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傍晚,走到河岸
俯下身,撕开河面上之轻雾
阴郁的树木惨淡地泛着一道道白光
雍塞在一起。一张张面目不清的人脸
我捡拾了一块石头,
我抚摩着传递自身的温度予它
一时片刻,下定决心将它扔向河的方向——
它便如一个失恋的人噙着泪
摇荡地从我身边发出了一声尖叫,
撞入结满处于不定的河中
就这样河里多了一个激烈的词语
随后水波又缓慢下来
如同出殡的速度在努力恢复原有的秩序
我小心翼翼地伫立,转身
避开了一切障碍之物。

谭越森,诗人,小说家。《独立作家》创办人。

谭越森:《独立作家》2

By editor