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39——所谓寡妇

Share on Google+

所谓寡妇要么在沉沦中继续沉沦直至情幻湮灭,要么在不甘沉沦中高调奋起,恰是她的温柔,追高风流。

这寡妇一路高调喧染的生怕别人不知她是寡妇,生怕别人不知这是她随身男仆并强化众人的视听后果,这样的广告效应让在场的男士纷纷口干舌燥一个比一个强压奔突的热血并大口喝水以求稀释各自的劣性企图。

——真羡慕孙小姐有四位先生陪行,我这一路就这一个,还是个仆人(女人是天生的象征派诗人,随口而出的期艾一句即为幽幽的诗情缔造现场男士助燃他们的滚滚想象,就像孟庭苇当年上海个唱会上坦言本小姐欲下嫁上海男士以求终老,理论上每个未婚上海男士都是机会。

——别再对人说妳寡妇,人间色狼多,不象我等梅亭不起歹念(这李梅亭并不高明但却柔克妇人心的民国泡术,换成老酒葫芦必说女人在外不能说有夫也不能说没夫,世上男人皆不可靠,除了酒爷爷)。

男人的犯贱让每个女人充满艳后的优越感,女人的犯贱让男人个个都时光回转并拒绝共和——这李式泡术终于有道,寡妇当即命令她身边的男仆给梅亭让座,并为激活众男士让他们斗胆想象,寡妇只开一房让男仆与她同屋(女人知道男人离不开鼓励,越犯贱的男人越需要鼓励)。

男人的底线是即便自己没机会尝鲜也不能让他人轻易染鲜更不能便宜什么都不是的那厮男仆。否则得利者人间小人亏的却是天下男人志,于是赵辛楣为天下男子说建言孙小姐与此寡妇同住——理论上谁也不亏,尽管谁也没得便宜——只是孙小姐坚决不干——拒绝和寡妇共寑孙小姐不仅是拒绝一种是非,也为以后的自己不做寡妇。

2016-07-28深夜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38——这小屁孩):

中国的黄粱梦怎么一做就是千年而且至今东风沉睡不见有醒,中国的爱国梦做了百年怎么一次比一次不登大雅且饱含病态,这东亚病夫一百年来总不见康复——若我是上帝老人早扔了这总是不见长进的小小屁孩。

阅读次数:1,1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