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因为跟与薄熙来存在私人恩怨而下狱,后来移居加拿大的官方记者姜维平,近日在《纵览中国》网站发表了《刘晓波近况——狱中种菜》一文,披露了大量声称从“可靠人士”那里得到的若干刘晓波狱中生活的细节。然而,刘晓波及其家人跟姜维平并无来往,姜不可能从刘晓波及其家人那里得到任何第一手的信息,姜维平所谓的“可靠的消息渠道”究竟是什么呢?

姜维平文章中细节多半荒诞不经,而且与实际情况南辕北辙。仔细推敲就能知道,要么是姜维平自己的胡编乱造,要么是中共方面借助姜维平这个重新归队的“卒子”向外放话,丑化刘晓波并美化中共监狱的状况。在多名被捕的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遭到密集审判的严峻时刻,传播这种谣言所能起到的惟一的作用,就是帮助中共减缓外界的压力。在此意义上,姜维平的恶劣行径宛如“超级五毛”——只能用“五万”来形容了。

姜在文章中写道:“据说,上级管理刘的拨款多达1000万。但也有人说,那是周永康时代的事,现在没那么多,大约500万。”这两个数字究竟是谁说的呢?姜故意语焉不详。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事实,就是他自己出于恶意的编造。这个天文数字让外人以为,刘晓波似乎不是被关在监狱中,而是住在豪华的五星级饭店中——在五星级饭店中住一年,也花不掉一千万的巨款。那么,只能说明,中共已经进步到无比温柔的地步,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姜在文章中写道:“刘情绪恢复淡定,狱方与他达成口头协议,他可以读书看报,看电视,学英语,写文稿,还可以种菜。……刘霞每月探监送来许多书,刘拼命地读,写了大量笔记,按规定放在管教那里,统一保管,不得外传,但监狱答应将来刑满释放时归还他。”这是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谣言。

刘霞于近日亲口告诉我,二零一零年年底之后,当局就不允许她给刘晓波送书进去,刘晓波只能阅读监狱方面提供的书籍。监狱方面提供的是什么书籍呢?是监狱图书馆中原有的一些通俗读物、官方的杂志和报纸等等。刘晓波根本不愿阅读这类浪费时间的、毫无含金量的书籍。这几年来,刘晓波基本处于无书可读的痛苦境况之下——对于爱书如命的刘晓波来说,这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此前刘晓波几次入狱,刘霞都可以给刘晓波送书进去。当然,每一本书都要经过监狱管理方的严格审查:首先,必须是中国国内的正式出版物;其次,即便是国内的正式出版物,若是某些作者写的、具有敏感内容的书籍,也会被扣留。(刘霞曾经告诉我有那些书被扣留或被退回)尽管如此,刘霞先后送进入了数百本书,让刘晓波“大饱眼福”,包括刘晓波这次入狱的前两年也是如此。但是,最近几年来,随着中国大环境的恶化,刘晓波在狱中的待遇也随之恶化,包括无法读到刘霞帮他挑选的高质量的人文和文学方面的书籍姜维平的文章的很多细节,乍一看活灵活现,仿佛他本人是联合国派去的视察员,就在现场观摩。但是,稍一斟酌,就会发现大都是一些相当拙劣的“野狐禅”。比如,姜写道:“还有一次,刘因家属探视难而情绪不稳,管教说,你是诺贝尓奖得主,有一百万美金,海外有人也眼红,你别太生气伤身体,要多保重,将来好出去领奖,如果你死了,我们担责不说,你钱也灰飞烟灭。太可惜啊。”

在姜的笔下,狱卒居然成了刘晓波的善解人意的心理医生,简直让人哭笑不得。刘晓波需要狱卒来安慰,就不是刘晓波了;狱卒有安慰刘晓波的水准,乾脆将诺奖颁给狱卒算了。可笑的是,难道狱卒抬出诺贝尔奖的一百万美金奖金,就能诱惑刘晓波吗?姜维平大概忘记了当初国际媒体报道过的那个鐡的事实:刘晓波在获知自己获奖的那一刻,就告知前去探望的刘霞,他决定将全部奖金捐献给天安门死难者家属成立一个基金会,他的决定得到了刘霞完全的支持。刘晓波根本不是一个贪财的人,若是为了钱,他早就出国到西方大学任教了,收入早已超过一百万美金了,又何必在中国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去呢?这个编造的细节完全是姜维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能让人感到无比的噁心。

再比如,姜的文章中又写道:“有一个管教对刘说,我们不想得罪你,谁都知道政治犯是咋回事,一旦中国变了天,你可能是总统,千万别狠我,我是听喝的小人物,你要学曼德拉,给俺个机会上主席台见识一下,说完,刘与管教都大笑。”看来,姜颇有小说家的想像力,他不去写小说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他写小说,说不定会超过莫言,比莫言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样,他就不用靠编造关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谣言来混稿费了。中共的监狱中的管教人员,如果具有这样的幽默感,早就上央视取代赵本山了。实际上,那些根本不读书、不思考的狱卒,哪里知道谁是曼德拉,更不会有当年照顾曼德拉的南非狱卒的教育水准和道德观念。

姜文还写道:“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刘学会了种菜,兴趣盎然,收获了很多,有的自己吃,有的给食堂,很多人都知道刘,包括一些管教都敬佩他。”如果监狱的小环境真像桃花源一样晴耕雨读、和谐美好,那么监狱比外面危机四伏的大千世界更加安全幸福,更多的中国人乾脆躲到监狱享福中算了,至少不会像雷洋那样被警察打死,而姜先生何必又要流亡到海外去呢?我本人的经历以及很多遭到中共当局软禁、监禁过的朋友们经历都验证了这样的事实:从来没有一个警察或狱卒敢于表达对异见人士的尊重。

从刘霞和刘晓波的其他亲人那里传来的真实信息是:几年艰难的牢狱生活,刘晓波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摧残。刘霞说,“晓波驼背了,变成了小老头,还说我显得年轻”。而刘霞本人长期处于非法软禁、与世隔绝的状态,抑郁症越发严重,白天需要服用药物才能保持清醒,晚上需要服用其他药物才能入睡。由于缺乏运动,刘霞在近期在身体检查中还查出患上了高血脂。最近两年,她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不得不放弃了心爱的写作和绘画——当然更不可能外出摄影。

刘晓波、刘霞夫妇为了他们自己对自由的热爱和捍卫,也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样的苦难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我自己无力承受,我相信姜先生也不能承受——否则姜先生为什么不留在国内与共产党“死磕”呢?因此,我们应当将更大的敬意献给像刘晓波夫妇、胡石根、张海涛那样不惜将牢底坐穿的勇敢者。身在海外,更当利用自由世界的资源,竭尽全力为那些深陷黑狱、不能出声的人权斗士们呼吁,让他们早日获得自由。而绝对不应当像姜维平那样,或是出于某种无法形容的、阴暗的嫉妒心理,或是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中共的传声筒,写作并发表此类跟事实截然对立、用语油腔滑调、是非观点颠倒的“维稳文章”。长期以来,只反对薄熙来,不反对中共整个体制,甚至还写文章歌颂温家宝和习近平的姜维平,我原以为他只是思想观念的侷限问题,但他的这篇文章发表后,我不得不对他产生更深的怀疑。

最后,我希望姜维平先生收回他编造或帮助传播的谣言,并公开道歉。人在做,天在看,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纵览中国》Friday,August 5,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