加防卫经费。

三、安倍(与小泉纯一郎不同)更有决心要建立一个固执己见,并绝不道歉的日本,以及持续参拜靖国神社。日本社民党籍前首相村山富市曾指责安倍,“为了自己个人心情而出卖国家利益,参拜完全是错误的!安倍为了消除自己的痛恨而牺牲整个日本”。村山还指出,安倍不完全继承反省历史的“村山谈话”,并称国际上对“侵略”无定义等,这是想“摆脱战后体制”。安倍对日本二战历史的态度,让亚洲被侵略国家倍感不安和无法接受。

而日本在安倍带领下,强势推行国防与安全战略,也基于周边国际环境及其发展的影响,其中最至关重要的是,中国崛起与北韩的核武威胁。在安倍看来,中国不断增强军备,北韩抓紧核武器和弹道飞弹开发,使日本安全保障环境严峻,日本有必要成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强化安全保障机制等。

但认为安倍执政联盟力推修宪和国防与安全政策,将导致日本“新军国主义”死灰复燃,重蹈二战覆辙,似乎也有点过于夸大了,其理由有二:

一、当今日本是民主化现代国家,即使执政党在参众两院获绝对控制权,在野党和公民社会对执政党行为,仍然有限制与掣肘作用。而即使在政党联盟内部,对修宪等设想也存在分歧,如公明党对修宪就显得较谨慎等。

二、日本的最大盟友美国,及其周边的中国与韩国等,对日本政治的走向也有相当大掣肘与框限作用。美日韩已在东亚构成所谓的“小北约”,以及中日间的经济、文化等密切交流,均对日本政治走向有直接或间接的制约力。

因此,无论安倍和自民党右翼力量对外政策有何打算,但实际政策的制定和推行,日本政府却难以或无法越雷池一步,真正走向复活军国主义老路。况且,安倍曾和前首相麻生太郎共同倡议,与日本在价值上有相同定义(如和平、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市场经济、普世价值)的国家相互合作,提出“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外交策略构想。(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大陆官媒编采)

【世界日报/论坛/名家观点栏】July 24,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