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郭先生和狼”是中国最著名的寓言。现在,很多澳洲的华人身体力行地践行之,并把它发挥到极致。

澳洲的华人中有许多是六四血卡拥有者。当年的霍克总理为六四死难者,流下了伤心的泪,澳洲政府也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予四万多留学生及他们的家属共计二十多万人以绿卡。现在,除了极少一部分人还在坚守原则外,很大一部分人已经成了中领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马仔,以致电视台的老外都惊诧地问我,这些血卡拥有者现在在干什么?澳洲的华人圈里的微信,几乎是人民日报的海外版。欢迎活动,抗议活动、煽情活动就是微信的核心内容。今天去抗议达赖喇嘛,有水一瓶,有饭一盒。于是乎,男男女女叽叽喳喳奔走相告。于是乎,挥血旗唱红歌,那份歇斯底里的忘情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忘乎所以的他们,忘了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曾经被迫害,忘了他们当初移民时的誓言和老泪。哈哈!此一时彼一时,认贼作父为利益,有奶仍娘是王道。

有的华人,尽管得到了澳洲的保护签证者,但他们的变脸是“秒杀”的速度。今天拿到签证,明天就去叩拜中领馆,当我责问他变节时,他不无委屈地说:我不这样,我怎么汇进澳洲的主流社会?天呐!极权的奴才还想在主流社会里大展拳脚。联想起一些华人在中领馆的支持下参政竞选,我更为澳洲的立国之本被污染而担心,。

在澳洲,密如蛛网的微信群就是一根根血管,这些血最终留向大脑,流向中枢区,流向中领馆。线人无所不在,就连我所在的一周一次的老年人旅游团都没能幸免。昨天线人通知导游,把我这个害群之马清除出去,今天知会导游,禁止我在步行旅游团发我的帖子。口气之铿锵有力,完全无视于澳洲的法律,大有“春风吹的游人醉,只把悉尼当北京”了。

在澳洲,臭不可闻的国粹横行霸道,视澳洲宪法如儿戏,且屡屡得势。唱红歌跳红舞,有一个知青团竟然扭着肥硕的腰肢,跳起“在北京的金山上”。当我责问领头人时,无耻的他倒也不忌讳地说:“我在国内是被迫害了几十年,但是现在我做生意我要回国,我敢得罪中共吗?”是啊,手机店,旅行社,移民代理,书报亭,眼镜店都要做生意,于是一面倒地匍匐在中领馆脚下。这就是“旧主子新奴才,一百年不变”。现在,中共用十四亿人的民脂民膏收买了华人报纸,华人电台,华人电视台,孔子学校,留学生社团,红十字会。几乎澳洲所有的社团全部被收进囊中,无一幸免。中共的势力甚至悄悄地渗透到教会……呜呼!呜呼!

在此,恳切希望澳洲政府,澳洲的主流社会,能重视这个日益急迫的问题。

2016.7.2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