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01日(一)

在日本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人,比关注中国民主化的人还多

在日本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人,比关注中国民主化的人还多。

最近我认识了研究中国民族问题的蒙古年轻研究生,我觉得类似的研究生人数愈来愈多,但是在日本适合他们的大学讲师、研究员等职位并不足,结果很遗憾的,他们大都不能充分地发挥才能和激发他们对学问的热情。

一名30岁左右的蒙古留学生在日本的大学中觅求研究员职位,虽然有足够的学问能力和实绩,但他告诉我在面试时面试官都是所谓中共派,对民族问题不感兴趣,所以那些面试官们都似乎不理他。在不少日本大学里,中国有关专业的教授们往往都是支援中国政府或者一直会躲避敏感的题目。而且,一直埋头于中国大陆的研究往往让他们成为“大汉族主义者”,即对与少数民族有关的题目不感兴趣。在日本,大多数的大学都设定与中国有关的专业或者中文教育系统,但是他们大部分对待中国政府的态度上一模一样,很单一的。在这样情况下,蒙古留学生一定会不利于求职。

当然日本也有不趋附中国政府的学者。其中静冈大学杨海英教授以丰富的资料来证实在内蒙古,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实际上引起了“民族屠杀”的作用。他的研究能给一直以来把中国视为一个单一共同体的日本读者提供重新发现中国的机会。但是,在日本的学会里,躲避谈论他的著作的研究家还不少。

这些信奉中共的研究家们,也许只为了维持与中国有名大学之友好关系的目的来趋附中国政府。由于日本年轻人口渐渐减少,很多大学苦于招集学生,对这些大学来说中国籍学生就是很珍贵的客人。日本的大学希望中国的大学、高中推荐学生来到日本留学。但是我觉得这些做法不一定好。在日本不受欢迎的大学对中国学生也没有吸引力,依然会苦于招集学生。我认为这样的大学应该改变招留学生的做法,应积极地招集跟普通汉族不一样思想倾向的留学生,例如对民主化、民族问题抱有兴趣的大陆学生或者香港、台湾学生等(不少留学生到日本以后改变对祖国的看法或者希望转学)。这样做的话,日本一些大学便能打造出独特的中国研究和教育的环境,能聘用像上述蒙古人那样不同领域的人才。

在台湾和香港,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人不算多,而在日本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人比关注中国民主化的人还多。我认为今后日本能成为关于中国民族问题的研究和交流中心。我有这样的看法的原因是(1)在文化人类学、历史学等上,日本早就有很丰富的研究中国各个民族的成绩;(2)目前中国有关的研讨会,主要的听众是65岁以上的老人,而达赖喇嘛等题目的研讨会,年轻人听众,尤其是女士很多。这反映出日本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3)日本曾通过建立满洲国等实施了很独特的民族政策,所以带有很多经验和失败的累积。加之,蒙古人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虐待,这与满洲国时代的历史也有很大的关系。即对日本国,中国的民族问题不是无关的事。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